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羅鍋直了、癌症沒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九歲了,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得法前,我有很嚴重的風濕病,此病折磨我三十多年,致使我後背腰部以上麻木無知覺,一個肩膀向下塌陷,脊椎嚴重扭曲變形,成了羅鍋,一到颳風下雨或著點涼,多個關節冰涼、腫脹酸痛,還有乙肝病、腎炎、膽結石、胃病,使我長年全身浮腫,臉色蠟黃,跑了多家醫院求治,中藥、西藥及偏方都試過,不見好,我成了藥簍子。

修煉法輪功後,我按真、善、忍原則做一個好人。不久,我的多種醫院沒能治好的疾病全不翼而飛,臉色紅潤,羅鍋也直了,七十多歲的人走路像年輕人一樣輕飄飄的。

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變化太大了,比以前年輕了十多歲,都讚揚法輪功神奇的祛病效果。

二零零三年的三月份,我發現我的淋巴上長個大瘤,從剛開始的手指蓋那麼大一直長到鵝蛋那麼大。按醫院的說法就是淋巴癌。一個同修對我說:你不要不當回事,我老伴就是得這病去世的。

丈夫很擔心,總在沒人的時候唉聲嘆氣,我也沒敢告訴孩子們,怕孩子們看見,在脖子上圍個圍巾。有時摸摸,疙瘩槓槓硬的。那時,我天天去學法小組學法,正常的做著三件事,想著我有師父管,心裏沒甚麼負擔,只是在心裏對疙瘩說:不是我的東西趕快走。我給師父上香的時候,和師父說:師父放心,弟子一定能消去業力,走過來的。有一天,我洗頭的時候,一摸,疙瘩沒了。把我樂的一下蹦起老高,對丈夫說:老頭子,疙瘩沒了,疙瘩沒了。真感謝師父救了弟子。

還有一次,我的扁桃體發炎了,一邊腫的很高,用農村的話說,就是起鵝子了。我沒有告訴孩子們,可到了第七天的時候,不能吃飯、不能喝水,嘴裏發出臭味,喘不上氣來,孩子們還是知道了,兒子就動員我去醫院,我沒同意,兒子看說服不了我,就把大夫請到家裏,準備在家裏給我做手術,我不能說話,又不能說服兒子,就跑到衛生間,把門反鎖上了,兒子叫不開門,就把我大姑娘找來了,我大姑娘也是煉功的人,就說服弟弟,把我領到她家,我們倆就在她家學法、發正念,發正念、學法。大約半天以後,我就想吐,到衛生間,一下就吐出那麼多連膿帶血的臭哄哄的東西,吐完後,我就恢復了正常,我趕緊打電話告訴兒子,兒子高興的說:法輪功真神,我真的相信了。

大法不僅讓我的身體健康,還讓我的心性在不知不覺中提高了。記得那是二零零一年六月,我上街辦事,後面上來一輛摩托車,一下把我撞出二、三米遠,當時右手掌和膝蓋就出血啦,摩托司機害怕了,慌忙上前拉著我的手說:大娘,是否撞壞了?咱們上醫院吧,我說: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你走吧,你快走,一會兒路警該過來了。說著話,路警真的就過來了,路警抓著司機說:你怎麼把老太太撞壞了?我說:怨我,讓他走吧,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圍著的人都說:這老太太真好,換了別人,早去醫院了。回到家,我的腿腫的很高,三天沒敢下地,通過學法煉功,慢慢的就好了。

還有一次,我去買土豆,賣土豆的人多找我五十元錢,我發現後,攆出很遠,把錢還給了他,賣土豆的人很感動,一再說著謝謝,我若不修大法,恐怕不會這樣做的。

大法不但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的家人。有一次,大兒媳出門,一下撿了兩萬元錢,大兒媳不煉功,但她了解大法,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她就在原地一直等到失主來找,把錢還給了失主,她才放心的離開。

我家共十五口人,多數曾是黨員,全都退出了黨、團、隊,都支持大法,外孫女上大學時,雖然她沒煉功,每次寒暑假回家,都給我不少三退名單,每次全家聚會時,兒子們首先舉杯,祝爸爸、媽媽修煉圓滿。

我和我的家人能有今天,能家庭和睦,其樂融融,全是師父和大法給予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