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環境、行業中堅定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我因為有病在一九九六年開始煉法輪功。我只上過一年半學,不識多少字。大法不僅使我身體健康,還給我開智開慧,我能通讀師父所有講法,而且做事總能事半功倍。在修煉中,我堅信師父和大法,按照師父的教導做,從不會修到會修,從迷茫走向成熟,修煉狀態一直是堅定、平穩,從未感到修煉有甚麼難的,更深深的感受到師尊的慈悲保護。

因病得法 獲得健康和智慧

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還有附體,身體非常虛弱,臉色不好,半個身子僵硬,晚上扶著牆躺下,連身都翻不了,都不知道第二天能不能起來。那時我妻子已去世,沒有人照顧我,我還要照顧年幼的孩子,日子過的別提多苦了,整個人變的特別蔫巴。一次,和哥哥一起去串門,哥哥看我沒精打采的難受樣兒,就讓我快去學法輪功。

一聽說法輪功,我感覺看到了希望,我就到處去找法輪功的書。那時候書多,我先找到了一本《法輪功》看起來,有不認識的字就找人問。書上有煉功的照片,我那時也不認識別的大法弟子,也不知道五套功法到底怎麼煉,就一邊走,一邊兩隻手上下胡嚕(模仿照片中沖灌的動作),這樣四、五天之後,我哥哥從農村來給我送《轉法輪》,見到我時問我:「身體怎麼樣?」我反問他:「甚麼怎麼樣?」忽然覺的久病不癒的身體竟然沒有任何難受的感覺了,好了。我還沒正式開始煉功呢,師父就管我了,大法太神奇了!親屬們看到我身體的變化,都感到驚訝。

我走進大法後,堅持學法煉功,從未間斷過,很能吃苦。一九九八年,在一次集體煉功做頭前抱輪時,忽然感覺頭頂火光沖天,電閃雷鳴,頭象炸開了一樣,整個身體震的蹦了起來,我當時就感覺自己與宇宙溝通了,真是妙不可言,事後問其他老學員,他們說:這是師父給你開頂呢。

大法給我開智開慧,雖然沒念過幾天書,卻能通讀師父講法,不論幹甚麼活兒,只要一看就能弄明白。

我總怕師父不管我,始終按照師父的教導做,修煉如初,到現在為止,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一天沒落過。即使遠離人群,遠離同修,面對複雜的社會環境,心中總是堅守正念,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無論多麼艱難,時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絲毫不敢懈怠。

遠離整體 紅塵獨修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幾天,親友催促我去外地工作,我急匆匆去了外地,在深山裏上班,遠離人群,也離開了原來的修煉環境。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親戚怕我出去上訪、被迫害,就設法不讓我看電視,我也不知道外邊發生了甚麼事情。

我在那裏做管理工作,有經濟大權,還配了專車。由於修大法開智開慧,我雖然只有小學二年級的文化水平,卻是公司的技術骨幹,即使沒用過的機器,我看看就會用,一些技術人員都解決不了的技術難題,我一想就知道怎麼解決。有一次我在台上講解技術問題,專業技術人員坐在下面用專業技能進行計算,我得出的結果和他們算的結果分毫不差。一次公司遇到了技術難關,生產無法進行,每天巨額投入,卻沒有產出,老闆急壞了,我用大法賦予我的智慧幫公司突破了技術難關,使公司起死回生。我提出的技術方法後來由公司其他技術人員帶去別的公司,在這一技術行業中得到普遍使用。沒有大法賦予我的智慧,一個連大字都不認得幾個的大老粗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那時我的工作很忙,但我依然堅持學法、煉功一天沒落過。當時住集體工棚,為了避免打擾別人,我都是在野外煉功。有時天降大雪,雪下的很深,天地白茫茫一片,我把積雪掃出一個空地,就在雪地裏打坐,也沒耽誤一天煉功,外在環境再苦再難,也沒能消磨了我修煉精進的意志。這一時期,我還經歷了各種名、利、情的考驗,關關過起來那真是驚心動魄。

我做人做事都以「真、善、忍」為標準,不貪不佔。公司其他的人都尊重我,是因為我人品正,技術好。但同時也有人嫉恨我,是因為我太正,使他們撈不到「油水」。當時我是主管,會計是我家人,因此有人就提出質疑,懷疑我貪污公款,總公司就派人來查賬。查了幾天,沒發現問題,就回去了。沒過幾天,又來了一撥兒人查賬,因為總公司認為第一撥兒人得了我的「好處」。第二撥兒人查完,還是沒查出問題。臨行前,我與他們一起吃飯,他們奇怪為甚麼我不貪不佔。親戚就說了:「你們知道他是甚麼人嗎?他是煉法輪功的!」這句話雖然證實了大法,卻給我惹了禍。

他們怕我給他們「惹禍」,就帶派出所的人去我的住處搜查,但是甚麼都沒搜出來。於是他們就讓我親戚出面跟我要大法書,我迫於無奈把書給了我親戚,神奇的是,送走親戚後回屋一看卻發現大法書竟然還在原處放著。

另一種考驗

色關的考驗也是來勢兇猛。由於我嚴格要求自己,被常人叫做「老古董」。現在社會上不良風氣盛行,在色關上,我經歷了多次嚴峻的考驗,因為正念足,都一一闖了過來。舉兩個例子:

我們在山林裏幹活兒,一些人外出時找「小姐」,這在他們看來是正常的事,我不去,他們就非得帶我去。一次外出辦事,幾個人去找妓女,我在車裏坐著,不去,他們跟老鴇說:「我們老闆在車裏呢!」老鴇和一個妓女直接來到車裏,拉扯我,就像師父說的:「做著各種動作,扳脖子摟腰就上來了。」[1]我不為所動。

最嚴重的一次,我跟車外出,沒想到車直接開進妓院住店,各種「聲色」騷擾我,我就不動心,師父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2]。

生死關頭化險為夷

在這期間我還經歷了許多神奇的事,多次生死關頭,大法助我化險為夷,感覺師父時時就在我的身邊、看護著我,沒有師父的保護,我的小命都不知道丟多少回了。

一次,在施工現場,我被一塊飛來的大石頭擊中左肩,砸的整個身子轉了一圈兒,當時胳膊就腫了,我不動心,很快就好了。

還有一次,我抱著直徑超過一米五的一塊石頭從高處跌落,大石頭壓在身上,卻沒甚麼感覺,可是第二天,左半身掉了層皮。看著情況十分嚴重,我被強行送到醫院,開的藥一片沒吃,我堅持學法煉功,很快也好了。

一次幹活兒時,我被一根粗鋼絲繩打中了左眼,當時就感覺眼前一黑,一摸左眼癟了,血流了下來。為了不影響別人幹活兒,我自己回到住處。親戚見我血流不止,非常著急,催促我去醫院,我說沒事,但怕他們不理解,就去醫院開了一些藥,但是一片沒吃。那幾天我足不出戶,堅持學法煉功,左眼看不見就用右眼看書,大約六、七天後,左眼能看見一些影兒了,十天左眼就全好了,從外觀上與以前沒啥不同,但如果仔細看,瞳孔兒有點大。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知道是師父給了我一只好眼睛。從那以後,我更加不敢懈怠。只要精進,左眼就比未受傷的右眼視力還好,至今如此。

最凶險的一次是在礦上放炮,用了近兩噸的炸藥爆破,我負責起爆。正常情況應該在爆炸相反的方向甩起爆線,可是那次是新手甩的線,方向弄反了,我沒注意,手裏拿著起爆器,一按起爆電鈕,瞬間就見頭上滿天的大小石頭飛過來。我當時腦中一片空白,手中端著起爆器,瞅著飛落下來的石頭,不由自主的晃著身子躲石頭。工人們都傻眼了,當石頭全部落完之後,工友們立即圍攏過來,只見我腳下埋了約半尺深的石頭,身上卻未落一塊,我毫髮未傷,可是手裏拿的起爆器卻被砸爛了。他們都說:「太神奇了!」

現在想來,躲石頭可能是師父的法身幫忙或者走了另外空間吧。我幾度經歷生死大關,真是九死一生,也不知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總之,那些大難師父都為我化解了。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二零零五年,為了有更好的環境學法煉功,我放棄了山裏報酬優厚的工作,回了家,用那幾年掙的錢買了房子。回到家鄉,我看到許多同修的狀態不好,有不修心性打架的、罵人的,還有去世的,就建議成立學法小組,大家集體學法,形成整體共同精進實修。

回家後得有個生活來源。為了能有時間做好三件事,我放棄了更能賺錢的買賣,選擇了雖風吹日曬卻更有利救度眾生的活兒幹,雖然收入少了些,但心中踏實。

師父讓我們多救人,我就總是想著救人。我所做的工作是服務業,我一邊幹活,一邊給我所接觸的顧客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每天都有有緣人到我那裏接觸大法真相,得救度。記得有一次來了一個顧客,我給他幹活,平時幹的無比熟練的小活,那天不知道為甚麼幹了幾遍都幹不好,我當時頭上就冒汗了,心想這是怎麼了?忽然明白過來:我還沒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呢,我馬上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平安的道理,問他退不?他馬上說:「退!」我再幹活馬上就順溜了。

從二零零五年至今十多個年頭了,我一直在工作崗位上平穩的做著救度眾生的事情,從不懈怠。我的經驗,講真相不能急於求成,必須講到位,讓常人從生命的本源上得救。我認識一個警察處長,開始給他講真相時,他不認同。通過幾年的接觸,日積月累,潛移默化,他才慢慢的認同大法並且在大法被迫害的大環境中很好的擺放了自己的位置。一次,他在居住的小區樓下與鄰居聊天,看見一位大法弟子在各個門洞發真相資料,鄰居不明真相要舉報,他批評了鄰居,說:「你幹這缺德事幹啥?」他說完就回家了,但還是很擔心,就站在陽台上往下看,直到那位大法弟子安全離開才放心。他見到我,跟我說了這事。我說:「你做了大善事,救了兩條人命。」他不理解,我說:「你阻止舉報,救了鄰居,使他沒對大法犯罪;大法弟子如果被抓去迫害,可能有生命危險,這不救了兩條人命嗎?你會有福報的。」

一年後,這個警察陪親屬去北京做手術,在回來的火車上,由他保管的包被偷了,裏面裝有八萬元待報銷的票據,非常重要。他急壞了,報了警。乘警搜查兩次,也沒找到那個包。他一籌莫展,蹲在車廂連接處發愁,垂頭喪氣之時,忽然感覺被碰了一下,他一抬頭,發現丟了的包竟然就在眼前,他撲過去一把把包按住,難以置信,裏邊甚麼東西都沒少。回來後,他跟我講了這件事,說:「太神奇了!只有李大師才能做到!」我告訴他,這是他善待大法得到的福報。

我以法為師,堅定實修,一直狀態平穩,沒遇到很大的干擾和魔難。一九九九年以來,出門都有翻包、查身份證的,我總是帶著大法書外出,從未被翻過包、查過身份證。因為思想純淨,一思一念站在法上,誰也動不了我。一次在給客戶講真相的時候,發現片警就站在我身後,我很嚴肅的問他:「你有事兒嗎?」他連忙說:「沒事兒,一會再來。」說走卻不挪步。我說:「沒事兒你走吧。」他才拔腳離開。過了一會兒回來了,十分客氣,聊了一陣子就走了。

這些年,走的路太平穩了,產生了不易覺察的執著心。最近半年,我發現讀《轉法輪》時丟字落字,向內找,找不著。正月初三,我給師父上香,求師父:弟子有個問題,讀法落字,以前沒有這個狀態,求師父借同修嘴點化我。

晚上去學法,問同修我修煉存在哪些問題?同修笑了,說:「第一,你有妒嫉心;第二,你有爭鬥心;第三,有瞧不起人的心;第四,你感覺修煉誰都不如你……」同修幫我挖出了自己隱藏很深的執著心。遇到問題向內找,用法衡量,圓容修煉整體,相互之間配合,最關鍵的是實修,心中有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我修煉大法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他們也付出很多。我認為,日常生活中,與常人生活在一起,特別關鍵的是修善,對任何人都要善。同修之間也是如此,由於先天根基不同,工作、生活環境不同,對法認識的層次不同,要相互包容。

自修煉以來,我的身體上從未受到迫害,都是過心性關,矛盾出現後都能從法上看,有一次腦子裏打了一句話:「這是給你鋪上天的階梯。」

我做的太少了,師父給予的太多了。如果不按法做,就對不起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必須實修,百分之百做到信師信法。環境是自己開創的,沒有順風車、便利橋,路得自己走,因為那就是你的路,當你實修的時候,甚麼舊勢力、干擾,根本就動不了你。當然,修煉中還會有各種不足,有人心在,都要以法為師,不斷歸正。修煉也難也不難,師父說:「其實我覺的難與不難,看對甚麼人講,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煉,他會覺的修煉簡直太難了,不可思議,修不成。他是個常人,他不想修煉,他會看的很難。」[1]相由心生,只要信師信法,全盤否定迫害,平穩走正修煉路,就不會發生迫害。只要以法為師,堅定實修,「修煉如初」[3],就一定會不負師恩,功成圓滿!

謝謝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