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一位協調同修的劫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在宇宙中有那樣的一些神仙,他們抓住大法弟子的缺點不放,製造各種麻煩,各種劫難,打擊大法弟子,拖垮大法弟子的意志,甚至要拽走大法弟子。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經常看見這樣的神仙,他們虎視眈眈的看著大法弟子,極端的強調著修煉人的不足,在這些年中,已經造成了許多修煉中的遺憾,也給救度世人造成了損失。

在這裏我說一個我看到的事情,希望對同修能有所借鑑。

在去年,有一天,同修甲對我說:「我見到協調同修,感覺她的身體狀態很不好,應該幫她發正念。」過了一天,同修乙見到我,說:「協調同修的狀態不好,看起來非常嚇人,得幫她發正念。」我說:「這樣吧,明天咱們幾個一起幫協調同修發正念。」

第二天,我和三個同修一起,為協調同修發正念。發正念過程中我看見一個墓地的名稱,還看見了一個非常大的墳包。接下來,我看見了天上飄著雪,一條小路,通向墳地,我意識到協調同修有生命危險。在第三次發正念時,我看見了許多的舊神,其中一個神仙在喋喋而語,在指責同修的不足,神仙手中拿著一個本,裏面有圖案在展現協調同修的狀態,我看見了一個場景,協調同修手中拿著大法書在看,腦子中想的是男女同修交往中的不足,舊神打出意念:「你看她,口念經文,賊眼相看,不就是個邪惡的人嗎?」我看見那個本上還列著妒嫉心、爭鬥心、好勝心、圓滑心、自我保護的心,許許多多的常人心。

我意識到邪惡要以這些為藉口迫害走協調同修,我和同修商量,去協調同修家為她發正念。發正念時,我腿疼的厲害,雙盤很費勁,我咬牙堅持著,我看見了許多的亮點,密密麻麻的黑手,在正念中這些東西被大量的滅掉了。另一個發正念剛剛開始,我看見許許多多的神仙,像雪花一樣飄向我,它們把手中的約(捲軸一樣)向我扔來,這些捲軸立著,密密麻麻,在我周圍組成了連綿的山。這時,一個大神仙出現了,對我說:「你憑甚麼攔著?這個人早定好了,到這個時候就得走。」我說:「就憑她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憑她助師正法的職責,她跟大法師父走,不跟你們走,你們誰也不配帶走她,我們發正念滅掉你們,你們干擾大法弟子,罪不可赦。」發正念中我們滅掉了大量的邪惡生命和舊勢力布下的重重阻礙。

我還看見了我地的一套舊勢力安排的機制,就像一個非常嚴密的儀器,有許許多多的齒輪,每一個齒輪上都有當地同修的影像,每一個齒輪放大看,又是一套機制,從許多同修的機制那兒都伸出一個管道,七岔八岔的搭在協調同修那,有許多渾濁的東西在往協調同修那去;反映在協調同修那兒,就是各種各樣的矛盾。在現實中也的確如此,許多同修有事都往協調同修那兒反映,看到別的同修有缺點,自己不說,去協調同修那兒去說,讓協調同修出面,不但佔用協調同修的時間,還把許多的是是非非和其他同修的不足灌進協調同修的腦子裏。我和同修曾經建議協調同修,讓她清除這些不好的信息,不執著於同修之間的矛盾。

發正念那幾天,協調同修的面相看起來非常蒼老,喘氣很粗,尤其臉部,衰老的厲害,我看她一眼,就有心驚肉跳的感覺。同修乙和我對望了一眼,都有心事。私下裏,同修乙說:「協調同修臉上有離核的感覺。」我理解到此話中「離核」的含義是:人皮和表面身體在被一些生命強行剝離,這就是舊勢力幹的壞事,要拽走同修。

我不敢放鬆這件事情,我一看見師尊的法像,就聽到師尊說: 「這兩天很重要,不要放鬆。」但是邪惡給協調同修一種錯覺,在誤導她,讓她拒絕我們。協調同修看見了一些景象,她說:「我看見了許許多多的神仙,這才好哪,啥事都沒有。」對於發正念中我鎖定的目標,協調同修有些排斥。對於連著幾天給她發正念,她認為不對,她說:「不能耽誤證實大法的事呀,同修來找,都撲空了。我想,咱們這樣不對。」

有一天,我們約好發正念,我們去了,結果協調同修沒去,我們就去了協調同修的家,協調同修說:「不想去,就沒去。」還說自己有事,一會有同修來辦事。協調同修對發正念不配合,我有些著急。

我們從協調同修那離開,師尊點化我不要放鬆,我和同修乙為協調同修發正念,正念中看見亂神還是不甘心、不放手。結果發正念時,有電話找同修乙,同修乙走了。我悟到:是邪惡生命在分散我們的力量。

我在整點發正念後,就為協調同修發正念,我知道還剩下的30%的邪惡力量,在發正念中邪惡力量在不斷減少,我看見25%、15%這樣的數字在顯現。半個月後,我看見眼前出現了一行字:「某某弟子走過死關。」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

實際上,在去年這一年中,協調同修的身體狀態不是很好。但是,協調同修正念很強,不承認病業假相。我認為,協調同修有強大的正念在否定邪惡,可是在修心方面,的確有不足。

我見過幾位協調同修,他們有許多相同之處,熱心,有能力,有許多先天帶來的好東西,也有許多在輪迴中打造的東西,在協調方面發揮著作用。可是協調同修也都有一些相同的問題,比如說,很強勢,用法中的話壓制同修,火氣大,得理不讓人,堅持自我,愛面子,對同修的不精進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不讓別人說,別人說了也不聽,還有的協調同修非常強硬,不講理,有的同修不敢說,等等。

在人世中看,我們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一個平常人,可是,在另外空間看,我們都非常了不起。我們每個修煉人,都代表著一個龐大的範圍,也在承擔著很大的宇宙範圍的安危。打個比喻,就像宇宙,有自己的形像,在自轉,也在公轉。在自轉中我們同化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向內找,完善著自己,在公轉中我們互相協調著,奔向一個新的高度。在無盡的蒼宇中,如果一個宇宙中的本體形像出現了,對另一個宇宙本體形像說:「你這麼轉不對,你得像我一樣,如何如何去做。」就像人一樣,睜著眼睛,盡看別人的不足,嘴裏盡說別人的缺點,恨不得把手伸出來,上別人的體系裏去攪和,我想,在小範圍之內,就有不圓容之處,甚至會給整體帶來麻煩。

作為旁觀者,當我們看到同修的不足時,我們應該怎樣對待呢?我認為,我們應該善意的提醒同修,如果同修不聽,我們也不要執著同修的缺點,不要心裏裝著同修的缺點,要多看同修的優點。千萬不要有這樣的想法:這毛病不改,舊勢力可要下手迫害啊。就這一念,我們就站在舊勢力的角度上看問題了,我們這一念,就在承認舊勢力。因為舊勢力就是這樣死死抓住修煉人的缺點不放手的,做法很極端。

我經常聽同修說,要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可是在一思一念上,我經常看見同修在承認迫害,尤其在對待出現病業現象的同修,找執著心的基點變成了不被迫害、擺脫麻煩,是為了自己的私利,而不是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向內找。

作為修煉人,我們知道,我們是在法中提高自己,完善自己,不承認舊勢力,否定舊勢力,鏟除舊勢力。在舊勢力的迫害中,我認為正確的對待態度是:我有執著,我首先向內找,在師尊的大法中修,我懇請師尊點化我,找到自己的執著,絕不接受邪惡因素的干擾和迫害,我只要大法師父的安排,不要舊勢力的安排,也不允許舊勢力對我迫害,堅決清理參與的舊勢力,也不承認它們對我思想上的干擾和誤導,在一思一念上都得歸正。如果這樣去做一做,效果就會有不同。

最後想說的是:作為修煉人,一定要修自己啊。不能以正法為藉口,擋住自己向內找,師尊說:「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

以上為個人在大法中修煉中所見所悟,有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