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轉觀念 去執著 幸福無比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我從小生活在被人鬥的地主之家,懂事時起,就被人罵「地主崽子」,父親被人欺負,啥重活都找他幹,因此早早得了重病,一家重擔落在母親身上。好不容易日子好過一點了,母親一心供我們上學,出人頭地,免得受人欺負。

可是我十三歲時得病,沒錢耽誤了治療,又落下了殘疾,雙耳失聰,耳膜穿孔,靠滴藥水維持聽力。後來的漫漫求學路,苦的不想回憶。參加工作後,在競爭的體制下,更是人人勾心鬥角,感覺自己是砧板上的肉,一種看不到未來的絕望。供過觀音、如來,供過彌勒佛,可是並不知道怎麼修,遇到矛盾時,怨佛不保祐,曾對著佛像大喊:「我要成魔!」今日回想此事,尚止不住淚如雨下,如果不是遇到大法,我的人生啊,真的會是魔變的一生!

可是,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得法了,修大法後,感覺幸福無比。

一、初得法的欣喜與美好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我下午去單位上班,看到一個同事正在我們辦公室煉功,我問他甚麼功,他說法輪功。我問治病麼?他說不治病。我問他不治病煉這個幹啥?他說修佛。我一驚:真有佛麼?他說有。那一天他解答了我所有的疑問。我明白了自己為啥從小吃那麼多苦。我拿起他送我的寶書《轉法輪》,一直到今天,再也沒有放下。

我不再執著自己的病,不再執著自己的殘疾,一心修煉,隨師回天。每當回想起自己曾經大喊「我要成魔」的那個情景,便淚如雨下:人啊,迷中哪裏知道佛的心呢?佛若是不慈悲,那話一出口,便早已是地獄之鬼了,哪還有機緣修大法呢?人啊,迷中犯了多少錯啊?一不順心就怨天怨地,謗法謗佛,但是佛從來沒有放棄人!就像師父沒有放棄我一樣。

修大法後,我脫胎換骨一般,心境完全轉過來了,由抑鬱變為開朗樂觀。甚麼樣的困境都不能使我再消極了。

修大法太幸福了,每天都能感受到神奇的變化。

看書時,感覺天目緊的厲害,一股很強的力量往裏鑽。偶爾抬頭看牆,滿牆都是字,看棚,滿棚都是字。慢慢感覺到小腹法輪在轉。漸漸的感覺煉功時有氣機帶動雙手飄飄的,明顯的感覺到那個帶動煉功的機制。

一次晚上關燈煉功,煉完後,眼前有白光旋轉,看到遠處一個銀白色亮晶晶的東西向我頭頂飛來,到眼前時,旋轉的很慢,到眼前不到二十釐米,然後就消失了。第二天問同修,他告訴我那是法輪。

一次午休時,坐在椅子上閉目背法,突然感覺一股能量通遍全身,全身輕飄飄的,好像沒有了重量的束縛,身體無比的美妙、舒服。

大法祛病健身更奇。

一次,一場流行感冒很嚴重,我單位很多人都感染了。我也是其中一個。但是我煉功兩天就好了,可是別人打點滴五、六天都不見效。有同事說,法輪功還真厲害,不吃藥居然好了。

最重要的是給我失聰的雙耳帶來的變化。原來靠滴藥水維持一點點的聽力,煉功半年後才停止滴藥水。但是甚麼聲音都聽不見了,當時自己獨自一人一個辦公室,同事們找我有事都是用筆寫。因為修大法,甚麼都明白了,也就不再覺得苦悶和抑鬱。沒事時一個人在辦公室看書,反倒覺得清靜。一次正在辦法室看書,突然感覺一個雷從頭頂劈下來,直震到心臟。可是外面陽光明媚,根本就沒有雷雨。突然雙耳聽到聲音。聽力恢復了大部份,與人交流不需要再用筆寫了,這件事當時震動了單位,人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七二零」迫害之後的魔難與修煉的成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大法,每個大法弟子都承受著空前的壓力。從電視、廣播到街頭巷尾,從社會、家庭到學生課堂,每個角落都散布著邪惡的謊言。同事們用仇視的眼光看著我們,把我們當成了異類。那時我除了告訴他們這是謊言之外,唯一的辦法就是忍和善,那時很堅定,因為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堅信時間會破除這一切邪惡,歷史會見證這一切謊言。那時沒有傳單,講真相靠的就是這一張嘴和日常行動中的善與謙恭。

二零零零年開始有了大法真相傳單,本單位引導我修煉的同修因發傳單被抓了,我與好多其他同修也因去市裏六一零講真相營救同修被抓。

在監獄裏,有好多同修,遇到她們,我學會了向內找,並發現了自己的不足。

監獄裏一個女同修非常善,說話輕聲細語,待人體貼,柔和,從來不發脾氣。這讓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因得法而歡喜,因歡喜而走極端。初期學法不深,不懂得該怎麼修,就模仿同修,崇拜同修,同修給人的表現很冷淡,我就覺得,哦,修去名利情,那去掉情後可能就是這個樣子,因此也人為的變得冷淡。特別是對丈夫,因為對丈夫有情,就人為的強制去情,變得冷漠,不允許他碰我,致使丈夫仇視大法,打我,燒大法書。而我找不到矛盾的根源,更加迷茫,一味的苦忍,甚至心底怨恨,逃避,執著圓滿。這次遇到那位女同修,我悟到了甚麼是善,去掉情後不是冷漠,而是純正的慈悲。我找到了差距,去掉了崇拜同修的執著,去掉了人為的冷漠,也去掉了執著圓滿的心。我知道以後該怎麼善待丈夫和親人們了。也知道以後該怎麼修了。

因為我找到了執著的根源,明白了舊勢力迫害的藉口,因此我在監獄裏要求回家,和大家一起絕食反迫害。在師父的保護下,家人配合我要求六一零放人,最後衝出了牢籠。

舊勢力就是看大法弟子不順眼,想盡辦法讓我們丟掉工作。市六一零不讓單位給引導我得法的同修開工資,還逼著他必須上班,不然抓去坐牢。這還不算,還來了一次惡意考核:故意把這個同修考核分排名倒數第一,我排名倒數第二,然後考試,規定總分(考試成績+考核分)倒數三名的全部下崗。全單位的人都認為我和同修必定下崗無疑了。丈夫更是為我捏一把汗。

那位同修沒有參加考試,直接放棄工作,到外地打工並講真相去了。同修默默的走了,沒有和我交流,過去了很久我才知道。如果當時同修和我交流,我一定會勸他不要放棄工作,因為我悟到的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在常人中立足,證實大法,在常人中布下大法的正念之場,絕不允許你迫害我失去工作。我努力學習,那時剛從監獄出來,離規定考試時間只有二十幾天。後來考試成績出來了,我的成績在上游,加上考核分,倒數第四,後面有三個常人下崗了。

後來我又參加成人高考,成績全校第一,我丈夫全校第二,我成績超過我丈夫四十一分。那一次又震動了全校。有兩個調離我單位很多年的同事也聽說了,一次碰到我就說:哎呀,你成人高考打了多少多少分,太厲害了。我這個大法弟子終於得到同事們的認可,工作從此也更加穩定了。工作上努力,家務活全包。電視造謠,誣陷大法弟子不顧家,但是我這樣表現,就破除了邪黨的謠言了。丈夫也開始逢人就誇我,我煉功學法也得到他的允許了。

二零一六年九月的一天晚上,丈夫喝完酒回來,倒頭就睡了。這時我發現丈夫手機裏有一條曖昧微信。那時我已退休在家,發微信的正是我原單位的一個女同事,平時和我關係還不錯,常常有事找我幫忙。當時我想起來了三年前的一個場景:她來我家,我給她煮麵吃。這時丈夫回來碰見她,兩個人四目相對,眉目之間很曖昧。女方走後,我就笑著提醒丈夫:哈哈,你倆呀,真是欺負人欺負到家了,當著我的面就眉來眼去。某某這個人,名聲不好,有好多人對我說她閒話,你千萬離她遠點,工作期間大大方方的正常接觸,工作之外千萬不要單獨交往,不然沒啥事惹人閒話犯不上。

丈夫唯唯諾諾的答應了。當時我還很高興,心想大法弟子就是高姿態,不怒不妒,輕輕鬆鬆就解決了這樣的問題。第二天面對那個同事還是熱情、親和,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和丈夫也從來再沒提過這些事。

可是三年過去了,他們怎麼還更厲害了呢?丈夫對我背叛、違約了呀?看著熟睡的丈夫,我很疑惑,但是很冷靜,並沒有驚動他。當時決定不動聲色,提醒提醒他,看看他甚麼反應。

第二天,我給他發一個微信,告訴他做人要正,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丈夫沒言語。過幾天之後,我發現他們還在繼續。這時我就覺得事情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了。

我反覆學法,悟到出軌這不是個小問題。師父說:「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1]。但是出軌之害遠惡於殺人放火。殺人放火屬個人犯罪,犯罪者會受到懲罰,所以其他人不會效仿。而出軌導致性亂,有害於社會,違背人倫道德,而在邪黨的統治下,出軌卻被定為不犯法。所以世人不辨是非,紛紛效仿,對下一代危害極大。下一代人更加不檢點,沒有羞恥心。性亂導致道德淪喪,人種不純。人類社會每次不同周期毀滅時,不是因為有人殺人或者有戰爭,而是因為人類道德淪喪。而道德淪喪的罪魁禍首就是性亂。我是大法弟子,面對他禍亂人倫,敗壞社會,能沉默麼?沉默就是默許和放縱,那我也有罪的,身為家人,我有責任管他的。

但是怎麼管呢?我又迷茫了。明慧網上好多關於家人出軌的交流文章,都是向內找,修自己,最後夫妻和睦,變好了。找吧,找自己。

向內找找到了好多執著:

1、初學法時不會修煉,對他冷漠,不讓他碰我,很少有性生活。

2、坐牢七個月,他當時被舊勢力造謠煽動,他覺得孤苦無助,前途無望,很可能因為這些被邪惡鑽空子。

3、曾經崇拜異性同修,引起他的妒嫉,可能還有誤解。

4、還找到一個執著──執著古典文學與文采,還有顯示心,例如:

1)網上講真相,因這樣的執著,吸引了異性網友,引起人家想入非非。

2)電話講真相遇到一個會寫作和雕刻的,引起我的執著,恨不得把人家拉過來刻像,讓人家寫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文章。總是給人家講啊講,送《九評》U盤,送《洪吟》書,人家最後說,我想要的不是這個。那是甚麼?我想要的你不給我!!明顯的邪淫暗示。完了,結局就是斷了聯繫。

3)網上講真相遇到一個寫廣告語的,談吐不凡。呀,這個人我得講真相救他,結果沒講成,人家要找網絡情人,我沒答應,他和我同事的妻子聊上了。最後我同事疑他妻子出軌而離了婚,背地裏賴我牽線搭的橋。

4)網上講真相又遇到一個會寫詩的,把我拉進一個聊天群,整天對詩,對對聯。呀,我得和他們對對詩,有機會好講真相。結果整天對詩,對對聯了,那時反應極快,人家上聯一出,我幾秒鐘下聯就對上了,贏來一片叫好聲,正好滿足了我的顯示心、虛榮心,還以為自己的聰明是師父給打開的智慧呢,其實是舊勢力的干擾。結果講真相時,人家又向我暗示要做情人,我讓他退黨時,人家罵我一頓,還把我刪除了。

5)僅有一點小小的成績。網上遇到一個會書法的,網上談吐半文半白,和我的語言方式一模一樣。我網上聊天都是半文半白的文字。人家都以為我是大學教授呢。這個人我很少和他聊天,倒是他的朋友加了我。是個女人的QQ號,我給她講真相,她退了,並且告訴她轉告其他親朋好友退黨。

這個執著文采的顯示心、虛榮真的很厲害,干擾了我很長時間。後來我意識到了,把這個心去掉了。前幾天,有個同修對我說,我想寫心得,你替我寫吧。我說不行,得你自己寫,寫稿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她說我知道,但是我語言寫的不好。我笑著問,是不是嫌「詞」不好啊,她也笑了:是。我說那是執著心,執著文采,執著用「詞」啦。我們都會心的笑了。因為那正是我的執著。當年她和我一起坐牢,在監獄裏獄警強迫我們寫誣陷大法的文章。我們反倒都寫大法的美好,身心受益。我的文字半文半白,獄警拿過來一看:「嗑一宿碗碴子,一張嘴都是瓷(詞)。」大家都笑了,獄警也並無惡意。現在想來,文采不是錯的,執著不該有。

向內找到了這麼多執著,我悟到是這些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個期間講真相,我也曾被誘惑、被言辭羞辱、被嘲諷、甚至被罵,但都守住了心性,保持大法弟子的高姿態,彬彬有禮。如果因為這些,那我反倒可以作為丈夫的參照,向我學習,就更不應該出軌了。我工作之外向來不和任何異性交往,走路目不斜視,在別人看來再帥的男人,我也不會多看一眼,更不會想入非非。

但是我有情,一種知恩圖報似的情。丈夫出軌可能不是因為色,而是因為情。那個女人可能幫助過他。但是既然報恩,那更不能出軌啊,出軌把人家害的身敗名裂,哪裏還是報恩,上了舊勢力的當了,最終會被銷毀的。

我悟到丈夫出軌是邪惡的安排與迫害,妄圖毀掉大法弟子的家庭,然後藉機迫害大法弟子,進而毀掉眾生。

其實丈夫很維護我,逢人就誇我賢惠,只是一提到大法,他就像失控了一樣,罵大法,罵師父。現在我悟到是舊勢力控制了他,而那個出軌的女人,其實也是被邪惡控制了,他們也是受害者,我得救他們,但是要救他們,必須重錘敲,像以前那樣和聲細語的已經不行了。於是我查了丈夫的手機通話記錄。查出他和那個女人半年的通話記錄。我悟到只約束丈夫是不行的,根源還在那個女人身上。如果不能制止那個女人,舊勢力還會干擾。於是我用微信找到那個女人,告訴她,如果他們真的想在一起的話,我成全她,我離婚,讓他倆結婚;女方說不離婚,發誓不再和我丈夫來往了。我又反過來告訴丈夫,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和那個女人,他只能選擇一個,想離婚我可以成全他,如果和那個女人只是遊戲人生,那必須及早斷絕來往,不許再騷擾人家。丈夫也說不離婚,永遠不再和那個女人私下來往。

我怕他們像以往那樣陽奉陰違,毀掉自己。為了徹底除惡,我在他們單位群裏曝光了一部份他們的不良行為。沒有全部曝光,不是掩蓋,也不是報復,只是想警告他們,人做神看,作惡是有報應的。那個女人沒有辯解,也沒有反抗。我也告訴丈夫:「不要狡辯,犯了錯誤遇到懲罰只有兩個字:承受。以後在外面遇到打擊只有一個字:忍。只有這樣你的未來才有希望。」

這件事情震動了單位以至所有熟人。一時間輿論滿天飛。丈夫也真的聽話,默默承受,默默改錯。道德的輿論總是佔上風。人們譴責丈夫的同時,多數都是譴責邪黨的。因為我丈夫在單位是黨員,是領導。為救丈夫和那個女人,碰到熟人時,我一般都替他們開脫:他們都是好人,是入黨以後才變壞的。共產黨宣揚無神論,為所欲為,不怕報應,他們是被共產黨迷惑了。他們現在明白了,以後會變好的。我沒有像常人那樣整人,治人,反而替他們開脫。認識我的人就更加認可我,認可大法了。以前曾經誤會我,攻擊我的同事後來對我說:你是好人,永遠的好人。

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曝光,對丈夫和那個女人來說,簡直就是死關,但是我會幫助他們,更有師父幫助我,只要他們承受過去,那就有救了。如果不曝光,像三年前一樣,不痛不癢的幾句勸說,那他們會認為人善可欺,更加放縱,甚至背地裏整我,和大法對著幹,那就沒救了。

我的做法在同修之間引起很大爭議,很多人說我太強勢了,甚至說我做錯了,不會忍,不修自己修別人。

但是我有我悟的道。我有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報復心,各種各樣的人心,甚至也有常人的色慾執著。但是在這兩年和丈夫的摩擦中,這些心返出來,並且被放大的過程,也就是我發現它和消去它的過程。修好自己的同時,也歸正了家庭。我要在邪黨骯髒的社會裏,創造一個純正、溫馨、沒有勾心鬥角的家庭,只有大法弟子的正念才能創造這樣的家庭,這也是向常人展現大法美好的一個方面,也是向世人講真相的一個身教過程。

現在近兩年過去了,丈夫像脫胎換骨了一樣,再也不出去賭錢、喝酒,再也不玩微信,家務活搶著幹。我的心性也比以前穩定了許多,當不好的念頭一返出來,我念一個「滅」字,就基本平靜了。我也悟到我修大法,修自己的同時也要教育身邊的人做個好人,為他下一步得法做好鋪墊,這是我的責任。

這兩年的心性魔煉,有些爭鬥、妒嫉、不平衡心返出來消去的過程,也真的很苦,很多時候感覺達到了承受的極限,但是有師父保護,都平安走過來了,同時沒有對女方進行任何打擾,也沒有像常人那樣四處詆毀對方的名譽。

謝謝師父的救度,如果不是修大法,按我常人時的心性與魔性,遇到這樣的事,說不定會出人命,是大法拯救了我,拯救了我的家庭,有緣修大法,太幸福了。

如今丈夫已不再干擾,我又恢復往日的精進,背法,煉功,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師父告訴要「修煉如初」,隨著修煉的成熟,知道法的珍貴,我們應該比「如初」更精進吧。不能再讓師父操心了。

修煉的故事講不完,大法教化人心,有許多不好的心是在夢中發現並去掉的,比如去貪心。

有時夢裏看到有好多金幣,夢裏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就撿啊撿啊,越撿越多,撿不過來了。忽然醒來,羞的不行。哎呀,師父,我有這麼大的貪心,古代常人還講「路不拾遺」呢,我修煉人都比不上古代常人了。請師父把我這個骯髒的心除去吧。跪在師父像前請求,慢慢的這顆心就沒有了。

有時夢到撿雞蛋啊,撿鴨蛋,就知道自己貪吃蛋的心該放棄了。

有時夢到自己找不到考場。醒來就忽然明白,原來自己陷入具體的矛盾中,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和常人鬧了彆扭,偏離了法,影響了眾生得救了。馬上歸正自己,不再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了。

有時夢見自己考試得了高分,上了重點大學,醒來後沾沾自喜:呀,可能是我修的不錯。慢慢的才悟到,這恰恰是自己要去的執著,執著名列前茅,常人似的名利心和爭鬥心。修煉人夢中得了滿分,醒來也要查查自己有沒有歡喜心和執著圓滿的心。

……

感恩師父救度,修大法的美好說不完,篇幅有限,就寫這些,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