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學員:正念走好自己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我一九九七年六月十日出生在大法弟子家,可能就是來得法的吧。小的時候媽媽就帶著我背《洪吟》,出去發真相資料。聽媽媽說我上幼兒園的時候,有一次放學回家,在路邊撿了一個真相護身符帶回來了,媽媽覺的很吃驚,一個小孩子字都不認識,竟然能把護身符帶回家。

漸漸的隨著上學住校,和媽媽在一起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我也越來越迷在這個道德敗壞了的大洪流中。抽煙,喝酒,上網,打遊戲,說髒話,成了我引以為傲的事情。上高二時候因為抽煙被學校開回家反省一週,自己還覺的在同學面前很了不起。真是分不清甚麼是好甚麼是壞了。

一、柳暗花明

高中階段得了強直性脊柱炎,改變了我的人生。一開始沒在意,後來發展的越來越厲害。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治不好只能吃藥或打激素控制。那段時間我每天在吃止疼藥,然而治標不治本。最後發展到膝蓋積水,腫的很大,兩條腿疼得沒法走路,經常睡著覺被疼醒,繫鞋帶這麼簡單的事情對我來說也是非常的困難。家裏人對我的病也是忙的焦頭爛額,四處求醫,找偏方,也沒有應對這種病的方法。我對人生失去了希望,我以後怎麼辦啊!

二零一六年五月一日離高考還有一個月,這一天,在媽媽的幫助下我走回了大法修煉。還記得當時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靜靜的聽著師父的講法錄音,媽媽在忙著做家務,時不時的過來看我一下有沒有認真聽。隨著聽的多了,我也開始要求自己按照師父說的做,身體也在一天天的變化著。不久,媽媽從同修那裏借來了師父的廣州講法錄象光盤讓我看,我很順利的看完一遍。後來媽媽和我說,那光盤因後面有指紋看不了放了好幾年了。我能順利看完還以為同修把光盤弄好了,結果還給同修時,同修說根本沒動。我明白是師父在做,感謝師父!

我高考超常發揮,考上了自己心儀的大學。還有兩天就要開學時,身體又出現疼痛感,比沒得法時來的還要厲害,媽媽用師父的法理鼓勵我:物極必反,越難受的時候就到了快好的時候了。就這樣,開學那天我的身體好了。

二、大學生活修煉

在大學裏我只有媽媽給的mp3,用來聽師父講法。有一天,我用手機上網不知道在找著甚麼,好像有我需要的東西,有種力量引導著我點開一個網頁關了,又點開一個網頁關了,終於我找到了大法弟子製作的翻牆軟件。從此我可以上明慧網了,可以看同修交流文章,看師父講法了。心裏的喜悅無以言表,我知道師父通過這種方式讓我學好法,謝謝師父!

一個月前師父用講法和同修的交流文章點化我,應該走出來和宿舍的同學講真相。那兩天我的人心和正念一直在做鬥爭。一天下午我從食堂吃完飯回宿舍的路上,從樹上掉下一個大芒果,重重的砸在我的腳下。我心裏一驚:難道師父在點化我?師父在點化我甚麼呢?芒果,果,果位!師父這是在告訴我,要成就自己的果位,就應該走出來啦!

晚上和母親同修說了此事,表明我的想法。母親也是不太放心,告訴我注意安全。我說我知道該怎麼做,經過這兩年多修煉我已經成熟了,我會用正念去對待的。到目前為止,我打開了宿舍的修煉環境,堂堂正正的坐在床上打坐煉功,同宿舍六人,有五人已經明白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還有一人明白真相沒有三退。還有幾天就放假了,我希望在這最後兩天再給他講一次真相,讓他做三退。

三、共同精進

母親這幾年的修煉狀態很一般,學法也少,幾乎迷在常人中,做事也不用正念。我這時走進大法一定是讓我幫助母親修煉,共同提高,當我學到師父的法:「大家知道,為甚麼從迫害以後進來當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為舊勢力已經卡住了,沒有特殊情況下,沒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來的,因為舊勢力的理是考驗已經走到最後了,最嚴酷的時期已經過去了」[1]。我深知這時候能走進大法是多麼不容易,我一定會幫助母親同修,走好自己的路。

最後希望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學好法,保持正念,因為師父說過:「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2]

感謝同修!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