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肝癌患者二十多年滿面紅光 【明慧網】

曾經的肝癌患者二十多年滿面紅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今年八十一歲,走路生風,渾身是勁。可我曾經被醫院判死刑,是個肝癌患者。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我開始學煉法輪功了,從此獲得了新生。

一九九六年我已是肝癌晚期,三月八日,我去了瀋陽醫大,單位領導來看我,拉著我的手說:「好好養病,甚麼都不要想!」弟弟來看我也流淚了。住了二十多天院,也不見好轉,卻感覺越治越重了,自己已走不動路了。我說:「我覺的自己不行了,回家吧!」於是就回家了。

回家第三天,鄰居的一個小媳婦來看我,和我說:「人家都去縣托兒所煉功,咱們也去煉功吧!」我說:「走不動啊!」姑娘說:「我騎車送你。」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來到縣托二樓,看見好多人都在舉著胳膊(法輪大法的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的「兩側抱輪」),人多的都沒處站。我就站在樓梯台階上,也學著把胳膊舉起來。別人煉完走了,我的胳膊已定住,拿不下來了,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流,輔導員在一邊說:「不著急!不著急!」過了一陣子,我才把手拿下來。

我當時出了一身汗,內衣都濕透了,覺的渾身輕鬆。回家時,和姑娘說:「我自己走,不坐你的車了!」我真就輕輕鬆鬆走回家。

我剛去了一次煉功點,就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我萬分感謝師父。從此,走進大法修煉中來。

一個月後,在省城工作的弟弟,一直牽掛我的病情,我說:「好了!」他卻愣不相信,非要我再去檢查檢查。我就去了瀋陽醫大,檢查結果是,一切正常,醫生說是誤診。但我心裏清楚,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呀!

二十二年過去了,我沒吃一片藥,沒打一針。我走在街上,滿面紅光,精神十足,都說我年輕,哪像八十多歲的人!

我有八個兒女,三十多口的大家庭,個個支持我修煉法輪功,從心裏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都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了。

我的十四歲的小外孫女也學煉法輪功,學習成績很好,同學、老師都喜歡她,每週來我這兒一次,都給我拿一份十幾人的三退名單。還給她的老師講真相,說「三退」好。

老兒子的孩子,在美國留學,業餘時間也看大法書,長得不但漂亮,學習成績也優秀,年年拿到獎學金。

法輪功不僅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給了我這個大家庭帶來了幸福與歡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敬念得福報!危難來時可自保。心有多誠,效果就有多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