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對面講真相中修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上班族,過去沒有整塊時間去講真相,僅限於給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人講真相,這樣救的人相當少。二零一六年十月初,我萌生了與另一位上班族同修配合在下班後講真相救人的願望。不久,我先生就決定在他單位吃晚餐,這樣一來,我就不必趕回家做飯了,為我騰出了出去講真相的時間。

我和同修每天下班後在約定的地方會面,然後走街串巷,跟路人和店鋪裏所遇到的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每天一個半小時,效果很好。以前我不好意思跟陌生人講,晚上也不敢在燈光很亮的大街上發真相資料,怕被人看清楚。從此時起,我開始一點點突破自己,超越自己。感到自己的正念也越來越強,不論大街小巷,人多人少,只有救人的心,怕心就越來越弱。我們邊走邊發真相期刊,並適時講真相,時而分散時而匯合,見機行事。

我遇到有緣人時先微笑著打個招呼,然後說:「送你一本好書看」,一般對方會問:「甚麼好書?」然後就告訴說:「是一本講如何做好人的書,看了有福份。拿回家好好看,與家人分享。」大多數人會道一聲「謝謝」。

如果遇到行色匆匆的人,就只發不講;如果遇到走路不急或散步的人,送給真相期刊的同時就講大法真相,有時還將真相書翻開給人指著講,然後勸三退,效果很好;如果遇到難講通的人,我們就一人講真相,一人發正念。一有空檔時間我心裏就默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讓自己保持一種慈悲的狀態。在講真相的同時,我們很重視發正念清除干擾人們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有時也在適當的地方張貼真相不乾膠。

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做得挺順利,在師父的加持下,漸漸的正念越來越強,師父就把我的怕心一點點拿掉了,也就講的更加自如了。當然也會遇到不要真相資料的,不要的人中大多數還是很友好的拒絕,但極個別人會起壞心,甚至說要打電話給派出所。下面僅舉三個例子。

案例一:一次我在街上將一本《天地蒼生》發給一位小伙子,我很和善的微笑著對他說:「兄弟,你好!祝你新年快樂!送你一本好書。」小伙子接過書,走了幾步,打開看後馬上臉一沉,厲聲說道:「你過來過來!」我從容的微笑著走過去。他問:「你知道我是幹甚麼工作的?」我微笑著說:「不論你是幹甚麼的,你都是被救的對像。」他頓時語氣緩和下來,將書還給我,並說了句大意是他就是管法輪功之類的話。我說:「我是傳播善良的,沒有錯。」他沒說啥走了。

案例二:有一次走在小街上將一份真相期刊遞給一位男子,我說「你好!送你一本好書看」,他打開書看,吼著說:「你在宣傳法輪功,你是法輪功!我要打電話告你!」我不慌不忙笑著說:「法輪功是好的,你不要打電話,現在很多警察都明白法輪功真相了。」他繼續大聲吼著說:「法輪功反對共產黨」等,我很和善的繼續微笑著跟他講法輪功如何好,我說「我都煉了二十多年了。」一下他善良的本性被喚醒了,他旁邊的妻子也笑著對我說:「他是開玩笑的。」然後我們大家都笑了,隨後他說會認真看一下此書。

案例三:一次看到大街上人流很多,我將一份《三退與平安》的單張資料送給迎面走來的中年男子,我說,「先生:你好!送給你一份資料看,與我們息息相關。」他氣勢洶洶的說:「我就是黨員!」狠狠的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走,我現在就把你送到那裏去!」我笑著說:「你不會的。」他緩和一點,放開我的手,用手指著斜後方說:「那邊就是高院。」(意思是說那邊是高級人民檢察院,可以判你)。我用慈悲心對待,沒有怕,師父就幫我化解了他妄想構陷我的衝動。

以上的幾個案例是我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去掉怕心的過程。只要自己正念足,一心想救人,沒有怕,師父就會幫我們,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深刻體會到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少了,人也惡不起來了。

在派出所修去怕心

二零一七年五月的一天下班後,我照常與同修一起走街串巷講真相救人,在一條小街上講完準備乘車回家時,被便衣看見後誣告,警車開來將我和同修綁架到派出所。

派出所通知國保大隊的警察來訊問我,我想他也是被救度的對像,沒有怕他,跟他聊起來,我給他講真相,希望他不要參與迫害。他在聽我講,還說「知道」。最後派出所的警察打印一張筆錄,叫我簽字,我說:「我不簽,那些都是你說的,我沒說。」他非要叫我簽,我就在上面寫「法輪大法好」,那警察責備我怎麼寫這個,又從新打印了一份叫我簽字,然後國保大隊的警察說:「她不簽就算了」。我覺的只要我們保持正念,師父就會加持,之後放我回家了。

第二天,屬地派出所來抄家後將我帶到該派出所,將我非法關在訊問室裏,強迫我坐在冰冷的鐵椅子上把我約束起來,由一位年輕警察看著我。我很鎮定,心想:我甚麼都不會說的,我既然來了,就是來跟你們講真相和解體這裏另外空間的邪惡。所以我就跟看管我的警察講真相,進來一個我就講,沒有一絲怕。師父的法不斷的打進我腦子裏:「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3]師父開示:「正念過程中不驚不怕,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4]。

我其實頭天晚上幾乎沒睡,當天中午也沒吃飯,我只想到發正念和背師父的法。師父一直在加持我,使我不睏也不餓。發正念達到前所未有的純淨,而且「滅」字非常強大,威力無比。平時我在家發正念連半小時都難堅持,並且還常常走神,而那天那麼長的時間反而沒覺的時間難熬。這邊表面上很平靜,可是另外空間一定是驚天動地的,就是真的感到解體了那個派出所另外空間及那幾個警察背後的邪惡。在表面上感覺到那些警察沒那麼惡了,中途我出來上廁所,看見那警察時我對他微笑,他也微笑著對我說:「讓你在這裏反思,等到晚上八點鐘放你」。 我從中午一點一直坐到晚上八點,整個過程沒有一個警察來訊問我。看管我的年輕警察就一直在玩手機,我跟他搭訕,他不理我但也不邪惡。最後他們放我走的時候,就連來抄家時狠狠訓我的那個警察也和顏悅色了,實際就是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沒有了。我和他說「你是可貴的中國人哪!」他很高興,旁邊一位年輕警察也笑著說:「你這樣說我們很高興。」我繼續跟他們講法輪功沒有違法等真相。然後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這次被迫害的經歷,雖然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但是師父將計就計,去掉了我很多怕心,切身體會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5]。

我體會到只要在法上,隨時想到師父就在身邊,正念十足,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今後更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惡〉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