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得大法 身心都健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我去朋友家串門,在她家我第一次見到了師父的法像,是那樣神聖莊嚴,我感覺這個功法肯定不一般,就急忙問朋友煉的是甚麼功,朋友告訴我說是法輪功,我說:「那你趕快教我吧,我也要學」。

有緣得大法,身心都健康

就是從這天起,我踏上了修煉大法的返本歸真之路。當時我身體不好,病病懨懨的,每個月都要去醫院拿好多藥,甚麼慢性鼻膜炎、遺傳性的高血壓、因為工作原因導致血液指數不正常,白血球每mm3只有2000個左右,遠遠低於正常人4000-9000個/ mm3的指標,經常感覺渾身乏力,家務活幹起來也非常吃力,尤其是工作一忙起來的話這種疲勞感就更嚴重了,身體不舒服,每天都感覺心煩,脾氣也很急躁。

神奇的是自從修煉大法之後,這些長期折磨我的毛病不知不覺就沒有了。這二十多年來,我沒有再上過醫院,沒吃過一粒藥,身體覺的非常輕鬆,幹起家務活來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急躁的脾氣也不見了,單位上也因為我連續多年沒有上醫院看病,給國家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還獎勵了我一萬多元錢。現在只要是見過我的人,都會說一聲:「哎呀,你看上去可一點也不像是七十多歲的人呢」。

放下得失

大法教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對個人得失不再像以前那樣看重了。在如何分配父母所留下的房子的問題上,原本我們幾兄妹商量好,先將房屋面積按照我們兄妹人數分攤成幾份,然後用抓鬮的方式決定各自所得。可當結果一出來時,小妹就不幹了,她覺的自己得到的房子位置不好,當時就發了好大的火,把我們事先簽訂好的協議給撕毀了,為這個事情兄妹之間也鬧了好大的意見,小弟自此再也不肯和小妹說話。我想自己是個大法修煉人,師父教我們遇事要先考慮別人。於是我和兄妹們提出來:「要不這樣,把我得到的房子和小妹的換一換。」就這樣我倆就把各自得到的房子調換了下。這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下去了。之後兄妹們對我的大度都表示了讚賞。後來小妹也跟我說:「姐,你現在的性格可真好,真象是換了個人一樣。」

還有一次我們單位提職,我和另外兩名男同事一起作為候選人參加評選,可是提職的指標只有一個。而在此之前單位已有好幾年沒人提職了,由於我單位職務和工資是掛鉤的,職務越高工資也就更高。我家的經濟條件比較好,而另外兩位男同事的妻子身體都不好,家裏經濟比較緊張。考慮到他們比我更需要這一次的機會,在提職申請單上,我寫下了這樣的話:「我放棄這次提職機會,同時覺的A同事表現很好,懇請提升他為××職務,但是如果能有多一個名額讓B同事也能提升職務那就更好了。」原本領導就對我們三個人的工作表現都非常滿意,覺的要三者擇一難度頗大,而提職機會同樣非常難得。這次我主動放棄了提職機會的事情,單位上的領導、同事都覺的我為人禮讓大度,遇事不計較,對我評價非常高。

家人見證了我因修大法給我身心帶來的巨大變化,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非常支持我煉功學法。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女兒女婿一家三口及女婿的兩個弟弟一行五人開車從廣州回家鄉,當時迎面開來一輛摩托車,車速很快,差點就要撞上的時候,我女婿為了不撞上對方,急忙剎車,結果導致車輛翻出國道,落到離國道有一段距離的山溝裏,車身已完全變形報廢了,車門根本打不開。當地趕來的農民看到這一景象,都覺的車裏的人肯定是非傷即死。在想辦法撬開門之後,農民們發現車裏五人竟然都安然無恙,而我一歲多的外孫女被救出來時臉上粘滿了玻璃碴子,拿掉後肌膚卻一點痕跡也沒有,唯一受傷的是女婿的小弟弟,也只是拇指邊上被劃了一道淺淺的口子。當地的農民都大呼稱奇,好幾個人都雙手合十說:「你們家裏可真來了神了!我們這塊可經常發生車禍啊,像你們這樣車都完全報廢了,人卻一點事都沒有的,真是第一次見到啊!」

作為一個在大法中修煉了二十多年的老弟子,大法給予了我太多太多,我對師尊的感恩用盡語言也難以表達。希望能有更多有緣的人能見證大法的美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