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修煉方面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我在大學讀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來又去讀碩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研究生還沒有讀完,中共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當時,我寫信講述法輪功的真相,被學校以肄業形式處理,碩士研究生的學位沒有拿到。

二零零零年從學校出來之後,先是回家,後來在一個加工廠管理電腦和網絡,當時只工作了二週,準備去上訪,提出要辭職,老闆挽留我,我跟她說明了情況。她說,不介意我修煉法輪功,只要幹好工作就行。到北京上訪後被廠保衛科帶回後,我又外出找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應聘找到一個台資企業做技術支持。二零零一年過年期間被綁架,遭遇了第一次勞教。之後又多次受迫害,我列了一下,自己經歷多次綁架迫害。時間比較長的有兩次勞教,一次監獄迫害,期間還有流離失所等等。

在多年受迫害的過程中,中間只是斷斷續續的工作過。多年之後,我反思了這段歷史。究其原因,是自己對修煉與正法的認識不夠。在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人也比較浮躁,不知道如何是好。同時又執著於正法結束時間,急著做事情。但修煉不紮實,學法遠遠不夠,遇到問題後又不能用正念對待,沒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遭受了很多迫害。同時,我發現自己的生活圈子越來越窄。我覺的需要調整一下自己的修煉狀態,才更有利於救度眾生。我覺的首先還是需要在常人社會中有個穩定的工作才行。只有接觸社會,才能讓更多的人認識到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在之前的短期工作中,我已經見證到這一點了。

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幹好工作,本身不只是為了修煉或表現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維護大法給常人社會開創的法理。」[1]「穩定的工作也使修煉者不至於為了溫飽問題、生存問題而耽誤修煉與安心洪法,及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在社會的各個行業中都可以修煉,也都有有緣人等待得法。」[1]

二零一二年我從監獄出來,又面臨找工作。由於多年不工作,以前的專業知識都忘記不少。我先是到電腦城學習修電腦主板,然後到一個電腦公司工作。中途我母親出現嚴重病業,就回老家了。母親去世後,我又出來找工作,先是跟著一個同修幹。後來,又通過熟人介紹應聘到現在這家環保公司。

我剛到現在這個公司不久,因為人手緊缺,我就被派到外省出了一個長差,當時這個公司還處於草創階段,資金壓力很大,工資也很低。當時公司給我借款三千元用於出差。我用這三千元,出差大約一個月,包括住宿、來回的差旅費,還拿出八百元墊付了勞務費。公司高管聽說這個事情,很是感觸,覺的大法弟子真能吃苦。

在工作中,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貪不佔。公司允許幾個老員工公車私用,我也是其中之一。我就考慮油費自己出,雖然工資很低,但公司已經給了方便,自己就為公司考慮。二零一五年,公司有了初步的發展,幾個公司聯合成立了集團公司,集團公司評優秀員工,我也評選上了。老總開玩笑說 「某某某年年都可以評選優秀員工」。

工作中需要開車,我很快就學會了開車。隨著公司效益的增長,工資也不斷的得到增長。鄰居街坊看到我開著公司的車回家來,很是感慨,小伙子不錯啊!我就藉機跟他們講真相,他們就說你小心著點兒,在外邊不要多說話,要保護自己。去年底,我成為公司的一個部門經理。

背法

大約從一九九八年起,我就開始背《轉法輪》,當時主要背了第一講的大部份,《精進要旨》大部份能背下來。後來迫害開始之後,學法受到很大干擾,有一段時間幾乎沒有學法,能背的也忘記了。後來幾番周折之後,從勞教所出來,母親同修經常敲打我,「你這麼年輕,怎麼還不背法呢,如果我有這麼年輕的話,早就把《轉法輪》背下來了」。

在後面的那次監獄迫害中,自己在監獄的環境下做的很不好,人心很重,我感到自己是掉下來了。

我想大概只有通過背法來解決問題,母親也時常敲打我。我還是決心把《轉法輪》背下來。我的記憶力是很好的,但時間不夠用,工作比較忙。因為公司處於一個創業階段,雜七雜八的事情比較多,自己又是個紮實幹事情的人。所以要擠時間背書,一般就利用早上,還有晚上的時間背書。另外呢,自己掉下來之後,執著心很重,經常想去瀏覽一些常人新聞消息,不光動態網,甚至常人網站,很浪費時間。

我一般第一段背完,就不管了,又背下一段,這樣背完一遍《轉法輪》之後,又背第二遍。就這樣反反復復背了很多遍。有一次,一段一段的對照著默寫了一遍。還有在集體學法的時候,別人讀的時候,我默默的背,有時候也會發現自己有背錯的地方。

現在我學《轉法輪》就是採取背法的方式。尤其在靜下心來背的時候,體會很深,文字背後的內涵自然而然的就顯現出來。有時候靜靜背法的時候,對法中的某個詞自然有深入的體悟,有時候是對一段話一個小節有個更深的理解。在這次寫體會的時候,我覺的自己時間不夠跟自己抓的不緊有關係。自己要痛下決心,戒掉瀏覽常人消息(包括網頁、QQ、微信的壞習慣)。只有珍惜時間,利用好時間,才能做好三件事情。

背法過程干擾也很大,有時候常人的執著心起來了,連續一段時間沒有背法。還有我發現自己有時候是副意識在起作用。這個在學校讀書期間就有體現,有時候背誦朗讀的時候,明明在開小差,可口裏還在讀課文。我就要求自己背法的時候,要理解其中的內涵,要聯繫前後段落理解整個意思。

另外,中共應試教育的體制下,背書是為了考試,背下來,考完試,就不管了,而不是真正的理解和應用。這個也對自己修煉造成了障礙,有時候背的很快,但卻沒有用其中的法來對照自己實修。

後來,我發現明慧上的很多交流文章都寫的非常好,但自己時間不夠,沒有時間天天看,有時候思想業的作用,又不太想看。我就強迫自己再忙也要看《明慧週刊》。我把每一期《明慧週刊》下載到電腦加密盤裏面,看過一期,我就做個記錄。學法也是,每天學了多少法,都記在上面。包括看週刊多少期,也記錄在上面。通過看週刊,我就看其他同修是如何修煉的,漸漸的自己也學會了向內找了。尤其是最近的一年,我發現自己不少的執著心。

向內找

師父說:「我經常跟大家說這樣的情況,就是倆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各自找找原因:我這兒有甚麼問題?自己都找找自己有甚麼問題。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2]

我媽去世之後,我爸爸搬到我哥那裏去住。時間長了,我爸和我嫂子也產生了矛盾。我偶爾到我哥哥那裏去看望老爸,我爸就經常在我耳邊說我嫂子怎樣對他不好。我有時候聽煩了,就跟爸說:要忍哪。我說你也曾經看過大法的書的,也知道大法好,為甚麼不按照這個做呢?說過這話之後,我覺的自己的耐心不夠,應該好好的跟老爸說這個事情,就找時間慢慢跟老爸勸解。

但老爸還是經常在我耳邊訴說,有一次我回去看老爸,老爸說這次我哥把嫂子制服了。我就感覺到人與人那種相互不信任、相互制約,想要把人壓制住的心。忽然我想到,我是修煉人哪,為甚麼讓我聽到這些呢?我一下聯繫到近期自己部門發生的事情了。在公司裏,我是一個部門的管理者,也要管人。有時候也會遇到很多的矛盾,有時候自己就在想,員工不服從管理安排,該怎麼樣去約束這些人。

這個事情是在提醒我:不要去想辦法制約人,要以德服人啊!這些制約的辦法都是人的辦法。只有多為對方考慮,後退一步才是對的。作為管理者要多為員工考慮,多與員工溝通。聽到老爸的抱怨不是偶然,我想為甚麼讓我聽到這些呢?一個是勸大家要相互忍讓、包容。另外,我聯繫到公司現在發生的事情。老闆和員工之間的矛盾,大家的辦法是想著用甚麼辦法去制約對方。我也牽扯到其中,自己也有一些人心在裏面。我悟到,不能用治人的辦法去管人。我悟到這個事情之後,老爸就很少跟我再抱怨了。

還有一件事情,我們部門有幾個同修。因為公司提供了集體宿舍,大家平時都住在宿舍裏。其中R同修老是不能起早,不僅不早起,甚至比一般常人還起得晚,還有看電視的習慣。我是能起早的,有時候心裏很惱火,一個修煉人怎麼能是這樣的呢?平時說話開會,有意無意的就在說這個問題。但R同修變化不大。後來我就在想,是不是自己也有問題,自己雖然能起早,但晚上的十二點發正念還是經常錯過,自己雖然不看電視,但有時也在瀏覽常人新聞,自己的場就不正啊!自己反覆講,對方沒有改變,自己的場就不純正啊。其實R同修有很多優點,常年無償的為其他同修提供維修服務等,有時候很累。我應該看到R同修的長處,只能善意的去提醒,然後應該發正念加持同修克服執著心。我這一念一發出,第二天,R同修起了早床,還說要天天早起。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R同修還是沒有堅持下來,但他努力起的比以前早,變化還是比較大。我也深深體會到了向內找的玄妙。

除了比較明顯的顯示心、爭鬥心、歡喜心、色慾心之外,去年,我還發現自己的一個隱藏的很深的執著心,應該是屬於妒嫉心。師父說:「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3]我發現自己一個甚麼問題呢:我看到別人碰壁,內心暗中高興。我覺的自己真是太可怕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其中一個J同事本來在人際關係方面處理的很好,但M同事經常和他頂著幹,搞的J同事有時候灰溜溜的。我呢有時候也勸勸,但我心裏暗自有些高興,為甚麼呢?M同事比較聽我的。我後來想,我這樣不對呀,大家都在一起工作,有矛盾要解決啊,不管是為了工作,還是其它,都應該把一些矛盾放下啊,這樣整個公司才能和諧啊,我應該去勸勸M。我的心一變,第二天,我看他們關係就好的多了,相互打招呼都客氣自然多了,我覺的真是神奇!

還有一個同修,在管理方面有獨到之處,我聽到他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我也沒有去搭理。但後來,我聽到這個同修的負面新聞,而且老總對他印象很不好,我心裏也暗自高興。看吧!你還在背後說我,不光說我,還經常說其他的人,這下被別人說了吧。後來我想,我這樣做不對呀。我這些心,多不好啊!這些心都要去掉。看到同修的不足,要理性的溝通指出,而不是憋在心裏,看到同修出問題,又暗自高興。我們是一個整體啊,整體提高這才是師父所要的。

上班之前,有大段的時間在老家。我會做一些技術支持的工作,比如給同修裝系統,教同修上網,下載資料,使用站內信箱,維修打印機等等。上班之後,離開了當地的環境,講真相的的事情都比較零星。一方面還是做一些技術支持的工作。以前因為打電話出過很多安全問題,我就特別注意安全了。

有時候自己偶爾會做一些資料,到周圍的小區或農村去發,有時候是從其他同修拿一些資料去發。

因為工作需要出差,出差過程中有時候會看到邪惡標語或者宣傳畫,就想法去清除。還有自動撥打電話,口講真相電話 ……等各種項目,同修介紹之後,自己都去參與做。

最近我也在思考,像我這種上班時間比較長的學員,還是應該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進行突破,因為會接觸各個方面的人。感覺自己修的還差得很遠,只有真正的修,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負眾生的期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