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我來自瑞士,四年多前開始了我的修煉之旅。在那之前,我是一名基督徒,從未聽說過法輪大法或法輪功。在我的女兒出生時,我確信我的婚姻失敗了。我決定自己好好想想,為甚麼會這樣。在這樣做的時候,關於人生意義的問題再次冒了出來:我是誰,我在這裏做甚麼?

當我四十歲時,我好像又回到青少年時期。首先,我被道教所吸引。我買了我能找到的《道德經》的最佳翻譯本。但不知為甚麼,我一翻開這本書,就無法集中注意力。解釋佛經的書也一樣。然後我想加入某種類型的武術團體,但沒有成功。

後來,我們搬到了另一個城鎮。那時候,我患上恐慌症,在擁擠的地方和駕車穿過隧道時會變得恐慌。有一天,我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我們正在接近一條長長的隧道。我很擔心,並感到疲倦上來了。我打算換我的丈夫開車並尋找一個出口時,我注意到我的女兒睡著了,幾秒鐘後,我的丈夫也閉上了眼睛。這是非常不尋常的,因為這是一個大晴天。這意味著我無法停下來,所以我一直在開車。瞌睡越來越強烈,最終我的手放開了方向盤,失去了意識。我從一聲巨響中醒來,把雙手放回方向盤上,汽車仍然在路中間:甚麼事情也沒發生!

有一天,我在網上看了一個電視節目。主持人和嘉賓正在討論世界各國的光明和黑暗的勢力。嘉賓說,儘管有共產黨及其各種腐敗亂象,中國仍然有許多亮點。主持人問光源從哪裏來。嘉賓回答說,它來自那些捍衛它的古老的家庭。當我聽到這裏時,我心生一念:「我想為那個光亮而作。」然後我在互聯網上找到了幾個大法網頁。而且了解到有一位大法弟子,也是該團體的聯繫人,就住在我的街對面。她同意教我煉功。但在學煉功之前,我想先讀李老師的書《轉法輪》。我知道,如果我不打算修煉,那麼學習這些動作是沒有意義的。

童年及成長

還是嬰兒的時候,我被一個中產階級家庭收養、長大。我父母的用意很好,但是要求很高,並且對我應該如何以及應該成為甚麼有一個確定的想法。我無法建立自信或找到我是誰。我總是感到畏懼其他的人,包括我的父母。我感覺自己好像身處一個錯誤的地方,那裏的世界充滿敵意。正如我花費了數年時間試圖取悅所有人並滿足別人的要求。因為我害怕情緒爆發,和不悅的人的苛刻的評判性的話。我試圖通過事先猜測來安撫我周圍的人想要的東西。儘管我很努力,但失敗了。因為我只是表面的僕人,所以我變成了一個沮喪的青少年。我的存在完全沒有意義。

我在宗教中尋求幫助。我研究了最常見的,然後選擇了基督教。我感到耶穌值得信賴,對男人和女人都很好。那天晚上我禱告邀請耶穌,我經歷了一個小小的奇蹟。我的煙癮被徹底消除了,我的內心的虛空被充滿了。儘管從那時起我已經有了一些形式的指導和方向,儘管我很努力的做,但我還是沒有甚麼真正的進展。我一直對牧師的教導和教會會眾持懷疑態度,我總覺得自己有點像一個陌生人,彷彿不是真正屬於那裏。

加入修煉

看完 《轉法輪》這本書後,我想接受李老師的大法修煉。因此,煉功點的輔導員來到我家來演示功法。之後,我在視頻的幫助下練習。一開始我以為自我修養是自私的,因為這是對我自己而不是為別人的。所以在煉功的時候,我把虛構的點燃的蠟燭扔進黑暗中。這是我唯一一次見到老師的法身。他把我剛扔進黑暗中的蠟燭遞還給我,然後就消失了。那次過後我理解,李老師的法身真的存在,我對自我修養的接受是合理的。

從那時起,好些年過去了。內在的景觀,我對事物的思考和理解開始改變,並且還在不斷完善。改變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激發我在如何管理日常生活的實踐中發生改變。恐慌症平息下來,我現在平靜多了。

在師父的幫助下,我能夠勇敢的走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參加集體活動。最終我開始組織我自己的小小的講真相項目:我在商場裏擺桌,在我住的縣城的大型城鎮設立信息展位,或者在手工藝品交易會上介紹法輪大法。蓮花吸引並激勵了很多人。在學習如何摺疊和做紙蓮花時,展會的嘉賓還了解到大法以及所有相關問題,如迫害和活摘器官問題。無論文化或宗教背景如何,蓮花的美麗和真善忍這三大原則是大多數人可以認同的。我注意到,當我對人們說話簡單、合理和平衡時,他們可以接受。有時候年輕人認為簽署請願書不會改變中國修煉者的處境,只是聳聳肩。但是當他們被提醒到他們的心意(是很重要的),他們是在做正確的事情時,他們開始微笑並簽字。我發現在共產黨國家長大的歐洲人不需要長時間的解釋就能明白真相,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了。一次一位來自東部國家的男士打斷我並大聲說:「共產主義就是迫害。都一樣。」

當前的歷程

與我童年的經歷相反,師父的指導,對於「我是誰」這樣的問題不是要討論的問題。我開始看到,修煉中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並不是一種懲罰或者因為我是一個特別不好的徒弟,而是旨在讓我成功回歸。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修煉?我們沒有安排修煉。甚麼是修煉?我們要把他洗乾淨,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就是洗淨!而在不同層次中表現的,就成了鋪路、麻煩、吃苦、消業、修煉等,這麼修、那麼煉。」[1]

師父還說:

「我告訴大家,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我做的。同時我還告訴你們,從你們修煉那天開始一直走到今天這一步上來,我所告訴你們的、我所叫你們做的,沒有一樣是為了別人。你們的修煉能給人類與人類社會帶來好處,修煉中能使大法弟子互相之間成熟,能使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減輕邪惡迫害的壓力和損失,這都是附帶的。你們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地是為你們的成功。將來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你們現在誰也不用說我偉大,我這個師父怎麼樣,你們將來回過頭來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鼓掌)

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鼓掌)」[1]

我引述師父的以上的話與同修們共勉。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