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的幸運者 【明慧網】

絕處逢生的幸運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漫長的人生道路,不總是藍天和陽光,有時也會有惡浪和險灘。在無名的迷塵中,也許前一秒和後一秒,生命的軌跡就會截然相反的交替。在厄運降臨之時,有沒有脫離苦難的生機?也許下面這些絕處逢生的幸運者,他們的神奇經歷,能夠給我們一些啟示吧。

癌末患者絕處逢生的故事

楊麗女士,原安徽省安慶市黃梅戲劇院藝術處戲曲服裝設計者,現居美國舊金山市。

楊麗從小就體弱多病。她曾患有甲肝、乙肝、胃腸功能紊亂、高血壓、心臟病、動脈硬化、甲狀腺亢進、胸膜炎、支氣管炎、咽喉炎、過敏性鼻炎、肩周炎、頸椎病等等,身體狀況極差。

一九九零年下半年,她在為安徽電視台一電視劇組繪製服裝設計圖時,口吐鮮血暈倒過去,緊急送醫院搶救,被診斷為「中晚期胃腺癌」,癌包塊為6.5cm×8cm×2.5cm,必須馬上手術。醫生給她做了「胃次全切」,並告訴她家人:最樂觀的估計,她的生命只有兩年了。

艱難中熬到一九九三年下半年,她因右肘關節疼痛劇烈,去醫院打了一針封閉後,肘骨節竟長出個結塊來,拍X光片檢查,發現骨腔改變成蜂窩狀,醫生懷疑骨癌變……

一九九五年五、六月份,她又出現不適去醫院檢查,醫生懷疑轉移成鼻咽癌,並告訴她家人,若鼻咽癌確診成立,她的生命也就只有三、五個月了,讓家人做好思想準備……多年來,虛弱的身體帶給她的是不盡的痛苦和萬般的無奈!

萬幸的是,九五年十一月初,她的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好朋友,送給她一本《法輪功》和幾張「法輪佛法在合肥」的小報。看完後她覺得這功法太好了,一定要煉!可是當時她身體太虛弱了,離家只有幾分鐘路程的煉功點她都去不了!義務輔導員告訴她在家好好看書,按照書上的動作圖解自學功法,等冬天過去天暖和時再來煉功點。

就這樣,她在家一邊看書,一邊自學煉功動作,過程中她感受到身體在漸漸的康復。一九九六年四月她終於能去煉功點煉功了。

通過學法、煉功,她明白了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李洪志師父是以氣功的形式在傳能真正讓人修煉提升的佛家上乘大法,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

既然是真正的修煉,那就不是一般常人的理了,修煉者要用超常的理要求自己、改變自己,才能達到真正的祛病健身。楊麗以大法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遇事替別人著想,淡泊名利,說真話、辦真事、真誠待人,善待周圍的一切人與事。每遇到問題時先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改正自己。在一點點做到、一點點修煉的過程中,她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巨變,所有的疾病竟都不治自癒了!至今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個當年的癌末患者,再沒進過醫院,也沒吃過藥,反而精力充沛、身心健康。

在單位,她工作認真負責、任勞任怨,評職稱和分配住房時不與人爭搶。她獲得了單位和同事們的認可和尊重,年年被單位評為先進工作者。

在家裏和鄰里相處之間,她同樣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個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好奶奶、好鄰居,家庭和睦,兩邊的姑嫂、妯娌之間非常融洽,兄弟姐妹有甚麼事情都願意找她商量解決。大哥誇她說,兄弟姐妹六人中,她是最具凝聚力、最值得信賴的人。

血液病患者的重生

現年四十四歲的黃凌燕(小名黃興嬌)女士,原籍福建省霞浦縣,後居廣東佛山市。

一九七四年,黃凌燕出生在福建省霞浦縣柏洋鄉橫江村三澤裏自然村。這是個只有十多戶人家的小山凹,早年她的父輩因遭遇歷次運動才被迫搬家到這裏。小村閉塞,上學很不方便,要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才能到最近的學校。黃凌燕就在這個小山凹度過了她缺衣少食的童年。

也許是從小生活的困苦所致,九十年代初,不到二十歲的黃凌燕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狀。她經常胃痛,臉色蒼白,嚴重時痛的滿床打滾;有時來例假會流血難止,經血都要用盆接;有時在路上走著走著,一陣難受就甚麼都不知道了,醒來時都不知道啥時躺在地上的。後來,她偷偷去縣城醫院問醫生。醫生說是一種血液病,類似白血病吧,要她通知家裏住院檢查。然而看著因貧窮而啼哭的父母,孝順的黃凌燕心痛不已,她暗下決心,死也不連累父母。

此後,她隻身一人到廣東佛山打工。每每在身體極度痛苦時,她就幻想著哪種死法既不難看又不連累別人。二十歲,對同齡的女孩子來說,正是對人生充滿美好嚮往的花季年齡,而黃凌燕卻恰恰相反,面對疾病的無邊折磨,她的人生充滿了灰暗、苦澀、艱辛和絕望。

終於,命運之神垂恩於她。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是她終生難忘的日子。早晨,她去垂虹公園呼吸新鮮空氣,無意中看到很多人在打坐,有老年的、中年的、年輕的,也有小孩子,那種安靜和祥和帶給她極大的震撼。她一問說是佛家法輪功,還免費教功。經人介紹,她在佛山圖書館買到《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大法書籍,從此走上法輪佛法的修煉之路。她按真、善、忍做人、做事,一個月左右,她就體會到脫胎換骨的變化,無病一身輕。那種喜悅、那種幸福是她一生都沒有經歷過的,她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

三個月後她回了趟老家。她的父母原本因信仰基督教而排斥其它信仰,但看到女兒氣色變好了也就不反對了。她教兩個弟弟黃振宇、黃振宙煉功,均受益很大。特別是小弟黃振宙,身有殘疾,從小聽力、語言不正常,沒讀過書。學大法後,能在幾千人的會場做心得體會報告,這種超常是無法想像的。

一九九七年底,她和同樣修煉法輪功的喬軍華在佛山登記結婚,九八年,他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一家人生活溫馨、和睦。他們和鄰里相處也很好,房東把兩個小孩都交給他們輔導學業,說是讓孩子們跟黃凌燕夫婦學真、善、忍,做好學生、好孩子。

修煉法輪功,使他們變得更善良、更寬容、更真誠。與人為善、與世無爭的境界,使他們身心都獲得了很大的益處。

晚期肝硬化不見了

甘運濤先生,原麻城實驗一小的教師。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九歲的甘運濤被查出肝硬化晚期,肚子大的像七八個月的孕婦,走路都困難。醫生診斷後說:看他年輕,只能給公費治療試試,盡點道義。言外之意,他的病太重了,治不好了,要是年歲大的,就叫在家裏等死了。

聽到醫生的話,甘運濤知道自己的病有多嚴重了。他回家跟妻子商量:他的病不好治,公費只報一部份,其餘的還是要自己籌錢。本來家庭經濟就困難,小學教師工資很低,妻子又沒有工作,兩個兒子,大的七歲,小的剛滿週歲,別說沒錢,即使有錢,肝硬化也治不好。再說現在借了錢,將來留下孤兒寡母的三個人怎麼還債?他打定主意不治病,就在家裏等死。

正當一家人沉浸在悲痛之中時,一位朋友向他們介紹說,修煉法輪功可治好甘運濤的病;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疑難雜症、醫院治不好的病,煉法輪功都煉好了;而且法輪功免費教功,不用花錢。

求生的本能使甘運濤決定煉法輪功。他從晚上七點一直看到第二天凌晨三點,把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第二天上午,他身體就有了非常強烈的反應,便出血塊和膿腫(真正決心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大法師父會幫助給他們淨化身體,所以身體會有各種反應,這在《轉法輪》中有明確的開示)。

當天晚上家人把他扶到法輪功煉功點看別人煉功,晚上回家時發現肚子平伏了很多,人也感覺舒服多了。第二天他就不用家人扶了,而是自己扶著自行車獨立去了煉功點,義務輔導員很熱心地教他煉功,回家後發現肚子又平伏了很多。第三天,他自己蹬著自行車去了煉功點,從此身體全部恢復正常,肝腹水消失。他的親人、朋友、同事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看到展現在丈夫身上的奇蹟,一九九八年,妻子劉繼清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以前,她患有嚴重胃病、咳嗽、腰痛、腰椎間盤突出等多種疾病。常年折磨的她經常吃藥、住院,夏天也不能用涼水。學煉法輪功不久,她的各種疾病也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從此一家人其樂融融。

結語

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是最起碼的為人之道。這些身處絕境的人們,在生命走到盡頭時,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從此絕症消失,身體、生活從新回到最佳狀態。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靈帶著毀滅中華民族、中國人的邪惡意志,在全國範圍內掀起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最無恥的迫害,一時間栽贓、陷害李洪志師父及法輪大法的謠言鋪天蓋地。而這些親身受益的善良民眾,面對這場邪惡的迫害,他們站了出來,用自己的經歷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好的,政府打壓錯了」,等待他們的卻是邪惡中共的殘酷黑手……

楊麗被非法抄家三次,被綁架進洗腦班四次,被非法處罰二次,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二十五天,被非法管制一年,被公安局非法關押三次,被多個派出所傳喚多次,上門騷擾無數次,身體、精神都受到嚴重摧殘。其家人的精神、身體也受到嚴重的傷害。

黃凌燕及丈夫喬軍華、兩個弟弟黃振宇、黃振宙頻頻被綁架、關押、洗腦,喬軍華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大弟黃振宇被迫害致家破人亡,奶奶、媽媽在中共恐怖高壓中含冤而亡。

甘運濤在經受兩次非法關押、巨額罰款以及單位領導的高壓下,被迫放棄修煉,於二零零三年病故。二零零二年,當甘運濤所在學校校長何秋旺把他非法關在學校辦公室兩個月,不許他上課,不發工資,不許他煉功時,他對何秋旺說:「我是得了絕症,煉法輪功好了的,如果不煉,就會死掉了。」何秋旺說:「死也是為革命而死……共產黨叫你活你就活,叫你死你就得死。」迫害者的人性泯滅、草菅生命的醜惡嘴臉,由此可見一斑。

十九年來,邪惡中共一邊殘酷迫害法輪功,一邊誣蔑說法輪功叫人不顧家庭、害死多少多少人,但從這一個個鮮活的事實,我們看到:是法輪功給了很多身處絕境的人新的生路,使他們通過修煉真正的獲得了身體的健康、家庭鄰里的和睦。而害人的恰恰是中共邪黨,它使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的權利,更甚者,由於迫害的恐怖,使一些原本通過修煉法輪功恢復健康的人放棄修煉,以致舊病復發,斷了生路。中共才是害死人的禍根。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