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在法中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姓高,今年六十六歲,是山東退休工人。

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我們大法弟子遵師命,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修煉路上的每一步,都溶入了師尊的無量慈悲呵護。一路走的雖然跌跌撞撞的,但最後還是堅定的走了過來,從中得到了錘煉,成就了自己修煉中的一切。這些都是值得我珍惜的。

自神韻光盤停止在大陸發放之後,我除做少量的真相光盤供學法小組同修講真相用之外,其餘時間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

修煉前我這人性格內向,脾氣急。年輕時看邪黨文化的書多,相對來講,身上邪黨文化的毒素多。長期在家庭資料點做真相資料,與外界接觸也少,那時還認識不到修心性的重要,也沒重視實修。當真正實修時,就覺的觸及心靈的方面很多。

修去虛榮心 走好救度眾生的路

剛開始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時,覺的難度大。主要因為自己的自卑心、虛榮心重。怕講不好人家不接受,自己面子上過不去。為此也曾經沮喪過。但我沒有放棄,沒有退縮。我知道修煉路上只有往前大膽的走,撐過去就是柳暗花明,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師父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隨著不斷的學法,出去次數增多,慢慢的也就破開了那個自卑虛榮的殼。遇到有緣人,也能主動上前搭話,並根據不同情況大膽的講真相救人了。

當然,要講好真相,學好法是第一位的。再就是出去救人,負面思維越少越好,心中就想要救那個人,念純正時,效果肯定好。當看到一個人想救他,可有時就走過去了,又回身與他搭上話,肯定就能救了他。

有一天騎車回家,路上有個小坡,我就下來推著車子走。一回頭,身後是個身穿西服、頭髮梳得很講究的男士,像個教授身份的人。我本能的推著車往旁邊一閃,走到了路對面去。

走了幾步,意識到不對了,我幹嘛要躲開他?其實是怕他的身份高自己講不好,怕人家不接受,怕自己虛榮心受到傷害。這些不正是我該修去的執著心嗎?想到大法弟子擔負的使命和責任,我馬上推著車子回到了對面。趕上了那西裝筆挺的男士。邊走邊和他搭上話。我很輕鬆的就和他談到「三退」的正題上,他也非常痛快的答應退了。

狀態好時,能講一個退一個。當然那都是師父在加持著我的正念,鼓勵我。但有顧慮的念頭時,就會大打折扣,效果就差。世人也會表現出不好的狀態。真是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對我觸動最大的一次是發生在今年七月的一件事。因是旅遊季節,當地海邊遊客多。那天我去海邊,看到路中間走著兩位穿著時髦又得體的老先生,高高的個子,樣子很氣派,兩人邊走邊談,很親熱的樣子,連我也感覺很親切。我很想過去搭話,可他倆一直沒停步,我也沒法上前搭話,就騎車過去了。可心裏真想救他倆。

騎到前方看到不遠的連椅上坐著一位婦女,我就下車坐到她身邊,搭上話問她的年齡,她回答了我的問話後,突然指著另一張椅子旁站著的一位老婦人說:「你問問她的年齡。」我就站起身,走向那位老大姐。我倆搭上話後,聽她口音很熟悉,我就問她是哪裏人,她回答是濱州人,這一下讓我倆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因為濱州是我畢業後,曾經在那裏工作過二十多年的地方。

我倆正談的融洽,一抬頭,見那倆位老先生已站到了我們旁邊。原來這倆位是老大姐的家人,而且還都曾經是濱州當地的官員。他們是到這裏來旅遊的。師父真是慈悲!機緣不能錯過,我就抓住這機會給他倆講了真相,並給他們各自起了化名「三退」了。那老大姐還高興地說:「今天可遇到好人了!」並感激的說「謝謝!」

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大法弟子救人的心必須純淨。出門碰到的,你心中想救的,都是有緣人。無論身份有多麼不同,能走到大法弟子面前,都是我們的親人和要救度的對像。

昨天看見一對夫妻遊客,雖說穿的看起來很普通,也很隨便,但從兩人的氣質上能看出都是有文化的。尤其那個老大姐,濟南人,是個當老師的,但說話很實在,沒有架子。老先生是個教授,也很隨和的樣子。我很隨意的就說對了他們的身份,也拉近了我們彼此的距離,說話也很合得來,順勢也就講了真相。

我先講了我在大法中的受益,講了大法弟子受到的殘酷迫害,又講了關於人不治天治,最後給他們起了個化名退了黨。老大姐說了聲「謝謝!」老教授還向我敬禮。目睹了眾生得救後的感恩,我的眼淚都出來了。

用法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

神韻光盤停止在大陸發放後,本地有幾位同修家中還存有數量不等的光盤盒。有同修找我商量,能不能將這些光盤盒利用上?雖說本學法小組要光盤的數量少,但其他小組的同修需要的光盤量多。

我根據不同需要調配一下,既不積壓浪費大法資源,又能把它用到救人的正路上。想到這裏我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把這些盒全部做成了封面漂亮的《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三種光盤。讓它們在救度眾生中,發揮其威力。

在這個過程中,我卻忽視了一個錢的問題。我自以為是的認為,反正是剩下的積壓物資,把它們利用起來,讓同修拿去發揮救人的作用就行了。當時我也沒有正視這個問題,這部份盒的錢,就沒給有關同修。這幾個同修當時也覺的能用完就很好了。就過去了。

其實那天師父借別的同修的口曾提出過錢的問題。我竟滿不在乎的脫口而出:這又不是好吃的東西。放在家積壓也是浪費的,正好做成光盤用,用於救人。還覺的很在理。就沒有想符不符合法的標準。

過後自己心裏不知為甚麼又覺的不對頭了,並且意識到是錢的問題。

有天晚上還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同修給我家送來了一袋東西。她沒停留放下就走了。我也沒來得及給人家錢,在夢中我還自言自語的說:沒給人家錢,別忘了給×××錢。

事後反思自己,找出了做事心強,好大包大攬,不能事事依法的標準衡量。說話狂妄自大,執著自我,聽不得同修的勸告。認識到這問題的嚴肅後,我馬上把該給同修的錢全部還清了。關於錢的問題,師父在法中多次講的很清楚了。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使我能有機會及時的歸正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