浮華褪去現天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二零零零年的新年鐘聲掃去了隱隱籠罩在世人心頭上對世界災難的疑慮,歡慶中的人們拋下曾有的擔憂,很少有人再願意探究其中的玄機。之後的中國大陸更是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經濟增速打了雞血般的一路攀升,一筆筆國外投資紛沓而至,一群群高樓拔地而起,一波波房價節節攀升,一場場盛會輪番登場;夜幕下的都市霓虹閃爍,而後中國式的狂購橫掃全球,腰包鼓起來的國人在財富的盛宴中狂歡,在憧憬的盛世中陶醉,道德與信仰,正義與良知,似乎都成了多餘的,只會出現在酒足飯飽後的心靈雞湯中裝點門面。

時光飛逝,十多年的時間一晃而過。從幾年之前,人們開始察覺到周圍環境發生的變化:經濟發展任憑數據造假也無法再保持耀眼的增長了;外資外企成批的撤走了;企業倒閉的越來越多;物價不斷上漲,老百姓掙錢越來越難,手裏緊攥的票子不斷的貶值;山不再青,水不再綠,空氣不再清新,食品不再安全;既得利益者帶著財富移民變成了外國人,中共高層的權貴老人也都大多成為外國人的爹娘,中共的十九大被諷為是「歐美同學家長會」。所謂的權貴精英階層一股腦的投入到他們一直聲稱的反華勢力的懷抱中,真不知道他們會站在誰的立場上來決定被他們強行代表的廣大中國民眾的未來,長期以來被這些人鼓動高呼愛國的憤青們被拋棄在這片已被糟蹋不堪的土地上,而他們卻早已轉移財富,安排好後路,隨時可以遠走高飛了。

面對現實,越來越多的國人開始清醒了,開始為自己和後代的未來和前途而焦慮憂心。沒有了對物慾的狂熱,反而能夠靜下心來思考。可是經過冷靜的思考之後,卻使很多人看到了一個比失去財富更為可怕的現實,那就是心靈的乾涸、思想的貧瘠和信仰的缺失。曾經把追求財富作為人生目標與最大樂趣的人們,一旦淡出利益的角逐,忽然發現自己不會活了,不知自己為甚麼活著了。茫然中的人們開始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以及信仰等曾經被忽略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這個多年來很多人一直在刻意迴避卻又一直無法迴避的問題,此時引起人們的主動關注和思考。

筆者的朋友,一個極為精明的人,社會精英階層中的一員,經濟發展大潮中的受益者,長期以來儘管對我給他的法輪功真相材料來者不拒,但從不表態,交流中每當我主動提起法輪功的話題時,他總是笑而不答,禮貌的迴避。出乎意料的是,最近的一次見面中,他竟然主動提起法輪功,更沒想到的是,一向自命不凡的他,居然會靜下心來就法輪功的話題與我進行了深入的交流。以下是我們對話的部份內容。

筆者:最近又在忙甚麼呢?

朋友:別說,還真沒啥忙的了,畢業快三十年了,從來沒這麼清閒過。不過也好,五十歲的人了,有些事也該考慮考慮了,最近一直在想一個人。

筆者:想誰呢?

朋友:想你呀!在想你這個人,還有你的信仰。

筆者:好啊,這麼多年來,和你談這方面的事情,你總是不理不睬的,今天你倒是主動提出來了。

朋友:在社會上呆了這麼久,身邊的朋友也不算少,但仔細想想,真正能信賴的,也就是你了。你絕對是個好人,這一點我毫不懷疑,只不過是以前我一直覺得你有些愚,考慮事情一根筋,不會轉彎。

筆者:差不多是這樣,不過還是想聽你說的更具體些。

朋友:其實你第一次向我推薦法輪功時,我對法輪功已經有所了解,而且我當時已經意識到不能學,只是沒和你明說。

筆者:那你當時對法輪功是怎麼認識的?

朋友:法輪功的書裏面講的非常好,講的道理我都認同,如果世人都能按照你們師父所說的那樣,遵循「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那這世界可真是太平了,一切社會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筆者:既然這樣,你為甚麼還排斥呢?

朋友:我不是排斥法輪功,我只是說法輪功在中國走不通。你想想看,我們都是親身經歷過中共的「六四」大屠殺的,對共產黨的本質難道還看不清楚嗎?它們那套龐大的國家機器就是用來維護它們利益集團的極權統治的,一個能夠用坦克肆意碾軋青年學生的殘暴專制政權,難道會容忍一個信仰「真、善、忍」的群體的存在嗎?

筆者:這麼說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你就認定中共會迫害法輪功了?在迫害之前,中共的很多政府高官和家屬也都修煉法輪功,他們也知道大法好,難道他們就沒有可能阻止中共的迫害?

朋友:你這麼說,恰恰說明你政治上的不成熟。中共的體制,就是一部吃人的絞肉機,在體制之外,你是一個獨立的人,你可以有自己的靈魂和思想,進去之後,你就被絞碎了成為它的一部份,只能用它給你灌輸的思想,按照它訓練的思維思考問題,決不允許你再有自己的認識和想法。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說,要麼脫離中共做一個真正的人,要麼成為犧牲品,淪為中共惡魔的一分子,沒有其它的選擇。如果今天你還在指望中共體制內的人來解決你們法輪功的問題,你就是太天真了。中共的本質決定了它迫害法輪功的必然性,你想想看,如果天下人都信仰「真、善、忍」,哪裏還有中共存在的空間?從這個角度看,你讓中共不迫害法輪功,可能嗎?

筆者:沒想到你對中共的本質看的這麼透徹,難怪我讓你退出中共,你馬上就同意了。

朋友:其實,只要能夠跳出共產黨給你灌輸和強化的思維模式,站在正常社會人的認識來看,就不難看清楚這一切,因為謊言畢竟是謊言,總是會有漏洞的。另外也得益於你平時給我的那些真相資料,尤其那本《九評共產黨》,把共產黨的畫皮整個都揭下來了,真是說的太透徹了。

筆者:正如你所認識的,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本質是邪惡對正義和善良的迫害,既然如此,為何聽不到你正義的聲音呢?

朋友:正義、良知,這些詞彙在今天似乎離我有些遙遠了,曾經所有的追求和激情,都被「六四」的坦克給碾碎了。踩著學生屍體爬上去的「江蛤蟆」讓大家「悶聲發大財」,既然有錢可掙,為甚麼不掙呢?至少可以讓操勞一輩子的老爹老媽能安度晚年,讓老婆孩子能過上好日子,沒別的想法了。

筆者:那你現在該有的也都有了,應該是很知足了。

朋友:唉,外面看著是很風光,其中的苦衷只有自己心裏清楚,有些話與外人不能說,和家人說吧,不但解決不了問題,還讓他們擔心,只能跟你這個「半仙」聊聊。我這麼多年來的情況你也都清楚,我也算是個能看明白事的人,在社會上各方面的關係處理的都不錯,生意也算是做的順風順水的。可是這幾年的情況卻不一樣了,市場越來越差,政府對企業卻查的越來越緊,從前企業不偷稅漏稅,不行賄,根本就沒法生存,現在又反過來查你,這種先把你逼良為娼,再和你講貞節道德的做法,真是太無恥了,簡直就是一群流氓!以前積累的問題根本沒法處理,可是風險卻越來越大,哪個領導出問題,我都要緊張好長一段時間,真是沒法幹了,可是不幹又不行,身上繫的結太多,不是說退就能輕易退出來的。

筆者:其實你今天面臨的問題並不是個例,每個人都是當今惡劣的生存環境的受害者。當初江澤民犯罪集團就是用放縱人的慾望、摧毀人的道德的方式利誘、脅迫世人默認乃至參與他們迫害法輪功,也正因為眾多世人的順從,才使這場迫害如此的嚴重,而當今社會的亂象正是人失去道德約束的必然結果,這樣看,大家不都是在自作自受嗎?

朋友:這些話你以前也說過,道理我都明白,但是我想問你一句,面對中共這樣的惡魔,面對其對法輪功如此邪惡的迫害,難道你就不曾怕過嗎?

筆者:當我第一次看到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消息時,我的心口像堵了一團厚厚的物質,有恐懼,有悲憤,還有各種難以名狀的情緒,壓抑得我感到窒息。當初,我也曾到天安門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在北京的看守所和很多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後來報了姓名和單位,被單位派人接了回來。試想,如果我當初堅持不報的話,是不是也會被關在地下集中營被活摘了呢?那是怎樣的痛苦,我能承受的了嗎?越想越怕,這種恐懼幾乎讓我崩潰。可是,當我想到那些參與活摘的人時,心中突然產生一個念頭,難道他們就不知道被活摘的法輪功學員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嗎?難道他們一點都不相信因果報應嗎?能夠幹出如此的惡行,難道他們不害怕嗎?不怕遭到報應嗎?面對如此的邪惡,到底是誰該害怕?該害怕的是那些做壞事的惡人,而不是我們!至今還在被秘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隨時都有被活摘的危險,面對如此的邪惡,如果不能夠去制止,因恐懼而這樣苟活著,又有甚麼意義呢?正義感和使命感最終戰勝恐懼,我知道自己必須為制止活摘去做些甚麼。(此時朋友似乎受到感染,有些感動。)

朋友:在我的印象裏,你並不是一個很剛強的人,但這些年來你真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記得有句話叫:「正義可以使人無畏於邪惡」,看來的確如此。

筆者:我的變化還不只是這一點。開始我只是覺得法輪功讓人身心受益,但通過不斷的學法修煉,讓我的心胸變得越來越開闊,由自私逐漸變得無私,而且明白了很多的道理,知道了人生的意義和宇宙的奧秘,這些對於普通人來說都是天機。

朋友:那你能不能說的再具體點,我這次就想來聊聊這方面的事,說起人中的事我很在行,談起神事來就得聽你說了。

筆者:這個話題談起來內容太多了,我只能概括的和你說說。首先,神佛是真實存在的,這個你信嗎?

朋友:可能存在吧,但科學無法證實,所以我也不能確信。

筆者:科學不能證實的事太多了,有些事情是科學永遠也無法證實的。我給你舉個例用高倍顯微鏡觀察你身體內的一個細胞,可以看到裏面生活著無數的微生物,一個細胞就是它們生存的天體世界,它們是無法證明你的存在的,你卻是真實存在的。同樣,人類感知世界的能力也是非常有限的,無線電波和各種射線都是人感知不到的,可是卻是客觀存在的,同樣道理,人沒有能力感知到神佛的存在,不能說神佛就不存在。

朋友: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我可以不否定神佛的存在,可是你又如何能肯定神佛的存在呢?

筆者:其實,有很多修煉的人通過修煉提升了生命的層次和境界,同時具備了各種功能,能夠感知到神佛的存在,他們把自己所知所見告訴世人,也給世人留下很多神跡,啟迪人們對神佛的信仰。歷史上禪宗六祖慧能及多位高僧離世後肉身不腐,其它神奇的事例也很多;即使在科學高度發達的今天,各種神跡也大量存在,別的不說,就在我們修煉法輪功的群體中,就有各種神跡:身患絕症不治而癒的,遭遇橫禍逢凶化吉的,打開天目看到另外空間的等等,不勝枚舉。這些在我之前給你的真相資料中都有介紹,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可以用我給你的翻牆軟件到明慧網上去看看。上面每個事例都是我們法輪功學員親身經歷的,我敢肯定絕對是真實的。

朋友:你說的我相信,只是在我的認識中,我總覺得這些與科學是對立的。

筆者:這是因為你從小到大,一直在接受中共無神論的洗腦教育,把自己侷限在狹隘的科學框框內,對超出這個框框的真理,既不肯接受,也不願去了解。其實真正的科學並不否認神佛的存在,歷史上最偉大的兩位科學巨匠,牛頓和愛因斯坦,當他們在科學研究方面達到頂峰時,都認識到人類科學和智慧的侷限,而神佛給人的啟示才是開啟真理之門的鑰匙。還有,美國是當今世界上科技最發達的國家,卻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人相信神佛存在,據統計,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絕大多數也是信神的。而中共所謂的科學,不過是用來打擊人們信仰的棍子,那些為中共站台的所謂科學家,也不過是中共豢養御用科痞。

朋友:好吧,現在我也相信神佛存在了,可是這與我們有甚麼關係嗎?

筆者:宇宙是繁榮的,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生命,生命卻是分層次的,在人之上存在著眾多的不同層次的天人、神仙以及更高層次的佛、道、神。一個生命如果能夠不斷的提升自己的道德水準,達到一定的境界,那麼死後就會轉生成為高境界的生命,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上天堂;一個生命如果不斷的作惡,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會遭惡報下地獄,這些就是人們平時說的善惡有報的道理,也都是真實存在的。可是受中共無神論毒害的人們把這些都當成口頭禪了,而內心裏卻並不真的相信,放縱慾望追逐名利,無度的造業,你說這樣下去,這些生命不是處在危險之中嗎?

朋友:這個理我認同,我有時也會做些善事,給周圍有困難的人提供點幫助,積點功德,也應該算是個好人了。

筆者:有人看到強盜在殺人,這個人沒有想辦法去制止強盜殺人,只是幫受害人把散落在地上的東西收拾起來,你說這個人是個助人為樂的好人呢,還是個見死不救的惡人?

朋友:你甚麼意思?

筆者:在一個是非顛倒、善惡不分的十惡毒世,很多人已經不知道善惡的標準是甚麼了。一個情慾滿身、執著名利的人,憑著玩弄權術,鑽進名寺披上袈裟,就成為住持了;一個六根不淨、俗心未泯的人,穿上僧服到寺廟上班,就成為修行人了;貪贓枉法、魚肉百姓的貪官,官商勾結、欺行霸市的奸商,拿出昧著良心所得錢財的九牛一毛來,捐點香火錢,蓋個廟,就成為功德無量的大善人了,這些人如果認為他們做了表面的事,給神佛上了供,神佛就會消去他們的罪業,庇護他們的話,這簡直就是對神佛的褻瀆,是對神佛最大的不敬。

朋友:你說的太對了,這種亂象也是讓我有時對信神望而卻步的一個原因。

筆者:還有,中共為了裝點門面,拉了一些宗教中的投機者,成立了各種所謂的宗教協會,實質上都是在中共的領導和控制之下,試想一下,能夠順從無神論者領導的那些所謂信神的人,他們到底是信神呢,還是不信神呢?更為讓人不齒的是,在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之時,他們非但沒有為正信發聲,卻受中共驅使,助紂為虐,參與誹謗法輪功,誤導了眾多的民眾,犯下迫害神佛的大罪,這如天的罪行,他們如何能償還的了!在這樣的一個黑白顛倒的社會環境中,如果你不能清醒的看清這一切,你又如何知道你做的事到底是善事還是惡事呢?更具體的說,看著殺人的暴行不能伸出援手,共同去制止,面上做些不痛不癢的善事,幫著中共惡魔去粉飾太平,掩蓋罪惡,這是不是無意中也在助紂為虐呢?

朋友:確實是這麼回事,說實話,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很多人做那些所謂的善事,其實並不是出於真正的善心,有的是為了給自己貼金,包裝自己;有的是面對世間的不公不平,不敢發聲,做點事換個心裏安慰,讓良心過得去,實際上是在自欺欺人。

筆者:你這麼坦誠,真讓我佩服。

朋友:不過,對你們的做法,我也有些不理解,你們現在總是在做些講真相、反迫害、勸三退呀等等這些事情,在我看來,這些事有點像在搞政治,似乎與我認為的修煉無關,這是不是與你們修煉的初衷有些背離了呢?

筆者:目前我是這樣看的,不管是過去人講的修煉,還是現在人講的宗教,或中國社會上講的搞政治,其實都是一些形式,而真正判斷一個人好壞還是要看他內心的道德標準,看他是否心地善良,是否有正義良知,是否能無私的為他人考慮。同樣我們判斷一件事情,也不能簡單的看表面做法,要看做事的出發點和目的,看本質。

朋友:我同意你的說法。

筆者:好,那我就告訴你我們為甚麼要去講真相、反迫害、勸三退。你知道耶穌受難的事吧。耶穌被猶太人出賣,羅馬人把他釘在十字架上,當時過路的,看熱鬧的人都嘲笑他:「你既然是上帝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走下來啊!」「他救了別人,卻連自己都救不了,就讓上帝救救他,因為他說自己是上帝的兒子。」十字架上的耶穌十分痛苦。當耶穌疼得再次大叫一聲而逝時,廟宇裏的幔子從上到下一裂兩半,地動山搖,在場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驚嘆道:「啊!他真是上帝的兒子啊!」三天後耶穌復活。後來世界上最強大的羅馬帝國被疫病籠罩,短期內國民大量死亡,死屍重疊街頭,經過三次大瘟疫的清算,羅馬帝國終於走上了滅亡的道路……所以,當耶穌背負著十字架,踉蹌的走在去刑場的路上,看到路邊一些為他哭泣的婦女時,他慈悲而意味深長的說:「耶路撒冷的女子們,請不要為我哭泣,為你們的子孫後代哭泣吧。」以人的思維,有誰能理解一位覺者這句穿透千年時空,直到今天還在應驗著的話呢?

朋友:看來善惡報應,真實不虛呀!

筆者:真是這樣,歷史上發生的事情,都是給後人留下的警示,遺憾的是,時間久了,有人就不相信了,把這些當成傳說了,其實都是真實發生的。那你再看看今天大法弟子因堅持正信被中共迫害,與當年耶穌被害,是不是有些相似呢?耶穌是神,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是因為耶穌在替人承受罪業,人其實是害不了神的,三天後耶穌復活,依然是一個偉大的神。同樣,今天的大法弟子儘管遭受迫害,但大法弟子的未來都是非常美好的,但是那些參與迫害的人,那些認同迫害的人,卻處在巨大的危險之中。那些心甘情願主動與邪惡為伍的迫害者,本來就是道德敗壞的十惡之徒,被淘汰也是必然的,最可悲的是被中共謊言欺騙,在中共的威逼利誘下隨波逐流的廣大中國民眾,如果他們不能明白真相,退出中共,遠離邪惡,同樣面臨被淘汰的命運。大法弟子都是修善的,是有慈悲心的,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能袖手旁觀嗎?明明看到中共在害人,如果不去制止能算個好人嗎?

朋友:原來是這樣,儘管我也聽你的話退黨了,但沒想到這事背後牽扯這麼大的玄機,對我這麼重要,真得謝謝你了。不過我家裏人還沒退,你都給退了吧。

筆者:不行,這樣不算數,你得給他們講明白,他們本人同意了才算數,一個生命選擇得救,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絕非兒戲。

朋友:好,我明白,我儘量給他們講,如果我實在講不清楚,還得請你去給他們講講。

筆者:沒問題,需要儘管找我。不過我還想問問你,你這次為甚麼會主動來找我了解法輪功的問題?

朋友:這麼多年來,你給我的那些資料,我也會挑著感興趣的看看,近些年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那些資料中講的天理報應及形勢的發展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都成為現實了,讓我不得不相信你們說的都是真的。另外還有一點,就是環境變了,心不像以前那樣浮躁了,所以能夠靜下心來聽你講了,這麼明白的道理,我以前為甚麼就聽不進去呢?

筆者:這都是中共和江鬼做的惡,它們為了對抗「真、善、忍」,有意放縱人的慾望,摧毀人的道德,使人墜入名利情慾中不能自拔,也就無心去了解救命的真相了,這樣下去這些人都毀了。如果這表面浮華的消退,使這些人能像你這樣來聽聽真相的話,反倒成了好事了。過去人們要想知道點天機,不知要付出多少艱辛和代價,現在大法弟子都送到他們的面前了,他們卻不相信了,甚至還有執迷不悟的人,聽信中共的謊言,舉報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無知中犯下大罪,把自己徹底毀了,真是讓人痛心!

朋友:你也別太著急了,隨著形勢的變化,明白的人會越來越多,我現在就巴不得告訴身邊所有的人,讓大家都能得救。

筆者:你真是一個善良的人,如果這些人真正明白你為他們做了甚麼,他們一定會發自內心感激你的。

朋友:兄弟,我應該感謝你,我今天真是沒白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覺的自己很聰明,現在看來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我也一直覺得你有點傻,可是現在看來,這種傻是真誠,是無私,是生命的高貴。我很慶幸有你這樣一個弟兄,也很慶幸世界還有你們這樣的一群有擔當的好人,容我回去再想想,也許不久的將來,我會成為你們中的一員,至少我會永遠支持你們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