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這顆心就沒有這個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到寶書《轉法輪》的,覺的書裏的內容很好,也很珍惜,但是不懂得這是佛法修煉,直到二零一一年,我才真正的溶入到大法中。

在八年的實修中,我像個懵懂的孩子,在師父溫暖的大手牽引下,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到今天,每每想起,感恩的淚水就止不住的流。我和所有的同修一樣,對恩師的感謝無以言表,下面我把剛剛經歷的一次過心性關的過程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我在機關工作,因為在單位遇到聊得來的同事,我經常講大法真相,單位裏很多同事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明白真相的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年前發現一件讓我很震驚的事──單位同事監視我,這讓我無法接受。我想,他們既然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正的,怎麼還會跟邪惡站在一邊,參與迫害呢?而且平日裏我用法中修出來的慈悲善待他們,也得到了同事們普遍的認可,大家一致認為我為人善良友好,對我的評價也很好,他們怎麼能接受邪惡的指使,迫害好人呢?我很想不通,怨恨心、爭鬥心全上來了,壓也壓不住。

事情起於今年二月,單位組織邪黨黨員觀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我不是黨員,無意中聽說是播放污衊大法的內容後,立即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解體干擾眾生得救的邪惡因素。身邊的同事看完錄像後,都不敢和我說話了,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我坐在辦公室裏,感覺到另外空間的邪惡蜂擁而至,平日裏輕鬆快樂的辦公室變的鴉雀無聲,大家都顯得很忙碌。我卻覺的很壓抑,好像呼吸都不順暢了。自那天開始,我就加大密度對單位另外空間發正念解體邪惡。

幾天後,我發現一同事行為很特別:我上廁所,他上廁所;我不去食堂吃飯,他也不去;午休時我在辦公室,他也在辦公室;下班時,我走後他才走;有朋友來找我,這個同事就問我:她是誰呀?我心想你為甚麼要知道她是誰?但出於禮貌每次都回答他了;工作中與來訪的客人交談,他就在我們周圍一邊打電話一邊走來走去,還經常問這問那的,表現出很關心我的樣子。總之,我到哪兒都能看到他,如影隨形。我靜下心來細想想,他好像是在監視我,只有這種解釋才能符合他種種怪異的行為。

找到答案後,我的心就不平靜了:怨恨心、爭鬥心、尤其是恐懼心、害怕心很嚴重,不時的冒出來攪亂我的心。緊接著我又發現最要好的同事也在盯著我,再後來又發現一個,再後來全辦公室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對了,經理瞅我也不對了,雖然很尊重我,卻顯出極不耐煩的樣子。好像自從播放污衊大法的錄像後,我的工作環境全變了,大部份同事對我的態度都不一樣了:平日很尊重我的人對我說話尖刻,其他人都平靜的看著我的反映,好像他們是一夥的,他對我尖刻的表現是他們設計好了似的。而平日裏相處一般的同事,卻對我出奇的友好,這友好、關切的眼神背後總有一種讓人不舒服的感覺。一瞬間,好像自己被邪惡設計的圈套包圍了,身邊處處都是眼睛,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不自由了。

我心中明白這是不對的,可就是繞不過彎來,也不斷的學法、發正念解體迫害,情況依然沒有多大變化,心裏很不穩,被帶動著心神不寧的,很苦惱、焦慮、害怕,還有怨恨。怨恨的同時也可憐他們:你們參與迫害佛法是要遭惡報的,也許還會牽連到家人。

我想,他們接近我為邪惡提供任何信息都是在害他們自己。我開始有意疏遠他們,而他們卻變著法的接近我、跟著我。他們越這樣,我越發的生出怨恨心:邪惡給了你們甚麼好處?你們這麼不遺餘力的監視我,提供一條信息能得多少利呀?還是邪惡承諾給你升職呢?

我不斷向內找:怕心、恐懼心、虛榮心、面子心、怨恨心、爭鬥心,尤其是怕心和怨恨心比較大,還有一顆怕死的心。怎麼去也去也不掉,心中求師父開示:弟子到底哪裏不對了,讓舊勢力操縱眾生參與迫害?師父的法打入腦海中:「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這不是給身陷牢獄的同修們看的嗎?我想了一下,明白了,我這天天被監視著,不也跟在牢獄中一樣嗎?被邪惡監視著身心都不自由了。我開始反覆背這段法,怕心少了許多。

我又找出許多師父講的關於怕心的法:

師父講:「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2]

師父講:「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3]

師父講:「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聽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沒有那心,碰不著你。你的心動了,就說明你有!你的心裏確實很不平,就說明這個東西還不小。(鼓掌)那不該修嗎?」[4]

師父講:「如果你沒這個心,壞人就不會出現,舊勢力就不安排這個事,這明擺著嘛,你沒有這個心,它安排這個事幹啥?它不等於多此一舉,還被我抓住把柄收拾它了。」[5]

通過學法背法,我悟到是自己的執著心招來了魔難,守住法去掉這些執著心,魔難也就消失了。向內找:怕心、虛榮心、面子心、怨恨心、爭鬥心、報復心、對同事的情,其中怕死的心最重:怕被不明真相的同事構陷,怕被非法抓捕、判刑、活摘器官、最後被迫害死。

找到這些執著心我就開始清除,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徹底清除這些執著心,結果是時好時壞的,反反復復的這顆心備受煎熬,有一次竟然半夜被恐懼驚醒。過完年不願意上班,不想面對這邪惡的工作環境,不想面對這些曾經親切如今卻暗藏邪惡的面孔。我和幾個同修切磋了此事,大家指出這一切都是假相,不承認它,同修們都不約而同的幫我發正念。家人同修告訴我:「你是有能力的,你覺的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覺的是假的就是假的,就看你怎麼想。」同修還說:「師父每時每刻都在身邊,你還怕啥呀?」

通過學法,我明白這是假相,可同事的各種表現和用眼角偷窺的表情,都是真實存在的呀,怎麼就是假的了?聯想到同修過病業關時,那是真的痛,真的難受,醫院拍片時,那顯出的病狀是真實存在的,神奇的是只要念一正,多嚴重的「病」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悟到這兒,內心已堅定的認識到被監視是舊勢力製造的假相。

師父說:「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6]

我最大的執著心是怕死心,到明慧網上搜索「去怕死的心」,找到《破除洗腦班的心得》的文章。文章中詳細的講述了同修在邪惡的洗腦班中如何理智智慧的去怕心,正環境、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全過程,同修在洗腦班中不停的背法,不讓邪惡表演的任何語言現象干擾自己的心,就是背法、背法……心中裝滿大法,邪惡無縫可鑽,同時不斷向內找,真正的直指人心去人心,文章中講:「例如堂堂正正煉功,整個過程就非常理智,一開始只能公開擺個打坐姿勢,那就只擺個姿勢,當心開始緊張時,就把腿放下來去怕心,針對怕心,念:怕心死,怕心滅。反覆念,反覆滅,坦然後,下一次就能擺到五分鐘,心又慌了,那就再拿下來,再滅心,滅一段時間後,下一次能擺到十分鐘,心慌後那就再停下來,再繼續滅。就這樣一點點去心,一點點延長時間,從五分鐘,十分鐘到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再到一個小時,從睜眼煉一會兒閉眼煉一會兒,再到閉眼煉,最後到完全坦然美妙的打坐,從只煉靜功到動靜全套,從一天煉一遍到一天煉兩遍,即使對著全省監獄系統攝像頭也像在家煉功一樣的坦然心不動,等等,都是這樣一點點去心,一點點延長,一點點擴展的,只要心性還不到位,就先不做,等心性到位了,再正式破人這一層,所以整個過程既理智、又穩健、又沒難,就像水庫漲水一樣,整體(整個外在身體動作與內在心裏平穩)提高,整體昇華,一切水到渠成,風平浪靜。」

借鑑同修的修煉方法,我開始不斷的背師父的法,怕死心冒出來就在心裏念:怕死心滅!怕被監視時在心裏念:怕被同事監視的心滅!一直念到心坦然平穩了為止,再背法,心平靜了許多。

我不斷向內找:還發現自己有看不上同事的心,原來我是用悟到的法理來衡量他們的言行了,那哪能行?這是不對的,悟到的法理是修自己的。表面上很善內心卻瞧不起別人,他們明白的一面能認可我嗎?還有懷疑心,把別人往壞處想的心,悟到這些我就不斷的念:瞧不起別人的心滅!把別人往壞處想的心滅!直到內心坦然沒有這顆心為止。

師父說:「佛是善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7]

我悟到:我是在承認迫害的同時反迫害,怎麼能行呢?而且同事都是被邪惡利用參與迫害的可憐的生命,我怨恨他們不等於跟邪惡是一夥的了?邪惡製造的假相就是想引起我的怨恨,讓我以惡制惡,以此達到毀了我的同時又毀眾生的目地,真是邪惡至極!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用法中修出的慈悲善念解體眾生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就是在全盤否定舊勢力及其安排。我是修善的生命,「怨恨」和我沒關係,我只會善,我身邊的眾生都是師父的親人,也是我的有緣人,我必須對眾生好,必須無私無我的用善心感化他們,讓他們從我的一言一行中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純真善良。此時,慈悲心讓我淚流不止。

當我真心善待身邊每一個可貴的生命,珍惜與同事們在一起的機緣時,一切全變了,同事、經理對我比以前還好。真是沒有這顆心就沒有這個難!

師父讓弟子升起正念,並全盤否定了舊勢力的迫害,過程中不但心性得到了極大的提高與昇華,還解體了邪惡對我、對眾生的迫害,同時利用此事讓我證實法、救度眾生。弟子感謝恩師的慈悲呵護!

今後弟子要完全徹底的修去人心、修去自我,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只為證實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偉大,讓一切與我有緣的眾生都能感受到大法的無限美好,拋棄邪黨,擁有美好的未來。

感恩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切!

感謝同修們無私的幫助!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