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法弟子:師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也稱為法輪大法),那時我是布拉德福德學院的成年學生。布拉德福德是英格蘭北部的一個小城市,我的工作沒有了,所以決定重新回學校學習,期間和其他學生分租一棟房子,同住的大部份是中國學生。

有一天,我正在和一位室友討論生活。我告訴他,我一直對人體可以做的事情著迷。我學習過武術、心理學、心理諮詢和瑜珈,我一直在尋求一種可以改善我的心靈和健康的東西。

我的室友說他在中國的一位朋友練習一種氣功。當他談到他的朋友時,我並沒有真正注意聽他說話,只是保持沉默。

然後,他告訴我另一個朋友的母親煉法輪功。 「法輪功」這個詞像一把大錘敲醒了我的注意力。

我的室友說話時坐在辦公桌前,我躺在他的床上。聽到這個詞讓我立即坐了起來,並且很專注的聽他在說甚麼。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經歷,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人讓我如此專注和好奇過。

我草草的結束了我們的談話,然後回到我的房間去上網搜索「法輪功」。我發現的第一件事是關於迫害的信息,這讓我更加關注這個功法,因為我一直關心少數群體遭到的迫害。

一段時間後,我和另一個室友走在利茲市中心的街上,一位中國男子遞給室友一張關於法輪功的傳單。然後,她把傳單遞給我,說:「這就是你感興趣的,不是嗎?」我迅速回到那位中國男子面前,指給他看了傳單。但是他不會說英語,他指向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方向,他們當時在舉辦活動,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和中共的迫害。

當我走近一個放著很多法輪功材料的桌子時,一位年輕女子開始告訴我這場迫害。我內心很震動發現了這個地方,所以我沒有真正關注她說的是甚麼。我簽署了請願書來幫助制止這場迫害,然後走到遠處看著一些法輪大法修煉者打坐。

他們看起來非常平和。我記得對我的朋友說:「那就是我想要做的。」

於是,我得法了。

師父救了我命

我正在努力修煉,但是我修煉狀態不好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覺的我需要寫這篇文章才能讓自己從新回到正確的軌道上。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我遭遇了一起嚴重事故。兩輛汽車在十字路口發生相撞時,我正從一家中國外賣餐館走出來。其中一輛車撞上了一盞路燈,燈柱砸在我的頭上,撞碎了我的脊柱。當時我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只記得從外賣店出來,然後就躺在了地上,一名警察彎腰看著我。

我開始試圖坐起來,看到血滴從我的耳朵上流下。我的第一反應是,「這看起來不太好。」我把頭重新靠在地上,想著其他的大法弟子碰到這種情況會做甚麼。我試著想起我在明慧網上看到的交流文章。

我躺在那裏發正念。我記得當時對大法和師父的想法非常強烈。我對自己絲毫不擔心。

它也成為向我遇見的每個人講真相的絕佳機會。而且它也非常簡單!從第一個到達事故現場的警察,救護車中的醫務人員,醫院工作人員和醫院病房中的其他病人,他們都想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我那時正在分發即將在伯明翰舉行的神韻演出的傳單,因此很自然地向他們介紹神韻並推薦他們去觀看節目。

我不需要手術,但是我必須在接下來的六天裏呆在醫院的病床上,直到醫生們同意讓我回家。我兩天後要求出院,但其中一位醫生說,他們必須等待一位高級醫生看我的掃描結果,因為他們擔心我可能會癱瘓。醫生的話讓我震驚了一陣子,但是我知道是師父決定我的未來,而不是醫生。

我只想回家,但那是聖誕節期間,很少有醫生值班。

病房裏的其他病人似乎感到非常痛苦,並且服用大量藥物。我記得經歷的唯一真正的痛苦是胃抽筋,因為躺著太久了。我不需要服用止痛藥或其它藥物,並且感到傷心的是看到其他患者服用這麼多不同類型的藥物並且數量很大。

幾天後,護士甚至開玩笑說,他們可以給我半價的藥。但當然沒有必要,因為我有師父保護我。

當我回到家時,我開始思考為甚麼發生了這起事故。是舊勢力阻止我幫助促銷神韻?還是我的執著心被利用了呢?可能兩個都是!

但我能確定的是,我償還了一筆巨大的業債。

我小時候經常去打獵。有一天,我和一位朋友出去。我站在一棵樹下,一隻鴿子停在上面的樹枝上,我打下了這只鴿子。

後來,我注意到右腿後部的皮膚下出現了一個腫塊。

當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時候,我常常想起那只鴿子,並經常想到我犯的錯誤。

這個事故發生後,這些長期糾纏我的想法不再出現了,而且那個腫塊也消失了。

我從未找醫生去檢查這個腫塊,只能假定鴿子的死亡與我腿上的腫塊有關。 我猜這是為了在晚些時候奪走我的生命,償還欠鴿子的命。現在債務已經償還了,所以這個腫塊消失了,困擾我思想的鴿子也離開了。

師父保護我免於在事故中癱瘓或死亡。我只需要承受少量的痛苦,而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

我從來沒有真正的感謝師父,即使我見到師父時也沒有。所以現在我真的想說:「謝謝師父救命之恩!」

我知道這些只是人的話。我能真正向師父表達我最大的尊重的唯一方法就是好好修煉,救度眾生。這是我需要做的。

見到師父

有一天,我接到通知去一個交流會做保安。當我到達那裏時,我被告知師父可能會來,所以我們必須保證安全。

如果我在會議室門口做保安,我很可能會見到師父。我該怎麼辦呢?我是否應該按西方風俗和師父握手?或者我做合十,把雙手放在胸前迎接師父?這是一個酒店,如果其他賓客看到我這樣做,他們都會覺的很奇怪。

我很擔心,於是我問一位中國學員,「我怎麼招呼師父?我握手嗎?」我記得他的反問,「你會去握女王的手嗎?」當然不會,它不是正確的禮儀。

我想接待好師父,為他打開大門。但是我有點笨拙,所以我一直在練習開門,害怕我會在開門時絆倒在地毯上,或者把我的頭撞在玻璃門上,或者其它愚蠢的動作。

走廊裏有一些障礙物,一位大法弟子讓我把它搬走。我轉過身來做這件事時,看到師父就在我面前。師父行動如此迅速,以至於我舉手去做合十的時候,師父已經走過去了,從最遠的門進入了會議室。

當會議結束後,師父即將離開時,我為他打開了門,並做了合十。師父向我伸出手,我很驚訝。當我握住師父的手時,我的頭腦完全空白,但我知道這是一個神奇的經歷。

我的妻子後來說:「你不知道師父在其它空間為你做了多少。」

即使在寫這篇文章之後,我也有過嚴重的病業,師父幫助清理了我的身體。

我只是覺的師父一直在幫助我修煉提高,但是我還沒有實現我的誓言,也沒有很好的修煉。我必須改變方法,救度更多的眾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