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直接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想應該用手機直接與世人溝通講真相救人,這樣接觸人多,救的人也會更多。我用的是普通手機,撥通一個人講一個人,起初講怕心很重,怕邪惡定位、錄音。丈夫(同修)開著三輪摩托車一直在馬路上開著走,我們就是這樣的開始了用手機講真相救人。

有一次,我給一個男士講真相,他好像是個當官的,他聽完我講的真相後說:你們為甚麼只反江澤民,不反習。我說: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習沒有迫害法輪功,他一上來就把勞教所解體了,他抓的那些腐敗貪官也都是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講到這裏,我不會講了。他說:你能再給我多講點嗎?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我說:對不起,你還是再聽聽別人怎麼說的吧。就這樣一個講明真相的機會被我放棄了,留下了遺憾。

後來協調同修把「快速口講」軟件放在了我的語音電話手機裏,這正是我想要的。可丈夫過病業關,手機沒有信號,我拿著手機到處試,心裏求師父幫助弟子,終於找到了一個點,雖然只能晚上講兩個小時(其它時間沒有信號),每天都有三退(退黨、團、隊)的,每個星期都能講退十幾個到二十幾個人。

有一個男士跟我說:你講的我都相信,可我是個做生意的,新加坡、澳大利亞我常出國去,怎麼沒碰到講真相的?我們做生意的就圖國泰民安,要不然我們沒法做生意。我說:你出國沒碰到講真相的那是你沒碰到,不能說沒有,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在講真相救人,哪個國家都有。只有邪黨解體了,我們才能國泰民安。他又說:你能告訴我你為甚麼給我講這些。我說:你明白真相三退平安了,是你們全家人的福氣,我是法輪功學員,學的就是「真善忍」做好人,你們幸福平安了我也就放心了。他說:是這樣,我退黨團隊。

有一位女士說:你講的我都相信,別人也跟我講過比你講的還全面,我父親就是鎮反時被打死的,他們的組織不要我,我信耶穌了,現在高科技他們甚麼辦法都用上了,你要注意安全。後來又遇上了一位男士,他說:我是信耶穌的信神的,你說的我也信,可我不能退。我說:你是信神的,可這個邪黨是講無神論的,你加入了無神論的組織,神能要你嗎?他說我退少先隊。

有一個男士說話口氣像一個當官的,他聽完我講的真相後說:你們不能抓住小辮子不放,這個黨是犯過錯誤,文化大革命不是早就平反了嗎?毛某某不是也三七開了嗎?我說:你說的不對,不是我們抓住小辮子不放,是天要滅中共,一個人殺了人難道認個錯就行了嗎?他得還命;一個政黨殺害了幾千萬人它還能存在下去嗎?天能不滅它嗎?關鍵是你們這些為它還在賣命的人,你們可能是為了養家糊口才幹這個工作的,等法輪功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你們怎麼辦?他說: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我說大海裏撈針撈上來的,說明咱們有緣份,能遇到我們講真相的人都是有福份的人。他笑著說我退黨團隊。我給他起了三次名字他都說不可心,最後他說:實話告訴你我是省長,我還是去寺廟裏起個名字再退吧。我告訴他越早聲明退出越平安。

現在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一次,我講到你是黨員嗎?那個男士大聲說:我是,怎麼了?我就是要退黨。還有一個男士,我剛講到三退,他就大聲說:三退我知道,就是不知道怎麼退,我退黨,這麼容易就把黨退了,我太高興了。

有一次,我撥通電話就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對方急了:你還說,你在給誰講,我就是警察,我舉報你。我說:警察也是人,更應該聽真相得救。我不動心繼續把所謂「天安門自焚」講完,警察掛斷了電話。有一段時間總是碰上要舉報的,我就是不動心,不聽真相也祝他們幸福平安。 我想一定是我還有要去的人心,是怕心,要去掉。

為了不用老換卡號,我想了一個辦法,把不同地區的手機號碼不要放在一起,要單獨存放在任務菜單裏,要多多的放,這樣既方便又安全,隨時都可以換號碼,想打多少個號就打多少個號。

講真相的時候甚麼樣的人甚麼樣的事都能遇上,那個過程真是錘煉自己的一個好機會,去掉了許多不好的心。平時自己接觸同修很少,在電話裏遇上了許多同修,同修們都把電話聽完,告訴我是同修叫我堅持下去,謝謝同修們的支持。

現在我丈夫的身體好多了,我們倆個又能開車出去找個地方講真相了,有時出去兩三個小時就能退十來個。越講越順,狀態好時感覺周圍一切都在發生變化,我們帶的白開水都清甜清甜的,真的是這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