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心中喜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多年來,在大法的修煉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身體和心靈都得到了淨化。真善忍的法理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看到了光明。心胸變的寬容、開朗,每天總是樂呵呵的。

得法前,我是一個被多種疾病折磨的人。一九六七年生下一對雙胞胎後,我就不能吃東西,吃了就拉,怎麼也止不住,一直拉了兩個月。由於身體極度虧虛而造成貧血、低血壓、頭暈、嚴重失眠,吃安定片,吃少了不管用,吃多了天旋地轉,還是睡不著,全身難受。到醫院去看,結果查出了嚴重的腎炎、糖尿病、肝炎、胃炎、坐骨神經、關節炎,臉、腿、手、腳都淤腫,連舌頭都脹的說不清話。全身都是病,覺的活的太苦,心裏憋屈,每天都要哭鬧一場。

有一天,一個老鄉來看我,驚訝的說:「你咋成這樣了!啥病?」我說啥病都有。她說:「走!我給你找個好醫生看看。」那是一位有名望的老中醫,他一號脈就說:哎呀!我看了幾十年的病,都沒見過你這麼嚴重的病人,我給你報報你的病:從頭上,你嚴重的失眠,向下氣管炎、心臟病、你的五臟六腑全是病,再往下坐骨神經、關節炎、慢性腎盂腎炎、還有膀胱炎。你身體太虧了,需要大補,可補藥都是熱性,你的五臟六腑需要涼藥,你治這個壞那個、治那個壞這個,看你現在路都走不穩,我先教你個臥功,等你身體恢復好一點,你去公園找個氣功練,氣功是全身調病。

後來我就去公園練了一種氣功,開始還有點效果,但沒練多長時間就成了自發功了,動作成了亂七八糟,光想磕頭,老往大街跑。後來又練別的氣功也不行,為了祛病,也曾求神拜佛念佛經,都不管用。就這樣,我拖著一個被多種頑疾折磨的身體在人生的苦海中整整掙扎了三十年。

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去公園,有幸遇到法輪功學員在煉功。在輔導員的熱心幫助下,我當時就跟著學起了動作,很快我請到了寶書《轉法輪》。看著師父慈悲祥和、面帶微笑的照片,心中充滿喜悅,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我得法了!我有救了!

煉功的第一天沒感覺,第二天煉完功,腿就感到輕鬆。到第四天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發燒、流黃鼻涕、吐黃痰、悶氣,不能躺著睡,只能坐著睡。老伴有些擔心,勸我去看醫生。我說不是病,是師父給我往外推病,給我淨化身體。不管怎麼難受,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直到闖過病業關。

由於我業力深重,除了師父在另外空間給我清除的大部份病業外,每隔一段時間,師父還要給我推出一部份。

在一次消業中,我從兩胯奇癢,發展到全身都癢,就臉上沒有。癢的不能睡覺,抓的流黃水,都止不住癢,整整癢了兩個月。停了幾天又開始從兩胯到全身奇癢,第二次癢了一個半月。第三次癢了一個月,第四次癢了半個月,第五次就兩胯上像手掌大的一片癢,以後一身輕,再沒犯過。

我以前看書要戴五百度的老花眼鏡,現在學法不戴眼鏡,很小的字都能看的清。

多年前,我就想把我修煉前後的變化和深切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因文化淺寫不成。今天決心讓同修幫我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感恩師父的洪恩浩蕩!讚歎大法的威力超常!

雖然我已是八十多歲的人,卻感到越活越年輕,曾經是個半死不活的人,我沒有想到會有今天!雖然歷經了長達十九年的殘酷迫害,並且迫害仍在持續著,但我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從來沒有動搖過,按照師父說的,堅定的走好每一步。

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1]師父還講:「我告訴大家,救度眾生這件事情它是至關重要的,你們必須得做。」[1]

師父咋說我咋做,決不辜負師父的期望,在學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礎上,一定要抓緊時間多救人。不管是數九寒天,還是酷夏三伏,都擋不住我和同修搭伴出門救人的腳步,看著明白真相後三退的世人,即便是再苦再累,我們心中總是樂呵呵的。因為我們是在兌現史前大願,只有兌現誓約,才能跟隨師父回歸殊聖壯麗的天國家園!

文中若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