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修煉法輪大法 十六年頑疾瞬間消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作為一名轉業軍官,想把自己修煉法輪大法中終身難忘的兩件事寫出來,以證實恩師對弟子的無量慈悲和法輪大法的無比超常和偉大。

十六年頑疾十幾秒消失

我從一九八二年(當時十六歲)就得了一種怪疾──頭疼病,症狀是突然雙眼甚麼也看不見,等能看清物體時,就開始劇烈的疼痛。發作時,咬著牙不能說話,用意志去硬挺,頭腦也不清醒,無法正常上學。初中沒有畢業,就輟學了,後來參軍了。由於部隊工作繁忙,又增添了胸膜炎、坐骨神經痛、美尼爾氏綜合症,這些病症還不能讓領導知道。因為當時部隊準備提幹了,身體不健康,怎麼能提幹呢?

我在部隊是做後勤的,頭疼嚴重時,連賬目都記不清,只好用尖利的物體去敲擊疼痛之處。待整個頭都疼痛時就沒有辦法了,只有咬著牙到處走,見著熟人也不能說話,一說話就控制不住自己了,痛得像要瘋了似的,心中的壓力和苦惱無法形容。

記得那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二日晚上,我又開始頭疼起來,我和妻子說早點睡吧。剛熄燈,我突然看見床邊站著一個黑衣人低頭看著我,有房頂那麼高,兩隻眼睛亮亮的有雞蛋那麼大。看著它嘴沒動,卻發出聲音說:「走吧,走吧!」我奇怪它怎麼進的屋,窗戶有鋼筋護欄,房門都鎖著。這時我想起老人們講的陰曹地府的黑白無常,它就是來索命的鬼,我不能跟它走!它見我不理它就走了,也不知從哪兒走的,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過了好一會兒,我有氣無力的讓妻子打開燈。妻子看到我的臉色特別難看,問我怎麼啦?我怕嚇著她,就說沒事兒。

到九七年,我的頭疼病已經有十六年了,五月三日晚上我實在承受不住了,就向政委說了我的病情。政委派司機連夜把我送到部隊醫院神經科,醫生診斷為頑固性神經偏頭痛。我求醫生給切斷神經,醫生說不可以,只能吃藥緩解,嚴重時打杜冷丁。

五月十一日早晨,同病房的王營長說:我帶你去煉法輪功吧,我說我也不會呀,他給了我一本法輪功圖解,還有一本修煉故事。其中有一個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大意是說:一個小青年到朋友家去玩兒,順手拿走了人家放在桌子上的一個徽章,出門就別在了衣服上。一天,小青年和幾個朋友到河北遷西縣的一個大廟去玩,把門的和尚唯獨不讓小青年進廟,還跪下給他磕頭說:「小施主,本廟太小,容不下您尊貴之身。」說甚麼也不讓他進廟,他氣的不行,回去就找那個朋友算賬。朋友告訴他那是法輪章,不是一般的徽章,是法輪功的標誌。小青年明白了法輪功的神奇,再也不偷東西了,也煉起了法輪功,由壞青年變成了好人。

看了這個故事我就想,法輪功能使壞人變成好人,法輪功真了不起!我本來就是個好人,煉了法輪功,不就變成更好的人了嗎?我也要煉!我馬上對照圖解把一至四套功法基本學會了,第五套功法因當時盤不上腿沒有煉。

到晚上,頭疼的厲害,又打了一支杜冷丁,仍然止不住疼。又求醫生再給打一針,醫生不同意,我就說,你不給我打,你就別想睡覺,醫生沒辦法,在半夜又給我打了一針。我扶著牆回到病房,仍然還是疼痛不止。我想我才三十歲,從農村出來提了幹,多不容易啊!身體成了這樣,今後可怎麼過啊,我萬念俱灰,淚如雨下……

早上六點鐘,王營長要帶我去煉功,實在太累了,我想還是休息一會兒吧。我雙腿跪在床上,雙手緊握著鐵管,把頭緊緊頂在鐵管上。剛剛閉上眼睛,看見王營長穿著軍裝,站在床邊滿臉祥和好像在說:(嘴根本沒動)「吃點藥吧,好去煉功。」我說:「吃藥也不管用,一會兒我去煉功!」話剛落音,頭瞬間不疼了。嚇得我立即坐在床上,心想怎麼不疼了?我的頭疼哪去了?我的頭疼哪去了?折磨我十六年的頭疼哪去了?頭腦從來沒有那麼清醒過,我興奮得不得了,又百思不得其解。

六點鐘我叫醒王營長去煉功點煉功,在路上我問王營長你四點鐘叫我吃藥了嗎?他說:沒有呀,今天早上還是你把我叫醒的呀,我更加糊塗了,是怎麼回事兒呢?十多天後我和輔導站阿姨說起此事,阿姨說那是師父考驗你,看你是不是真心要煉法輪功。我聽後淚如泉湧,弟子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師父,法輪功我一定要修煉到底!

自從頭不疼了那天開始,我每天到煉功點煉功,回來吃飯,然後就睡覺。屋裏來了人都知道,就是起不來。可是只要單位來人看我就能夠起來說話。這樣一連睡了七天,我悟到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呢。

師父給我換了一個金剛不壞之體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我騎著摩托車帶著兒子從老家回縣城。快路過一個村子時,突然感覺昏昏沉沉的特別困,就想停下來先睡一會兒。發現路邊有一堆砌房根基的大石頭,突然摩托車控制不住了,衝著那堆大石頭就撞上去了……

過了一會兒我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趴在石頭上,感覺兩隻手還能動彈,腿動不了。看到孩子在一邊站著,周圍圍著許多人。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有人喊:趕快回家拿衛生紙來,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滿臉是血,前胸都是血,左眉處一個大口子,左胸處有一條十公分長的大口子,肉向外翻著。我想我是大法修煉者,是金剛不壞之體,甚麼我也不承認!騎上摩托車帶著孩子就上路了。在路上我感覺特別想小便,心想不能停,趕快回家學法煉功。

回家後身體沒有任何不良反應,妻子(同修)用清水洗去我所有傷口的血跡,沒有使用任何藥物,我為了避免傷口的血水流出,平躺在床上聽師父講法錄音。一同修看到了說:「聽師父講法怎麼能躺著!」我意識到這是對師父不敬,立即坐起來。從頭天中午撞傷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僅僅十八個小時,兩處傷口都長住了,左眉處的口子都長平了,到了晚上我又騎著摩托車帶上一同修到鄰縣去發了一夜傳單。同去的同修都不知道我頭天受過傷。返回時又出現了頭天昏昏沉沉想睡覺的狀態,我意識到是舊勢力又想迫害我,停下車來發了一會兒正念,又清醒的上路了。

我悟到經過此次大難,師父給我換了一個金剛不壞之體。從那以後身體非常棒,再也沒有甚麼病業的感覺了。師父對弟子的救命之恩無以言表,弟子給恩師叩頭了!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