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是我一直在尋找的道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我第一次接觸法輪大法是在二零一二年三十一歲時。在一個栩栩如生的夢中,我見到了師尊,這個經歷讓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在夢中,有一群弟子圍著一位亞洲人形像的師父聆聽他的教誨。我在旁邊看著他們,因為不知道我能不能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然而,師尊轉過身來,慈悲的看著我,我便明白我也可以聆聽教誨。

直到多年後,我閱讀了《轉法輪》時,才明白了夢中所看到的一切是甚麼。

師尊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從此以後你再別想修煉了。除了魔騙你之外沒有人再教你,以後你就別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誰也度不了你。」[1]

得法之前的人生:從大城市搬到山上

在我十九歲時,決定從家鄉科爾多瓦搬到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我想講故事,所以選擇學習電影製作,生活中也充斥著各種刺激(酒精和各種夜生活的活動)。在作為電影製片人的生涯中,二零零三年我編導了一部三十五毫米的短片,並被邀請參加在美國好萊塢舉辦的一個重要電影節,這個電影節被稱為奧斯卡獎的前奏。當時有很強烈的跡象顯示我會是電影節的贏家。但在最後一刻發生了一些事情,得獎者是其他人。

那時,我非常的嫉妒。但現在想來,根據法輪大法的教誨,我明白生活中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而看起來糟糕的事情最終可能是好事。沒有人可以拿走屬於你的東西,所以我能夠忘記我所遭遇的不公正、心中的怨恨和嫉妒。

然而當時我感到非常失望,所以拋下一切,搬到了父母在科爾多瓦山上河邊的老房子裏,我曾在那裏度過了童年時代的美好時光。房子的情況並不像預期的那樣:環境很糟糕,沒有門,沒有電,甚至沒有廁所。

我開始過著嬉皮士的生活,不在乎自己的樣子或有沒有洗澡。有一次我真的兩個月沒洗澡,只是在河裏游泳。然後我開始覺的瘋狂的狀態在內心增長,我真以為自己活在別人的劇本裏面……

獨自一人住在山上,漸漸的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了一條精神探索的道路,我除去對城市膚淺生活的渴望,並試圖在孤獨中找到自己。

然而,找到正確的道路並不容易。我不斷的尋找、嘗試不同的宗教和信仰。然後,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妻子。事實上,她的朋友借給我一本《轉法輪》,當我讀《轉法輪》時,立刻明白了夢中所看到的一切,決定放棄探索其它不正的修練方式。

我立刻停止練習其它形式的氣功,其中包括佛教、薩滿教以及想成為天主教修士的想法。從那一刻起,我的生活永遠改變了。就像是達到精神探索過程的最高點。

這條道路剛剛開始,回顧過去,我明白完全溶入大法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但這條道路將帶來巨大的快樂和幸福。

'圖1:正在閱讀《轉法輪》的裏卡多﹒由裏(Ricardo?Juri)'
圖1:正在閱讀《轉法輪》的裏卡多﹒由裏(Ricardo Juri)

在師尊的劇本裏

我覺得自己的生活一直都是和電影和講故事相關。我覺得以前在生活中所經歷的一切,都為我更容易接受大法鋪平了道路。之所以分享這一點,是因為我一生都有這種感覺,在清晰的夢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生活中,在好萊塢之旅等等……我一直是師尊劇本裏的一部份。

當我發現「真、善、忍」的教誨時,覺的生活不再空虛,不再孤獨。我感受到一種溫暖。生活的願景似乎更加純潔和清晰。

法會後的改善和提高心性

每個修煉者的安排都是不同的,其背後都有深刻的原因。修煉的每一個細節、時刻、變化、每一步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切都發生在確切的時刻和地點。在我的經歷中,二零一六年參加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法會後,我在修煉上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從那時起,我理解了集體學法和遵循協調的重要性。

這次法會之旅,我的同修指出,法輪大法教導我們回歸傳統和真實自我的重要性。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時,我們需要適應它,這是放下自我和無私的一部份。

'圖2:裏卡多﹒由裏(前排右一)在二零一七年「七二零」反迫害活動中'
圖2:裏卡多﹒由裏(前排右一)在二零一七年「七二零」反迫害活動中

當我從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法會回來時,受到其他學員的交流啟發,決定增加學法時間,加強正念,並花更多的時間向別人介紹法輪大法。我還在我家隔鄰的小鎮開了一個煉功點,那裏有更多人來學習煉功和打坐。我認真對待師尊要求做好的三件事。

然而從那以後,我明白我的外表看起來並不好;頭髮又長又濃密,留著大鬍子。我以前不認為外表很重要,也非常不願意理髮。很自然的,我帶著一頭亂發和大鬍子去了當地的法會。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沒有人對我說甚麼,也許同修想體諒新學員。但我後來意識到他們沒有發布任何包括我的照片,即使是與所有學員的大合照。

'圖3:修煉前的裏卡多﹒由裏'
圖3:修煉前的裏卡多﹒由裏

法會後,我的修煉狀況有所提升,並決定改變形像。我刮了鬍子,剪了頭髮,開始穿正常一點的衣服。內在變化在外部反映出來的現象著實令人驚訝。

今天認識我的人,都無法相信我的變化。

「哦!你像換了個人似的。」我妻子的堂兄說。

「嘿,裏卡多洗了個澡!」我的一個朋友的小孩說。

每個人都認為我看起來更好,有些人說更年輕。他們甚至更願意聽我說話。有人對我說:「你說話的樣子都變了,聽起來更好聽。」

人們對我的印象起了變化,因為大法淨化了我的自我、思想、性格,這些外在的變化才可能展現,當我變的更加開朗,與人交談時,真實的自我浮現出來。

學習協調的重要性

在大法的幫助下,我學會了解世界就像是一所能夠鍛煉人心的偉大學校。要做到這一點,所有學員必須協調。師尊給我們留下了一個範例,一個框架讓我們都能互相支持。所剩的時間不多,我們現在需要更加勤奮。

但是,為了能夠理解這種緊迫性,我必須消除許多執著。消除執著很難,但它以一種難以描述的方式釋放我們,並立即使我們思路更加清晰。

神韻最近在我的國家演出。我前往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提供協助。在那裏,我花了很多時間與其他同修一起,從每項工作的經驗和共享交流中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做了很大的努力,當我們在這個莊嚴的項目上合作時,我能感受到大法弟子整體的巨大力量和能量。甚至立刻察覺到我的話語更能接觸人心。神韻演出今年取得了成功。但如果沒有良好的協調,這一切都不會成功。在所有同修的共同努力下,這過程就像一門密集課程。

但我也能感受到一個同修對神韻主要協調人的嫉妒,甚至可能誘惑許多同修遠離真正的修煉。他試圖聯合其他意見和主要協調人不一樣的同修,不是用直接的方式,而是狡猾的,即使他不覺的自己有這麼做。有些事情讓人非常難過,但我覺的與這個人的相遇是關鍵時刻,也是我生命中的考驗。因為我經常閱讀《轉法輪》,所以我可以堅強,能夠區分是非,不按照他的方式跟隨他。我意識到,為了通過這門修煉最困難的考試,我們的心中必須盡可能隨時都充滿法。學法和學習協調是我們修煉更加勤奮的關鍵。

從山上與世界聯繫

十一年來,我一直試圖將家裏連上互聯網,但沒有成功。以前作為一個常人的時候,我一直想看電影、影片等。但是住在山裏,沒有電話,我不斷被告知連上網路是不可能的。幾個月前,一個當地的同修邀請我參加一個媒體項目,而這個項目需要互聯網連接。起初我猶豫是否接受,因為我沒辦法上網。然後我明白,師尊現在會幫助我透過網絡與大家聯繫,以便在證實大法的項目中工作,救度世人,而不是因為我想看電影獲得樂趣。我接受了這份工作。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解決方案出現了:在幾個月內,我已經上線,並為世界各地的西班牙語人士製作了一個媒體項目的視頻和電影,這一點非常成功。講清真相並揭露自一九九九年以來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國遭受的可怕迫害,這需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做到。這表明我們越是同化「真、善、忍」,只要有救人的意願,我們就會得到越多的幫助和機會。

如今,在阿根廷中心,科爾多瓦省風景如畫的小鎮Valle Hermoso上,我和妻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通過互聯網連接,我可以與其他同修建立更緊密的聯繫。為了與八十公里外的科爾多瓦市的同修一起學法,我經常來回奔波。這並不容易,但每次去學法都會對我的修煉產生正面影響。我很高興分享我的經歷,傾聽同修的經歷,以及他們如何在大法的指導下,克服他們的困難。

我不斷的在社會、家庭生活和修煉中,努力取得平衡。在這過程中我經歷了許多積極的變化。今天,我每時每刻都要講清真相。雖然我一直非常不願意使用社交媒體,但由於法輪大法受到的迫害,我決定放棄這種不情願,因為應該用它來變成我們的優勢──在互聯網上講清真相。妻子目睹了我身心的所有變化,她支持我修煉,有時,甚至和我一起學法煉功。我認為,將來她也會認真修煉。

直到法輪大法進入生活,我才找到穩定性和那些改善自己的具體工具。我總是試圖找到合適的時間,正確的話語與人交談;我修煉的越好,就越少掙扎,與人交流的情況就會自然出現。

在道德標準中引導人

在天然噴泉和清澈河流的環繞下,我在山上的房子裏開了一間小旅館。和妻子一起,我們在營火旁熱情的歡迎客人,並在科爾多瓦山區愉快的散步。自從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注意到自己與客人的關係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例如,在過去的五年裏,我們與「La Casita de la Nona」(祖母之家)建立了密切的關係。祖母之家收容了來自艱困家庭的孩子。在過去的五年裏,到了十月份,來自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孩子們就會來我們的小屋享受他們的夏天。

'圖4:在科爾多瓦山區教「祖母之家」的孩子們煉功'
圖4:在科爾多瓦山區教「祖母之家」的孩子們煉功

兩年前,我決定教孩子們學習法輪大法的功法,而他們都非常熱衷!諾娜(Nona,意大利語中的祖母)是祖母之家的監護人,她鼓勵我繼續教孩子學習法輪大法及煉功的習慣和教誨。

在營火旁,我講述了傻子和尖滑人的故事。每個孩子都認為尖滑人是勝利者,但我說其實完全相反。我向他們解釋,傻子正在獲得能量,尖滑的人正在失去它。我發現這是教導他們「業力」和「德」對人生將來的影響的重要性的方式,這樣他們就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遵循正義的原則。

我們為何而來?

今天我不打算製作電影成名並得到認可;現在我幫助別人找到自己的道路並救人。我們在這裏都是為了大法。修煉者的任何道路,無論大小,都始終由師尊照顧和指導。我們只需要相信師父,並盡所能地做我們所該做的。即使快樂被重新定義,我們也開始從不同的角度享受生活。一旦溶入大法之中,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為了「真、善、忍」,我們就能找到今天成為一個人的正確目的。

今天我很幸運能夠在正法時期稱自己為師尊的弟子!全心全意的感謝您──我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