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瘓的妻子行走自如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我曾是名軍人,從上小學到中學,從學校到部隊,整個過程被動接受的都是無神論、唯物論強制洗腦式的邪黨文化灌輸(中國人大多如此)。當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之後,邪黨無神論的騙人邪說在我腦中被徹底破除,從此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我妻子二十多歲就因頸脊椎壓迫神經出現肢體麻木、無力,隨年齡增長越來越嚴重。四川華西醫科大學診斷:做頸脊椎融合手術不一定能緩解,而且還有極大生命危險,因此沒有哪個醫院敢收治。

八方求醫無望,但妻子想過正常人生活的願望很強:「反正都是癱瘓,試試手術也許有一線希望呢?」於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在華西醫科大學附院做了頸脊椎融合手術。手術失敗後,完全癱瘓了(之前是半癱瘓),吃喝拉撒睡全依靠人照料。

數月後有好心人推薦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帶她去試試吧」。在他人再三推薦下,我很不情願的抱著 「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用自行車推著妻子到大法的煉功點上。煉功點上的學員問明情況後,即刻教妻子學煉第五套靜功功法,因為妻子無法站立、沒法兒煉一~四套動功功法。

只是初步學了一下靜功,又聽了法輪功學員們講如何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提高心性等方面的交流,神奇便出現了:第二天早上妻子能自行起床、行走;上、下樓梯;騎自行車上街了。從此不但能生活自理了,還承擔了買菜、做飯等全部家務。

在著名的醫院都無法醫治讓妻子站立起來,而只初步學煉了一下法輪大法的靜功就好轉的這麼快,見證這一事實的人無不相信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妻子煉法輪功出現的美妙神奇,讓我這個「無神論」者很好奇,就想深入了解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因此我也跟著妻子學煉功法,從中感受到一些美妙,也有疑惑。疑惑的是這美妙是從何而來?幾天後同修問我「你有(大法)書嗎?」「還有書嗎?」我反問道。於是同修借給我《轉法輪》看。

通讀師父著作《轉法輪》後,明白了一些淺顯道理:做好事有好報,做壞事有惡報;同時破除了邪黨文化灌輸在我腦中的「無神論」邪說。

大法的法理博大精深,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義是甚麼。初學《轉法輪》時,只能淺顯的理解道:應該與人為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達到返本歸真的目地。因為人都有 「自在、舒服」的嚮往,只有道德不斷回升,達到更高境界,成為高級生命才不會有那麼多常人的麻煩與魔難。當我明白這些的某一時刻,像股電流溶入腦中:「我一定要修煉法輪大法」。從此堅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在得法的幾個月後,中共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到北京上訪只想說句「法輪大法好!」邪黨就把我綁架到駐京辦、戒毒所、拘留所迫害。它們的行為是邪惡加流氓,為所欲為:先是想抄我家未果,然後強迫我寫辭職書,我拒絕,他們就單方面的把我從軍隊單位中除名。之後的十多年中,他們跟蹤我、到我工作單位威脅騷擾。二零零五年把我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工作單位迫於邪惡的壓力又一次讓我失去工作。二零一四年中共又以軍隊「清房」為藉口,強迫我退出了軍隊住房。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向高檢院投遞了控告江澤民違法違憲迫害法輪功的「控告書」。當地社區、派出所先後四次找到我「問話」,並要求簽名均被我拒簽。

無論邪黨怎樣迫害大法弟子,都改變不了我堅修大法的信心。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我是最幸福的修煉人。大法弟子心中裝的就是大法和救人。最可憐的是那些抱著黨文化觀念不放、還在參與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人,他們被邪黨拖入地獄而不自知。願這些人趕快清醒:棄惡從善,選擇美好未來。

回顧二十年修煉心得,法輪大法的美好無以言表。只有走在大法修煉路上的人才能體會到:得到大法的人是最幸運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