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不易覺察的經濟迫害形式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這些年我看到有同修在修煉中,由於物質利益,錢財放不下,不能看淡,使邪惡在修煉中鑽空子,從不易覺察中發展到不可收拾,在錢物的陷阱中,不能自拔,最後弄得苦不堪言,影響了修煉,做不好三件事,有的甚至放棄了修煉。正法都到最後了,這些連新學員都能悟到是怎麼回事,實質是,舊勢力的因素就在利用這種形式把你拖下去,我們應該警醒這種不易覺察的經濟迫害。

這些年同修頂著方方面面的壓力證實著法,救度眾生,憑著我們對法、對師父的信,以那種堅韌的毅力走到了現在,難道這點利益的心不是你前進路上的又一個攔路虎嗎?你要是怕它,不能識破它在幹甚麼,它就不讓你過去。

我們在常人中修煉,利益常常伴隨著我們的生活,有錢也確實能讓人看到我們有能力,修法輪功的人都不是傻子。出發點可能也是想要證實法,不給大法抹黑,也沒有錯。大陸同修有經商很大的,從修煉的角度看,也可能他生命中需要有很多錢,到大法開傳的時候,用你的富有在人中去證實法,在當今大陸同修當中有,而且利用商業往來的機會也確實救了很多人。

我也曾這樣想過,我要有很多錢,辦甚麼事都不犯難,親朋好友也會和你相處的很和諧,最起碼講真相救人也能起到很好的一定的作用,多好啊。我記得有同修說,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應該有錢,我要多掙錢,讓他們看看(指身邊的人),我修煉了,既是好人,也有很多錢。十九年的迫害中,我自己也體驗到了這一點。

我認為,修煉儘量不去人為的改變,更不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去經商掙錢。順其自然,甚麼心太強了,也可能就是執著,很容易會被不好的因素利用,鑽修煉的空子。

關於經商、發財和修煉的關係我想應該擺正好。下面簡單列舉我們地區幾個經商的例子和同修交流:

有一個女同修,她丈夫是搞建築的,他們承攬很多建築活,再外包給其他私人建築商,因為是自家經商,同修自然會參與其中。由於在修煉中,利益心沒有放下等,欠債累累,最後多方來討債,甚至威逼上門,弄得同修和她的丈夫只能拆東牆補西牆,最後還是還不上債務,同修在這幾年修煉中為此事非常苦惱。

還有一個同修,自家經營了一個專賣店,多年不景氣,後來經熟人介紹改做了直銷。同修多方勸說,不能做直銷,直銷是違背大法原則的,同修發財心切,放不下的錢財心,還是堅持做下去了。現在又離開了本地,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外地,據同修說,現在基本上,學法、煉功不能正常,心都用到了經營發財上去了。

有個男同修,由於在修煉中不嚴肅,在經商中暫時挪用了大法資金後,想儘快還上,就想了一個炒股方式能快,結果越炒越賠,最後達到了約原本錢的三倍賠進去了。在無奈下,同修去了遠方打工,想儘快掙錢還賬。

一個夫婦同修都修煉,由於情的作用,修煉中管教孩子不當,對孩子的親情放不下,無度的滿足孩子的要求,邪惡鑽空子,讓孩子偷偷欠債,背著父母放高利貸款,最後欠債幾百萬。當父母知道後,已經不可收拾,多方來討債,後來便賣了自家的兩棟樓房,也沒能還上債,弄得夫婦苦不堪言。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到了這個同修家,男同修幾乎就是不修了,為了還債,女同修出去打工。這個男同修在單位很多常人都知道他是修法輪功的,是個好人,人家也知道學法輪功的人實在,不會說謊。由於孩子的欠債太多,還不上債,弄得自己無法面對單位的同事。同修說,我知道大法好,也想修,可現在孩子把我們弄得太苦了。他那焦躁的神情,真是不知所措。聽到同修的一席話,我們也確實為同修眼前的遭遇而擔憂。沒有別的辦法能幫助同修。

我們只好和同修交流,談了我們的認識:一定認清這是舊勢力在迫害我們。修煉中出現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平時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別忽視了小事,管教孩子也不應該縱容。既然事情發生了,我們應該面對現實,把自己當成修煉人,理順自己,別陷在事情的矛盾中,更不能放棄修煉,在哪裏跌倒了,就在哪裏爬起來,多學法,多向內找,歸正自己。千萬不要破罐子破摔,滑下去,那就正好順應了舊勢力的安排,毀掉了萬古機緣,讓邪惡的因素得逞了。振作起來,我們有師父,在最難的時候,一定要想起師父,走回修煉。時間不多了,一定要從新修好自己,做好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最後我們看到同修急躁的情緒也慢慢的緩和了下來。

以上是陷在泥潭一時不能自拔的幾例,在我們地區和周邊地區,我知道也有類似的同修在修煉中利益心、對孩子的情放不下,也有類似上邊的同修被利益牽制著拔不出腿,有的礙於面子不敢和同修說。

說到此,我也談談我家在十年前,邪惡從經濟上迫害我們,我和妻子流離失所,「610」指使單位扣了我們的工資,當時我們被迫害的幾乎是沒有錢了。孩子看到爸爸媽媽生活如此艱難,孩子一人在家,我和妻子在外。

一次,妻子回家,和孩子在一個床上睡覺,半夜發正念的時候,發現孩子不見了,她看身邊有一張紙,上面寫著幾行字:「媽:我看你和我爸現在生活沒有錢,我出去打工,我要是掙不到錢,就不回來了。」幾句簡單的話留給了妻子。

當時妻子看到此信,嚎啕大哭,後來捎信讓我回去。到家後,我們冷靜的分析了一下,從表面看,孩子是為我們好,可是孩子為甚麼不辭而別哪?修煉人身上發生任何事,不是偶然的,是我們和「真、善、忍」特性擰勁了造成的,也很不易覺察。孩子為甚麼讓妻子痛苦萬分?很快我們找到了妻子放不下對孩子的情,導致了邪惡鑽空子。我們悟到了,當即決定,放下情,發正念。也就是幾天的時間,孩子就自己回來了。一天早晨,孩子站在門口,低著頭,一聲不語,我們大概的問了一下情況,沒有責備孩子,只是告訴她,不能這樣出走,這樣會讓爸爸媽媽更為你操心,以後不能這樣做。孩子答應了我們的要求,就這樣,著急上火的風波很快的平息了下來。

我們沒有在孩子身上找原因,跳出事情的本身對與錯,找我們修煉中哪出現問題了。師父說:「那麼如果我們在生活當中你的一切行為都能夠達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對法的理解也不用人的思想、觀念去認識,你就是在很理智的用理性去認識大法,對自己負責。」[1]雖然這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一件小事,如果我們不能用大法來衡量這件事,可能會事與願違,局面也可能會不可收拾,給生活和修煉造成影響。

其實,經濟迫害也是一樣,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就不會出現問題,別站在人的基點上去考慮問題,跳出事情的本身,去看問題的實質,也就是說,問題為甚麼發生在我身上?對照法找原因,你就能看到迫害的原因,悟到就放下。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會丟,不是你的東西也弄不來,弄來了也得還給人家,有所得必有所失。」[2]既然宇宙的理是這樣,我們為甚麼就放不下哪?為甚麼還要絞盡腦汁去執著錢財不放哪?

關於修煉中由於錢財的心放不下的同修,被牽扯的經歷也多。我接觸的很多同修,凡是被經濟所累、兒女情放不下的同修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擾,有的長期過不去。

做父母的都想為兒女好,甚至想給兒女留下點財富。只貪求富貴,就好比沒有燈油而燒燈芯,燈芯很快就會燃盡,財多德少皆是禍。有德者自有福報,健康長壽而衣食豐足。

我們知道,三界的理和宇宙正法理是相反的,這裏的一切都能讓人執著。三界的理是:有點名、有點利、有點高興的事、有點順心的事,當個官、發個財是好事;而宇宙的正法理是:遇到麻煩事、不順心的事,吃點苦、遭點罪是好事。高層的神巴不得你多吃苦,把業力趕快轉換成德,還債回家。

這個摸得著、看得見的所謂現實的環境,你仔細的想一想是真實的嗎?

鋼鐵雖然堅硬,埋在土裏很快就會生鏽氧化掉;瓷器不易腐爛,但是它一打就碎;石頭很硬,在時間的歲月裏會風化掉;一個家財萬貫的富翁,百年後甚麼能帶走?修煉人看事情就應該看到實質,不能看表面。所以就是要轉變我們形成的人的觀念,放下執著的一切,別被眼前的假現實迷住了雙眼。

師父在新經文中說:「特別是大法弟子又是在這個充滿誘惑的所謂現實社會中修煉,對觀念的改變就更難、也更重要。」[3]放下不等於是失去,反而是真正的得到。

到最後了,如果我們還不能放下最根本的執著,來到世間是為了甚麼?應該想想怎麼跟師父回家呀?

以上我說的是我看到的和在法中悟到的一點修煉的理,有偏頗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最後把師父的兩段講法寫出來共同分享:

「人絕對不能夠改變別人的生活,就是你的一生你都左右不了你自己的,你也更左右不了別人的一生。不管人怎麼努力,他都在他自己生存的那條路上走。你好像經過努力得到甚麼了,其實那就是必然。」[4]

「你知道他們有多大的業力呀?他們一生中應該怎麼走啊?是你能夠左右的了別人的嗎?左右不了。可能有的人想我不相信,我掙了很多錢,我發大財了,我後輩就繼承了唄。我看不一定,說不定天災人禍一把火沒了,輸了,丟了,說不定甚麼,看他有沒有這個福份,沒有這個福份甚麼都繼承不了,就是說這個意思。人各有命,不是誰就能改變誰的命運,這不行。」[5]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