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用手機廣傳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二零一一年,我看到明慧網刊登了許多同修用手機講真相的交流文章,我也想做這個項目,讓人通過手機明白真相,生命得到救度。

於是,我就找同修幫助,很快買回來一部手機,同修還給了我一份安全手冊。我一看內容,有防止邪惡定位,十幾分鐘就要換一個地方,還要改串號等等。害怕心上來了,嚇得不敢做。拿到手機好幾天都不敢找同修學技術。

通過學師尊講法,明白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心想眾生都在水裏、火裏,不去救他們,也不行啊。決心清除這個怕心,坐下來長時間發正念解體它,第二天就找到同修,帶我學習發彩信,用了半天的時間,自己就學會了。

然後就自己一個人出去試著發彩信,那個怕心不斷的出來,感覺到處都是眼睛在盯著我,在哪兒呆著都怕定位。我就一邊發彩信,一邊發正念,清除怕心,怕心不是我,真我沒有怕,求師尊加持。當我看到「發送成功」四個字時,自己別提多高興了,自己終於把真相傳送到人的手機上,使他們有機會明白真相得救了。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發正念,怕心越來越少,後來從當初的一部手機增加到四部手機。

一段時間後,明慧網又發表的語音自動撥打,我和同修一起做自動撥打。我們每天拿上幾部手機,一邊發正念,一邊自動撥打,清除干擾手機講真相、干擾有緣人聽真相的一切邪惡。剛開始,接聽語音電話的人很多,三退的人數也很多,平均每部手機打2至3個小時都有二至三人退,後來退的人越來越少了,有的人聽的時間長,有的人聽的時間短,還有的人在電話裏喊,是真人在講嗎?還聽到對方提出許多問題,想跟我們溝通,在這時,同修開始交流用手機直接對打勸三退。

這次我可真犯愁了,因為直接對打就是要用手機直接和對方交流、說話,可我打小就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平時跟誰都沒話,跟同修在一起交流,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當時選擇做手機項目,就是看著同修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自己說不好才做的,這次說甚麼自己也得突破。

第一次對打,我手裏拿著同修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現成的真相稿念。手機撥通後,我就對著手機念。聲音顫抖,手也抖,有的聽一段就掛機,有的聽兩段,很少有人聽完,大多數人都說沒時間,說重點。然後,我就念重點。念時間長了,聲音不顫了,手也不抖了,很自然了,回家後,就根據對方要講重點和自己的語言習慣,寫了一個短一點的真相稿,漸漸的自己跟對方交流自如了,怕心也越來越小了。

在打電話勸退的過程中,還暴露出自己很多的人心,如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等,特別是遇到罵人的、說髒話的、要舉報的,自己就停下來,不想打了。跟同修交流,找到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夠,善心不夠,所以我就多學法,下午集體學一講《轉法輪》,晚上自己坐在沙發上,靜心一本一本的讀師尊的各地講法,學到12點發完正念也不睏。有時先在家背一段法,再出去救人,路上不斷的發著正念,求師尊加持,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這樣再對打勸退,人願意聽了。

有一次,接通了一個黑龍江的男士的電話,我說:首先祝您和您的家人幸福平安,打擾您一下,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情嗎?他陰陽怪氣的說:聽的多了。他提著師尊的名字,大喊大叫,說怎麼跑到國外去了等等。要是過去我早把電話掛了,我最聽不了世人污衊師尊的話,這次我穩住了心,想到世人都是可憐的眾生,他們是被邪黨謊言欺騙的,任他大喊,我一直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靈。後來他不說話了,我就用平靜的語氣給他解答師尊為甚麼去國外等等一些問題,最後我說,我給你打這個電話,沒有惡意,就是希望你好,希望你平安,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躲過天滅中共的大災難,請問您入過黨、入過團、入過少先隊?他諾諾的說,入過團隊。我說退了吧,他說好。

從那次以後,再遇到罵人的,要舉報的,說給定位要抓我的,自己都不會被這些帶動,就是一心救人,一個接一個不停的撥通對方的電話,每天都有幾人,十幾人三退,也沒統計過退了多少,就是一直做。因為我知道這都是師尊在做,救人的是師父,我只是在這過程中修自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