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講真相中成與敗的根本原因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我們這個學法小組的十幾位同修歲數都比較大,六十左右的只有我們三、四個人。

在二零一七年的夏天,一天學完法後大家交流。甲同修(六十六歲)說,現在天氣暖和了,師父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咱們年輕、會騎車的,是不是去鄉下講真相救人?

我和乙同修也同意去,讓偏遠山區的眾生也能聽到法輪大法真相,讓山溝裏的眾生也能有選擇美好未來的機緣。

第二天早八點,我們三人騎上摩托車,一路走一路貼條幅,挑選合適的位置貼真相展板,整個一條溝,我們一直騎到最後一個村莊,家裏有人的就進去講,沒人的就給放一本真相期刊。

修煉前我有腦袋怕見風的毛病,風一吹就劇烈的頭疼,這次我們每天騎著摩托車跑七、八十或百十里路,大風把腦袋都吹麻木了也不疼。從此我的頭疼病就去了根兒,再也沒疼過。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幫弟子拿掉了那些壞的物質。弟子叩謝師尊!

接連幾天做的都挺順,每天都能勸退幾十人,就產生歡喜心。

這天又有一位同修加入了我們下鄉講真相小組。我們四個人分成二組,分別去不同的村。我和乙進村後就從溝裏往外挨家挨戶講真相,剛講了四、五家,就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一輛警車直接開到我們跟前,三個警察把我們綁架到鎮派出所。我們沒有留意,那個派出所就在我們去的這幾家附近。

在派出所,我們一直給警察們講真相。那個所長表面上表現的很和善,但私下裏卻給縣國保大隊的人打了電話。很快,國保大隊副隊長和一個警察開車來把我們綁架到縣公安局。我和乙配合給國保警察講真相。我說:「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其它國家都把法輪功視為高德大法。」副隊長說:「我知道,那你到國外煉去,沒人管你。」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會遭天懲的。」他說:「我們國保大隊某某,抓法輪功這麼多年了,現在活的好好的。」我說:「你別看他現在這樣,那是時辰未到。時辰一到,報應來時,悔之晚矣。」他沉默不語。

最後還是把我和乙關進了縣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天。

拒穿號服 邪惡自敗

在看守所我拒絕穿號服,就背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他們有四、五個人衝我大吵大嚷,氣勢洶洶的說:「你也不看看這是甚麼地方,你說不穿就不穿?這是你說了算的嗎?」我在心裏默默發正念:「解體操控他們的邪惡爛鬼、共產邪靈,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一個警察說:「快穿上吧。」我既堅定又平和的說:「我沒幹壞事,我不穿。」警察也就沒再說啥。

向內找 窒息邪惡

關在看守所的第一個晚上,躺在那又潮濕又發霉的被褥上開始向內找自己:為甚麼給派出所所長講真相,基本真相都講了,他還說他也看過《轉法輪》,表面還挺和善,可他不但沒有放我們,還把我們交給了國保大隊?給國保大隊副隊長也講了很多,最後他還說:「你別講了,挺累的,還是我自己看吧。」他拿了一本真相期刊翻看(那是做樣子給我們看)。我倆也一直發正念,怎麼就沒解體了惡警背後操控他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呢?

返回來找自己發現,這段時間學法不入心,發正念思想溜號,煉功也靜不下來,對孩子的情還很重,還有色慾心、妒嫉心、利益心、爭鬥心、怕心、懶惰、求安逸心等等,於是我發出了強大的一念:要把這些不好的心徹底挖出來解體它們,請師父加持!

第二天早上,我要求值班警察給我們曬被褥,那警察說:「你都不配合我的工作,因為你不穿號服,我挨了一頓訓。」我說:「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他聽了,很高興的把門打開,讓我們自己去曬。

第三天值班警察拿一張甚麼表來,說上邊來檢查讓我們每個人都得簽字,我嚴詞拒絕。他們都簽完了,讓我必須得簽。我說:「好,那我就簽上『法輪大法好』」。他趕緊把表要回去說:「算了,算了,不用你簽了。」

這天晚上煉功,我聽到了煉功音樂,那清晰的樂聲不大不小、就像在家裏煉功時的音樂一樣,是師父在加持我,鼓勵弟子的正念正行!我激動不已,眼裏浸滿淚水,在心裏默默的叩謝師父,謝謝師尊時時刻刻的保護、鼓勵!

放風時男舍有一男士說:「大姐,你真行,你看我們都穿號服,就你一個人沒穿。」我想是慈悲的師父利用常人的嘴來鼓勵我。

在黑窩裏被非法拘留十天。每天除講真相,其它時間就是背法、發正念,背《論語》給監舍的人聽,每天早、晚聽著師父給放的煉功音樂煉功,心無雜念,身體非常輕鬆。

師尊是這樣教導我們的

回來後學師尊《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看到下面一段:

「弟子:感覺到還有一些新加坡同修時常在用人的觀念思考大法,(師:是。)不知怎樣解決這個問題?

「師:是啊,大法弟子做甚麼事都要以法為基點,站在法上思考。學員中是有常人心太重的,也有背後幹了不好事的,我在看著呢。」

我悟到,當時給派出所和國保大隊的警察講真相時,沒有站在法上,是為私為我的,目地是不被加重迫害。當警察責令穿號服時,我不配合邪惡、把自己交給師父那堅定的一念符合了法,表現的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所以師父就幫我化解了。二零一五年訴江的時候,我寫好了訴江狀,在騎車去郵局投遞的路上,生出了怕心就往回騎。那時我正在背師父新發表的《論語》,當返回到半路時,師父的法就打入我的腦海:「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我頓覺怕心一下沒了,渾身充滿了勇氣,又掉轉車頭直奔郵局,順利寄出訴狀,隔一天就收到了快遞回執單。後來好多同修都因訴江被警察騷擾,卻沒有找我,想必正是因為我是站在了法的基點上,是大法的力量,是師父的慈悲保護。

合十 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