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讓我身心受益和克服自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當很小的時候,我對這個世界就充滿了好奇。我常常懷念過去,認為現實生活太痛苦。在圖書館裏,我查閱了許多天文書,並且用望遠鏡觀看月亮,想像著宇宙有多大。我還經常思考一個問題: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目地是為甚麼呢?此後,我經常閱讀一些不常見的書籍或小說,想探索生活的意義是甚麼。但每一本書看完之後,陪伴我的依然是失望。

我在十六歲時花了很多錢上課,學習一種打坐冥想的辦法。但我沒有堅持下來,因為我打坐時達不到入靜。何況沒有精神上的指導,這種辦法也無法解決我先前所困惑的問題。時間飛逝,這些無法解答的問題依然困擾著我,內心裏則悵然不已。

一、身體與內心的變化

二零零三年的時候,我回到東南亞呆了三個月,並在故鄉找到了法輪大法。在那裏的中國城,外地的法輪大法學員來到這裏展示了功法,他們都穿著黃色的煉功服。有人遞給我一張傳單,我看了之後就想學功。

回來六個月之後,我開始聯繫住家附近的煉功人,並且開始學功。一開始,我主要是煉功,大法書籍是每週才讀一次。後來在二零零六年時,由於大兒子的出生,我利用產假的時間每天煉功學法。我的身體與內心都變化很大。比如說,我的腰痛不見了,酒也戒掉了。我也能感到法輪的旋轉,我想是師父在鼓勵我。有一天晚上,我特別想從單盤腿做到雙盤,結果我就真地能雙盤十三分鐘,並且沒有疼痛。

那時候,我有社交恐懼症。在兩年時間裏,我拜訪了心理治療師、參加了如何自助的小組討論。由於先生上班是在晚上,而且兒子每週有兩天不在我身邊,我決定不再參加這些小組討論,而是專心學習法輪大法。就這樣大法師父幫助我擺脫了社交恐懼症。

當我向別人介紹大法是甚麼,或者他給我帶來了甚麼益處時,我常常舉這個例子。因為法輪大法「真、善、忍」,讓我內心裏感到安全和自信。儘管有時我依然喜歡獨處,但我知道我已經告別了那個不願與人打交道的過去的我。

二、家人的受益

這些年裏,師父給我和家人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就在我開始修煉之後不久,我就得到了現在在做的這份工作。這份工作讓我能夠既工作,又照顧家庭,同時我還有機會向人介紹法輪大法。

當很年輕的時候,我遇到過一些預言師,其中的一位告訴我在哪一天我會遇到日後的先生。與此同時,他也告訴我先生會在十八年後的一場飛機失事中喪生。我記住了這話,但心裏也有些不安。到現在為止,我和先生已經相處二十二年了,我想大法師父已經從新安排了他的人生路。而且和先生在一起,才讓我有時間更好地參與大法活動。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我明白了婚姻的重要性。於是我與先生在去年夏天告別了同居生活,正式結婚。作為修煉人,我感到現在的生活是堂堂正正的。

我的兩個兒子偶爾也讀《轉法輪》,法輪大法中最主要一本書籍。有意思的是,我注意到每當我做得好、或早上不偷懶時,他們才會讀。這讓我意識到言教不如身教,一方面結合他們的理解能力向他們分享我對大法的體會,另一方面要以身作則,給他們做出個樣子。

修煉大法後,我還做了一些夢。其中的一些是好的徵兆,我想是師父在啟示我如何走好修煉的路。還有一些夢提醒我時間的緊促,夢中我由於晚了不得不腳不沾地地快跑,但卻一點兒沒有感到喘不過氣來。

三、去掉不好的執著

最近我列了一個長長的單子,內容包括從小到大我做錯的事情,儘管有的在別人看來可能算不了甚麼,但我過去常常為這些而內疚。要說起來,我是怕被別人拒絕從而追求完美。現在我已經意識到,法輪大法已經提供了最高最好的準則,過去的這種自卑不會有甚麼積極作用,反而會讓人在原地轉圈。

有許多過去會讓我氣憤、難過,或不平的事情,我現在能夠坦然面對。我知道許多事情的出現都是在幫助我去各種各樣的執著。有時我還做不好,或進展的慢,但我想自己在一點點地進步。

每當我有機會告訴別人法輪大法或神韻時,我內心裏都會充滿喜悅,因為這是我應該做的。有時面對困難,我就會對自己說:「我會放下所有不好的執著,不管它們有多少。」然後我就感覺好像從口袋裏掏出許多石塊,把它們丟在地上。這樣之後,我就會感覺好很多。

我很感激師父的耐心與慈悲,我也會在以後的路上走得更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