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慈悲反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

一、在大法中受益

經過多年的拼搏,我有了自己的生意,開了商店,生活上有了很大的轉機,也有了點積蓄。可是我還是覺的我活的沒有目標,精神上還是非常空虛,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小的時候,我不想上學,從小學到高中,我甚麼都學不進去,頭腦中是一片空白。成年後,面對現代社會潮流,各種社會交際:跳舞、打麻將、電影、電視、科幻小說等我甚麼愛好都沒有,從來沒有看過任何書。那時我也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就是想多掙錢,讓父母過上好日子,改變命運。

我母親煉法輪功四天 乳腺癌痊癒

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有一天,進貨回到家,我丈夫說:你的一個好姐妹說她煉法輪功了,她腿疼病都好了,煉功點就在我家後院。當天晚上我就去了煉功點,一進屋看到有十多人,倆個人看一本書,學一個自然段,停下來交流。一位輔導員說:只要修煉,師父就給淨化身體,就能達到一個健康的身體。聽到這,我說:我媽有救了,死不了了。我媽得了乳腺癌之後,我每天都在哭。這回我可高興了,我媽沒事了。

我媽在醫院做乳腺癌手術,我早晨煉完功,騎自行車瞬間就到了醫院,送去一千元錢,正如師尊說:「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1]我一天功都沒有耽誤,天天去學法點煉功。

一九九八年,我母親患乳腺癌惡性腫瘤,發現就已經晚期了,做手術後,刀口腐爛,數月都不封口,每天都在病痛的痛苦中折磨著。同年四月,我把母親接到我家,我說:媽媽,我給你準備好的師尊講法錄音帶,你沒事天天聽。母親開始聽,一點也聽不明白說啥,就是堅持聽,天天聽,不間斷的聽,越聽越明白了,就去煉功點煉功,煉功四天,奇蹟發生了,手術的傷口處癒合了,乳腺癌惡性腫瘤痊癒了。母親從此以後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之路。

為同修提供修煉環境

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師尊說:「你們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夠給我們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的、一個穩定的環境修煉,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2]我悟到應該給同修提供一個修煉環境,於是我就把家裏僅有的積蓄拿出來,買了一個九十平米的房子,成立了煉功點。

那時的我心情非常激動,每天都樂呵呵,從沒有過的幸福感,我幸運的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我找到了生命的歸宿。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使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大法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財富。

師尊保護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早晨,我煉完功下樓,發現樓梯旁邊的窗戶被打開了。我上貨用的包扔的東西裏外都是。我一看不對勁啊,包咋跑這兒來了呢?一看收款機丟一台,再看裏面的收款機卡在窗戶護欄那沒拿出去,這才知道是來小偷了。我馬上查看抽屜裏我準備明天上貨的三萬塊錢,抽屜被往出拽了一下,但沒拉開,錢沒丟。我馬上給我哥打電話,我哥過來就報案了。報案時,小偷已經被抓住,押在公安局,而收款機和裏邊的三百元錢也在公安局那,後來學法時悟到:這是師父在幫弟子看護,使我沒有受損失。

我家煤氣灶的導氣膠管和爐灶相接的那頭沒用細鐵絲勒上,所以我平時做飯時,都留意看著。有一次我出門上貨,走時忘記囑咐我丈夫做飯看著,別離開。丈夫把菜燉在大勺裏(廚房在地下室)後,到樓上去嘮嗑了。等想起時下樓一看,驚呆了,整個屋子裏全是黑煙和火,大勺把燒掉一半了,扣板棚都烤掉了,整個屋子裏被薰的黢黑,而膠管居然沒燒著,沒回火。要不是師父保護,非得發生爆炸不可,後果不堪設想。

學大法真幸福啊,師父就在弟子身邊,甚麼都知道。學大法真好,有師父保護真幸福!

二、去掉利益心 開創學法環境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個人修煉狀態一直不好,由於開商店很忙,學法跟不上,學法和實修脫節,沒有做到實修,沒有正念,進貨、賣貨裏外忙,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多次遭到綁架迫害。於是,我有了兌店的想法,師尊說:「你走好正法的這條路,修煉中你能夠闖過你自己的束縛,能夠放下你的執著,能夠在正念中救度眾生,你能夠正念對待你所面臨的一切,這就是威德。」[3]

因為我女兒也結婚了,女兒有了自己的事業,我也退休了,還有兩個門市樓,每年租金五萬元。而且我一個人獨立生活,不能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這樣我很順利的把店兌出去了,兌給了我的哥哥,當時商店價值三十七萬元,可兌給哥哥只收了二十五萬元。不修煉的哥哥高興的說:謝謝!我說你得謝謝師父,哥哥連忙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哥哥買彩票欠了許多外債,我幫他還了二十多萬元錢的外債。他把門市房都抵押出去了,也是我拿錢給贖回來的。我哥很認同大法,迫害發生後,為我們沒少付出,而且還幫助過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

商店兌出後,我每天有大量的時間學法、背法、抄法。每到整點就發正念,下午照常去店裏講真相,晚上我學法、抄法,時間安排的很緊,很充實。在店裏講真相的時候,基本上講一個退一個。哥哥和嫂子都知道大法好,經常使用真相幣,在我講真相的時候,還幫我記名字,來店買貨的人很多,生意非常好,哥哥在大法中受益,他還清了外債,還買了車,有了存款,得到了福報。

三、慈悲、智慧反迫害

從常人形式上不承認所謂「證據」

我們當地有個大資料點,有三個同修被邪黨綁架,分別被非法判刑八年、九年、十一年。惡警問同修從哪裏弄的錢,想以此再抓其他同修。同修被打的承受不住了,說從我這裏借過六百元錢。一幫警察來到我家商店,我一邊調整心態,一邊求師父加持弟子。

順便把他們讓到裏屋。到裏屋他們就問我是否借給那位同修六百元錢,我當時非常嚴肅地說:一、我沒借錢。二、就是借了錢也沒有犯法,這樣僵持了1-2個小時。我一看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們也不走,我說這些年你們沒完沒了的,我只想做個好人就這麼難嗎?我轉念一想藉這個機會見一下同修,給他增添一份正念,於是我就提出兩點要求:第一我不坐你們的車,第二我要見同修。我和女兒打車去了看守所見同修,見到同修後我智慧的提醒他說:是否記錯了?你得清醒清醒了。而且我一直向警察否定借錢的事。

最後他們又去了我哥哥單位,讓我哥哥給我打電話問我借錢的事,他們在旁邊偷聽,而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那偷聽,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在電話這邊一直沒承認借錢一事,我說哥哥你沒完沒了幹啥?就這樣邪惡的計劃落空沒有得逞。

給司法局警察講真相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我在外地同修家,被不明真相的人給舉報了,被綁架,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是因為沒在法上修,認為外地同修修的好,有向外求的心,遭到了迫害,我被非法判二年半緩三年。在二零一四年九月返回本地。回家後,按他們的要求,每月得到當地司法局報到,寫「思想彙報」。

通過大量學法,我悟到應該去給他們講真相,師父說:「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4]。一天我學完法,就去了司法局找所長講真相。見面後,我給他講了當前的形勢,講了江澤民被大陸二十多萬民眾起訴,剛講幾句,他就不讓我講,嚇唬我說,要給我記一大過,以後再講就給你送進去(指監獄)。當時我也沒動心。這次雖然真相沒講透,但也是邁出了一大步,給以後的講真相打下了基礎。

後來我多次給他打電話,想去他家給他講真相,他拒絕,這樣我就把真相信和U盤送他家去了。

在二零一六年過大年的前幾天,我和妹妹同修準備去司法局警察家講真相,我和他以前是鄰居,他家裏還有老人,又臨近年關我出於禮貌買了點禮品帶去。他是個基督教信徒,他說他甚麼都知道,就是不敢說,共產黨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他明白真相後,做了三退。臨走時,又給他留下一封真相信。

最後又到司法局局長家講真相,見面後,我就跟他說,我女兒和你姑娘是同學,我和你妻子很熟,我和你母親又同住一個樓,這好事我要不告訴你,等真相大白時,我都對不起你。於是我和妹妹就給他講了當前的形勢和大法的美好,他聽後很認同,並且退了黨,他每天都關注誰又落馬了,他說你們法輪功快平反了吧?!他明白真相了,這個生命得救了。

整體配合接出獄的同修

我地有一位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監獄九年,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冤獄期滿。此前,同修們在大組交流時,定下兩輛車的人去監獄接該同修回家,等到監獄時,計劃給本地六一零警察講真相,同修們則自願,誰想去就去。我們姐妹三人都計劃去監獄接同修。

在去接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前一天下午,妹妹同修去另一位同修家說了此事,那同修說:再多的人去接也沒用,哪次去接,都沒有成功,同修還是被六一零警察綁架到公安局強迫簽字。

於是,妹妹去一位曾遭八年冤獄回來的同修家,諮詢了一下接同修回家的過程,隨後,妹妹來我家,和我交流,過程中,我們想起了去年去監獄接這位陷冤獄八年同修的一些事。

這位本地同修被判冤獄八年,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我們去了十多位同修去接他,當時我也去了,因為沒有經驗,再加上怕心,我們都沒有下車,只是在車裏發正念,眼看著同修被六一零警察綁架到本地公安局簽字。這和我們去接的同修沒和警察講真相有直接關係。

妹妹認為上面那位同修在此時說這話,是師父點醒我們。我們姐倆商量,明天去接被非法關押同修時,坐接同修的車上的人要鼓勵他添正念,不配合,不簽字,同時給當地去的六一零警察講真相,不能讓警察對大法犯罪,我們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

當天,我學法時,《洪吟四》〈感慨〉

風雨十年蓮滿庭
橙黃紫綠九霄明
金剛百煉清純現
真念化開滿天晴
法徒慈悲世間行
善念救人除邪靈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滿載而歸眾神迎

展現在我的眼前,我反覆學了幾遍,在我現有的層次中,法理點悟:大法弟子們歷經了風雨的千錘百煉,在恩師的加持下,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大法弟子們用真念、善念,才能解體邪惡,救度眾生。師父為我們導航,教誨我怎麼做。

第二天清晨七點半左右,我們十一位同修到了監獄,一部份同修在車裏發正念清場,我和妹妹共五位同修下車,兩位同修在大門外,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嚴寒中,迎接同修,我和妹妹等三位同修到監獄接見大廳講真相,我勸退兩個,一個用真名退團隊,另一個退隊,用化名。

這時已經十點多了,被非法關押同修還沒有出來,我們到釋放科問一下,她說,沒「轉化」,等當地六一零來人接,才能放人。

這時六一零的車停在了監獄門口,來了兩個警察,一個是區政法委主任,另一個是公安局六一零主任。我笑著迎上,和他倆打招呼,我對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說:你辛苦了,天這麼冷,你也來了。然後,對政法委主任說:你女兒和我女兒是同學,你的妻子和我小姑子是同學,這不是一般的緣份呢。他問我叫甚麼名字,我甚麼也沒想,告訴了我的名字,他還問我妹妹叫甚麼名字,也告訴了他,我們五位同修圍著他倆講真相。

其中政法委主任把我妹妹叫到一邊,我隨著跟過去了。他說,我去廊坊,誰誰大法弟子給我退黨了。妹妹說:太好了,我真為你高興啊,你一定要保護大法弟子,是功德無量啊。還給他講了當前形勢,妹妹還說:我們同修冤獄九年才回來,就是不能給你們簽字。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說:我們平安把他送到家。

這時看到被非法關押同修出來了,我們都馬上迎過去。看到妹妹跟被非法關押同修說,你不用怕,說啥也不能簽字。沒想到,同修正念更足,說:我九年都夠冤的了,就是不簽,到家,我就回家,我才不跟他們去呢。

妹妹又跟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說:讓同修坐我們自己的車,他冤獄九年,我們領他洗洗澡,吃點飯,我們也想請你們吃點飯。他們說,「不行,必須坐我們車,我們平安把他送回家。」

妹妹和一位同修坐了他們車,一路上,一直給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講真相勸善。同修們的善念善行感化著兩個警察,區政法委主任發自內心說:大法弟子真好。妹妹說:你說大法弟子好,你認同了大法,你的生命就有救了,你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說:如果按程序走,就得到公安局簽字,才能回家。妹妹說:你沒讓簽字,你今天就沒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將來清算那一天,我們可以給你作證,你如果保護了大法弟子,你就是在立功贖罪,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兩個警察明白真相後,直接把同修送到妹妹家門口。

在回家的路上,我反覆背《洪吟四》〈感慨〉,法理再一次給我顯現,師父說:「一路正念神在世 滿載而歸眾神迎」[5]。

當天接被非法關押同修的整個過程,都是在師父的加持下,發揮了整體的力量,在同修要到期的前半個月,本地的同修和外地同修整體配合,發正念,清理同修空間場,解體操控六一零警察對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惡因素。我們去監獄的同修都是本著善念,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在當時我看到區政法委主任和公安六一零主任時,我心裏沒有一絲雜念,發自內心的為他們好,讓他們明白真相被救度。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6]師父講的法博大精深呢。

今天接同修,我最大的感悟是:我們修煉的路,師父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只是有待我們去實修,去實踐了。我們沒有了怕,也就沒有了怕的物質,在法上修是最安全的。我們的正念正行,我們的慈悲與善念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清醒。當我們發自內心為這兩個警察好時,我們的善心善念出來時,一切都在變,我們的場非常好,警察都惡不起來了,明白真相後,善待了大法弟子,在立功贖罪,擺放了自己的位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感慨〉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