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出家人的得法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我今年五十六歲,曾在一所全國有名的示範小學當教師,兢兢業業的在教育界工作了二十年。我的奶奶信佛,我自幼受佛教影響總是渴望生活在一種與世無爭、互助友愛、淡泊名利的環境中。可事與願違,在中共錯誤的教育方針和路線的引導下,搞得校內級與級之間、班與班之間、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十分強烈。最煩人的是教職員工還得陪吃陪喝,有時還得陪舞陪唱。因自己篤信佛教,在傳統文化的薰陶下,對這種應酬很厭惡,不參與還會有精神壓力,被批評和受到經濟上的懲罰。因此,總有出家尋求解脫的心,且此種想法與日俱增,最後毅然決然的離開了活潑可愛的學生,放下了滿意的工作和溫暖美好的家庭,走上了尋求解脫生死的坎坷之路。

出家

出家十八年,或許因自己業力所致,走到哪裏都是遇到建寺廟的事。自己不忘本意,嚴持戒律,以苦為樂,任勞任怨的幹好寺務,吃盡了苦頭,總想有個出頭之日,可總是不盡如人意,每待寺廟建好,就會受到主管人員的排斥,只好再去奔向別處以求生存。

雖然求道之路非常坎坷,但自己從來沒有灰心喪氣後悔過。總是感到在冥冥之中有神佛在看護著我、點悟著我。我放棄了住叢林和大廟的想法,選擇了一座荒無人煙的山,那裏有一些私人建的小廟,道家、佛家、儒家的廟都有,我就住在一座觀音菩薩廟的旁邊閉關靜修。

曾遇到一位修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送給我神韻光盤。看了覺的無比的神聖,無比的美好。但仍然放不下對佛教的執著,對解脫生死太迷茫,不知如何做。

就在這種無依無靠的無望的情況下,有人建議我在山下建一座大殿,將來領著居士念佛求往生。我費盡心血,化緣集資,材料都已準備齊全,卻被宗教部門的人擋著不讓建了,說是此地已批為觀光旅遊區,建寺的事要統籌安排。後來,我又被人介紹到南方的一座寺院。到那一看,還是讓我做建塔建寺的事。就這樣我走南闖北奔波多年,出家洪法利生的大願成泡影,最終不得不返回家鄉。

初聞大法

在二零一四年臘月老母親病危,家人把我從南方的寺院裏喚回,讓我給老人家養老送終。因母親也吃素,念佛二十多年了,她老人家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胃病、膽管結石等各種疾病,尤其是內外混合痔瘡,折磨的她痛苦難忍,死去活來,甚麼偏方、驗方、中西醫各種藥方都用過了,絲毫都不管用。我整天幫她念佛念經,老人家還是痛苦不堪,在彌留之際,已經失去了念佛號的信心,一旦痛苦難忍之時,還會怨天怨地,心情煩惱,折騰得家人都無法安靜。

就在我束手無策時,曾在山上給我送過神韻光盤的那位法輪大法弟子來到母親家,耐心的勸我說:「你先放下你信的佛教,給老人家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只有念這九個字才能讓病人緩解痛苦,身體會慢慢好起來。如果陽壽已盡,會減少痛苦早日往生。」聽了她的話,我就試著在母親的耳邊誠心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勸母親也在心裏默念。就這樣堅持念了幾天,母親的病情確實在慢慢好轉,給我全家帶來了驚喜。

這位大法弟子看到母親病情好轉了,就主動送來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們看,並一再叮嚀:每天只看一講,不要多看,因師父的講法錄像能量場太強,病情嚴重的人可能受不了。我們按要求看了九天。奇蹟真的出現了,老母親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我被師父精彩的講法和深奧的法理所震撼。師父講法從來不拿講稿。語速快卻很祥和,那種能量打在身上,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的身體在不斷的淨化著。有一天在似睡非睡的狀態中,我看到師父給我在小腹部位下的法輪在旋轉。此時真恨自己業力深重,這麼多年苦苦奔波,多次受到過家鄉大法弟子的呼喚,讓我趕快放下對佛教的執著,修煉高德大法,卻一直沒有入門。佛教中的甚麼經我都學:淨土、楞嚴、華嚴、法華、密宗、禪宗都涉獵過,還自以為是,感到自己學的很全面了。可是我的身體卻差得不像樣子了,頸椎病、腰椎病、頭痛病,胃痛時時困擾著我,尤其婦科病折磨的我簡直生不如死,卻在寺院裏還天天強打精神,給人家做甚麼超度亡靈的事。常常想:出家後,我嚴持戒律,以苦為樂,這樣刻苦的修持著,怎麼就如此的不盡如人意呢?

大法弟子給我送來寶書《轉法輪》。看到師父這書中講:「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1]師父說的就是我這樣的情況,我如飢似渴的讀起寶書來,讀了整整一晝夜,越讀越愛讀,一口氣兒讀完了一遍。一種複雜的心情翻騰不停,真恨自己業力深重,得法太晚!

走進大法

熱心的大法弟子又來看母親,聽到我已經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就鼓勵我說:你們好好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吧。佛教裏的出家人這麼多,得大法的還是寥寥無幾,你能得到已是天大的喜事,快快把握當下,好好修煉吧。

就這樣我和母親下定決心修煉大法。我天天給母親讀《轉法輪》。可有一天母親咳嗽的很厲害,上氣不接下氣的。當時我還不懂是師父在給母親清理身體。家人一看都緊張起來,忙著為母親準備後事。我立即跪在佛堂裏求師父給母親延長壽命:師父啊,慈悲偉大的師父,求求您一定要救我母親,我們倆好不容易才得了大法,還沒來得及修呢!她老人家走了我可咋辦,我上哪兒去修大法?我知道去了寺院,我學大法修大法的願望會化為泡影。師父啊,您滿足我倆的願吧!叩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過了一會兒,我看到母親真的不那麼喘氣了,慢慢的進入甜甜的夢鄉,我也趕忙去睡覺。第二天,母親不咳嗽了,病好了。從此以後,我們倆每天學兩講《轉法輪》。我渾身的毛病也都好了,尤其是婦科頑症徹底痊癒。回想幾年前,為了消除這疑難雜症,我在山上閉關靜修時,每天念《地藏經》一部,雷打不動的念了三年,木魚敲破了三個,都絲毫沒有消掉這個業力。可我修法輪大法才三個月,困擾我多年的這個頑症就徹底消失了!真的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弟媳給我檢查身體,測血壓等,我的各項指標都是最好的,弟弟妹妹們都認可大法了,再也不干涉我和母親學大法了。

證實大法 救度眾生

能得到神聖無比的大法,得到慈悲偉大師尊的救度,真是無比幸運。

記得在我剛回到家鄉的時候,我的表妹讓我去參加所謂「超度亡靈」的法會。當天晚上作了一個夢,夢見我去了一個非常可怕險惡的地方,那裏的狼狗兇猛厲害,張著血紅的大口,拉著很粗的鐵鏈子擋著我的去路。正在危急的時刻,一位慈祥的老爺爺出現在眼前,引領著我走出了那個可怕的地方。我把這個夢告訴常來家裏的那位大法弟子,她解釋道:「你是被師父從地獄裏救出來的。」我聽了也很受啟發,在我一人住在山上閉關靜修的日子裏,遇到過多少次危險,都是師父在看護著我。現在修大法了才明白那時師父就在管我了,難怪我在那樣險惡無比的環境中,安然無恙的度過了七年的艱苦歲月,在病入膏肓的時候還起死回生活了過來。

師父啊,弟子一定報答您的救度之恩!

我決心做好三件事,放下執著,救世人脫苦海。眼前體弱多病的老母親,就是我應該救的第一個人。我每天除了帶著母親學法煉功外,在生活上精心的照顧老人家,常常給母親洗衣服,換藥,放下了出家人的架子,真正做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好人。

經過長時間的學法煉功,母親聽明白了師父講的法理,認識到了吃藥、用藥對修煉者身體的危害,懂得了師父講的「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2]的法理。漸漸的各種疾病都消失了,再也不吃藥了,嚴重的痔瘡病也痊癒了。

於是我和母親就常常到親朋好友家去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記得有一次早晨母親煉完功,學完法後說要去一位她認識的老領導家講真相,我有點猶豫,問母親:「你準備好了嗎?」她說:「我昨天晚上睡不著覺發了一晚上的正念,並求師父加持了,一定要去救人。」我陪她去了。她就給老領導夫婦倆講自己的切身體會,怎樣好的病,自己過去滿身都是病,吃了四十多年的藥,人人都知道母親是個「藥罐子」。有人開玩笑說:你母親吃藥花的錢都能買套樓房了。可是現在一片藥也不吃了。我當時聽她講的熱火朝天,我也給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邪黨編造假新聞栽贓陷害法輪功,為進一步殘酷迫害法輪功製造輿論。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佛法,也叫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標準,教人做好人,時時處處都要做一個更好的人。邪黨竊取政權以來運動不斷,迫害死了八千萬人,天怒人怨。上天不允許邪黨再這樣毫無人性幹下去了。貴州平塘縣藏字石驚顯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天意,天要滅中共,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才能保命。

他們看到老母親身體如此大的變化,從內心深處相信了,說以後也要好好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作了「三退」。

還有一次,我和姐姐準備租車去看幾十里外的老姑母,因姑母病重,已臥床不起好多天了。母親也特別想去。可是她夜裏不停的咳嗽,吐了很多痰,我勸她好好休息,明天就別去了。第二天早上母親按時起床,煉完功學了一講法,說:「今天一定要去證實法。」姑母見到母親很感動,躺在床上流著眼淚,拉著母親的手說:「嫂子啊,你怎麼這麼堅強,身體越來越好了,這麼遠的路,一路顛簸好像還不累。」母親就講了自己修大法後身體的變化,大法的美好。姑母之前也聽過大法弟子給她講真相,只是半信半疑,這次見了母親,從內心深處相信了,也默默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姑母的病情也逐漸好轉。

我母親今年八十五歲了,我倆得法整三年了,時時感受到慈悲偉大的師尊的看護。以前親朋好友聽我講真相有的人半信半疑,現在只要我母親這個活傳媒對他們一開口講,他們就特別相信,馬上會虔誠的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來了。

有一天,給我送寶書那位同修來我家,她問我:「你出家這麼多年了,現在得了大法,真正知道了大法的好處,是救人的大法,你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嗎?」我毫不猶豫的說:「當然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她說:「那你明天開始就和我一起去鄉下講真相救人吧。」於是我就天天和她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去。她教會了我發正念,碰到人她講真相我發正念,每天能勸退三、五個人。後來,我就試著自己去講,每天也能勸退一、兩個人。

有時也會碰到不聽真相態度不好的。有一次,聽過我講真相的我原來學校的校長,來到母親家,對我給世人講真相反饋一些不好的信息,由於我學法不深,怕心出來了,很長一段時間沒敢出去講真相。我和母親都知道這種狀態不對,就抓緊時間學法,每天堅持學三講,我還抽空抄法,按時發正念,也開始學新經文。我和母親得法太晚,總感覺時間不夠用,對比老同修證實法的事蹟,真是感到很慚愧。但我們決心學好法,堅持外出講真相救人,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史前大願。

願普天下的父老鄉親都快快明真相,真佛下世傳法度人,不要錯失這難得的萬古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