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良知 柳暗花明 【明慧網】

守良知 柳暗花明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一九九五年八月的一天,回家途中,在北京東直門地鐵口下面地攤上,我幸運的得到了僅剩的一本《轉法輪》。第二天早上五點,我開始讀《轉法輪》,漸漸的我被書的法理所震撼。我驚喜地發現,我探索了多年的關於人生價值的問題,在《轉法輪》中得到了解答,心情頓時豁然開朗,

特別是當讀到師父這段法:「很多人經過長時間的練功,也有的人沒有練過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對真理、人生真諦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可能伴隨著他的思想會來個昇華,他的心情會非常激動,這一點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煉的人是知道他的輕重的,他會知道珍惜的。」[1]

我虔誠的把寶書《轉法輪》合上,恭恭敬敬的放在寫字檯中央,翻到書內頁師父的像,跪在法像前,說:李老師,我雖然不知您在哪,也不知道您的五套功法怎麼煉,可是今天是您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道理,無論將來遇到甚麼艱難阻攔,我將一修到底絕不放棄,說完,給師父磕了三個頭。

那時當地沒有煉法輪功的,也不知道五套功法怎麼煉,我就是每天都是看書,真的就是放不下,一九九六年的正月初六,我開始正式學功,真正的走入了修煉。

山窮水盡

我是一個個體企業經營者,一九九六年以前,生產紡織品,一九九六年以後,開始生產床單布,主要銷售我市的紡織品批發市場,剛開始生產,量不高,到一九九八年產量提高許多。

可有一天,買我布的老闆給我打電話,讓我去他那一趟,有事要商量。第二天,我就去了,老闆見我來了說,我這經營著你們兩家的貨,從前你們貨賣得不錯,可最近,人家貨賣的非常搶手,你看人家的活是咋幹的,你也學學人家,叫你取取經。

店老闆說著,順手把那家的床單布放在我眼前,從外觀,我倆的花型不一樣,從別的地方看,也沒甚麼特別的地方。店老闆說,你用手摸一摸別人的布,比咱家的布厚不厚,我用手一摸布邊,手感很厚實,而且不是一般的厚,確實比我的布厚得多。

我問他一米比我的布貴多少錢,店老闆說和你的一個價,我感到不可思議,於是我把這一家的一匹布和我的一匹布進行稱重,結果我的布反倒比對方的布重近一斤,這就意味著,對方的成本比我低十多元。

於是我把這家的布推開,用手在床單布的中央部份一摸,手感差,布非常的薄,拿起來對著亮的地方一照,能看過去,原來這家的布廠家,抓住了人們買布先用手摸布邊、看手感厚實這一環節,特意在布的兩邊半尺多處加了經線,而中間卻抽了很多線,這樣生產出來的布兩邊厚中間薄,可大家知道床單主要是中間磨損多,兩邊再厚沒有用,但人摸上去卻厚實,好賣。

我於是對店老闆說,這種布不是坑人嗎?你自家肯定不用。可店老闆卻說:這年頭只有把別人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裏才是本事,別的都扯淡,你改不改手吧?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李洪志老師讓我們修心性重德,做甚麼事情先考慮別人,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樣的事情賺多少錢,我都不能幹。店老闆又說:這年頭真有有錢不掙的,如果你真的不改手,以後就別給我送貨了。於是我當即就斷然回絕了他的改手,同時也停止了對其它兩家的供貨。

這邊老闆不收購,可家裏織布機上還有存線,地上還有捲好的經軸,都得織好了賣出去,怎麼辦?我不氣餒,我用師父的法衡量,這樣的選擇沒有錯。

師父說:「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1]寧可經濟上受損失也不能做坑害人的事,有師在有法在,幹別的照樣能掙錢能養家。

看著一捆又一捆的床單,我橫下一條心,自己找銷路,於是我到集市上和賣布的攤主面對面的推銷,去趕集擺攤,有的時候坐公交出去一百多里。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到一家旅館去推銷,老闆是一個中年婦女,坐在院子裏,翹著二郎腿,叼著煙捲,擺著一副高傲的不屑一顧的姿態,嘴裏還說一些不入耳話。當時我心裏很苦,我說世人啊,我是學了真善忍大法,堅守著人的道義和良知,才走到這的,如不是修大法,真正受傷害的是世人啊!

這天我回到家裏,做了一個夢,清晰的就像白天發生的事一樣,師父帶我去了一個非常遼闊而美麗的空間天體,那裏的天神在天空中歡快地奔走相告,好像互相傳遞著甚麼。師父順手拿來一個給我看,我一看好像一枚郵票,可是圖形都是用我織成的床單布做成的,我抬頭望去,原來滿天的神互相傳遞的都是印有這種花型的郵票,我立即明白,我所做的所想的一切,原來師父都瞭如指掌,是師父把我做的正事給烘托出來。天上的神都幫著傳頌著被大法歸正後的大法弟子事蹟,我興奮的流出了眼淚,難道還有甚麼比得到師父的肯定更榮耀的嗎?

柳暗花明

過了幾天,我的一個遠方親戚來找我,說現在他在織布,只有兩台車,就在本縣賣,供不應求,問我幹不幹,我說幹,可就是不會改產,他說我幫你改,技術上的事好說,賣的時候,咱倆一塊賣。

我想反正現在沒事幹,不妨試試。於是我先改了兩台,效果不錯,利潤也行,於是我又上了七台,一共九台,當時搞企業的比較多,人不好雇,而這一行有噪音,所以工人更不好招,可銷售卻供不應求,到貨快的時候,拿錢就在家等著。別人家都缺人,就是不缺人的廠人員也不穩定,可我這不缺人,而且有幾個外地人連續三年都不間斷,從早上七點幹到晚上十一點,吃飯都不停車。同行們都嫉妒得不行,都問我靠甚麼手段、用甚麼辦法籠絡人心?我心裏明白,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是師父在做,修大法是有福份的。

回顧修煉的過程,我悟到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學好法是至關重要的。我們修煉前形成的各種觀念和人心,以及舊勢力的干擾,隨時都可能左右我們的行為,只有學好法學紮實,我們才能在實修中規範我們的思想和行為只有完全同化了法,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中的生命。

修煉中,我失去了那個所謂「事業」之心,可師父卻賜給我金光閃閃的法輪,將我洗淨成為宇宙中令眾神羨慕的大法弟子,我們只有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來回報師父,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