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們全家人的命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七歲了,自那時至今,我們全家在大法中受益無窮。

首先說說我兒子。一九九五年的冬天,兒子才十七歲,得了一種怪病,四肢無力,甚麼活都幹不了,多方求醫絲毫也不見好轉,愁的我們全家吃不下,睡不香,心中的痛楚無法形容,覺的人生走入了絕境。一位鄰居出於同情來到我家,勸說我們學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人就能好病。

當時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開始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沒想到時間不長,兒子的病便神奇的不翼而飛了,我們簡直不敢相信這真實的一切,覺的太神奇了!不知用甚麼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一直到今天,兒子雖然沒走入修煉,但心地善良,身體一直棒棒的,甚麼重活都能幹,還娶了一個善良美麗的妻子。

再說我丈夫。我修大法前因為與他話不投機,我倆整天也說不上幾句話,還為一點小事,他就氣的離家出走,我也委屈的尋死覓活的,家裏沒有一天好日子過。我覺的這世上沒有比我更苦的人了。

自從學了法輪大法,我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遇事忍讓,我們夫妻終於和睦了,全家人身體健康,感覺真是太幸運了。

有一天,丈夫的胳膊和手突然全都抬不起來了,半邊身子好像得了腦血栓的症狀,因為他未修煉大法,我就勸他到醫院檢查檢查,他卻堅決不去,說他就相信法輪大法,相信師父,誰也沒有師父的本領大,誰也沒有大法的威力大。就這樣的一個正念,結果第二天他的胳膊和手全都好了,恢復正常了。

實修大法 師父保護弟子

自修煉至今,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聽師父的話,走正自己的路,即使在邪惡最猖獗的時候,我也毫不動搖,我體會到了只要自己的心性達到了法的標準,大法的無邊威力就會在世間展現。

一次新年期間,我家貼上了真相對聯,沒想到本市公安局長帶人來了,只見他用手摸著對聯,做出了要撕下來的架勢,我立即大喝一聲:「你敢撕,那是我救度眾生用的!」他的手停住了,嘿嘿的笑著說:「我聽說你家的對聯很好,我來看一看。」然後悻悻的走了。

還有一次,鄉里來了幾個人到我的房間,其中一個像領導的人,隨手掀開床上氈條的一角,結果發現了我的寶書《轉法輪》,他馬上抓在手中,我大喝道:「你給我放下!這是我唯一一本教我做好人的書。」話音剛落,他就把書放下了。

這時院外來了警車,他們人多了起來,我兒媳衝他們厲聲喊道:「我媽學法輪功是好人,你們不許抓她!」然後他們用手機不知與哪裏聯繫了一下,便撤退了。

我還有一次被綁架到勞教所。那時,我地同修大多數走不出來,我一個人便貼粘帖,發資料,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鄉派出所的人把我綁架到市公安局,我不害怕。一個邪惡的出了名的公安局長看著我,我問他:「你敢打我嗎?」他馬上說:「不敢,不敢。」我又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不是。其實是沒敢承認。這時旁邊的幾個人翻看我書包中的真相資料與護身符,問我為甚麼發這些東西,我說:「我不發,誰去發呀?」他們互相看了一眼,表現出很佩服的樣子。

在那裏,我不配合他們的任何命令和指使,當這個公安局長將我帶到女監號時,說:「來了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特別厲害。」裏面的女犯們說道:「知道你們學法輪功的人不是厲害,是善,是正。」於是,我便在這裏講真相,勸三退,讓很多人得救了。為了反迫害,我絕食抗議。他們按住我給我插管灌食,灌完後想用膠布固定住隨時灌我,我一下子拔出管子扔掉了。第二天便送我去唐山市勞教所,無論把我帶到哪裏,我都是喊「法輪大法好」,結果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我被釋放回家,但他們卻藉機勒索了我丈夫兩千元錢。

我在師父的保護下,一路走到今天,遇到的種種神奇脫險的事還很多,不再一一列舉。

我,一個不識字的農村老太太,沐浴著浩蕩佛恩,現在已能通讀師父的所有著作,這篇文章也是我自己寫稿,同修幫我整理而成的,我深知現在的一切一切,都是師尊用巨大的付出為我們延續而來的,我應萬分珍惜師尊這洪大的慈悲,用心修煉,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助師世間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