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困境 救度眾生 【明慧網】

走出家庭困境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有的同修長期照顧癱瘓在床的父母或老伴,有的同修長期看護年幼的孫子或外孫……無法走出去講真相

一個老闆或廠長都要配個秘書,他們不可能每件事都親力親為。我們作為一個肩負重大使命大法修煉者,每天要做家務、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年輕人還得去工作,這些事情每天已經排得很滿,我們是修煉人,不可能配個秘書。我們只有擠出大部份休息的時間才能完成這些事情。如果又長期照顧年幼或年老不能動的親屬,這事即使不睡覺也做不了。要麼困在家照顧親屬,要麼出去講真相,只有一種可能。這個事我們怎麼擺呢?

作為肩負救度眾生使命的大法徒,我們應該做好身邊的一切。我們不找事,也不推事,一切順其自然。事到了我們跟前,一定要做好,但我們心裏一定要明白我們有重任在身的,長期深陷家事魔難之中,狀態肯定不對。要多發正念,清除一切利用家人、親朋好友、同修、同事干擾自己修煉救人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

最近《明慧週刊》有篇文章裏談到,有一個同修照顧癱瘓在床的家人十年,幫助另一個同修闖過病業關,很了不起。但這位同修其實自己也長期陷入照顧親人的魔難之中,也許還沒有認識到,只知道要做好,只能這樣。當然原因複雜,各種情況都有。

有個學員曾問師父:「假如說一個年輕人修圓滿,馬上就上天國去了,那麼他對他的父母、孩子就盡不到最後的責任了,那是不是把困難又留給他人?」[1]師父說:「正因為你現在沒有圓滿,你不具備那麼高的思想,你才用常人的思想來看這個問題。當人達到那個境界時對一切的認識都不同了。由於修煉中的威德,也改變了周圍的情況。」[1]

我母親曾中風。娘家在外地,我有兩個弟弟,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兒。我是上班族,每星期得回去一趟,為母親洗澡,來去一天就過去了。我比較注重發這方面的正念。有一天,父親電話說大弟媳過來給母親洗澡了,這讓我感到非常意外,因為大弟媳這個人在我看來是不可能的。她親父親在醫院去世時,她在家睡大覺,別人告訴她,她居然淡淡的說:「哦!死了。」大弟媳家經濟不是很好,她能做到為母親洗澡,我就商量每月給她一些錢,這樣我每月減少到只回去一次為母親洗澡。在家有更多時間做我該做的事情。大法真是無所不能!

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煉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對你們來講,那是不是偏離了大法弟子修煉的路啊?」[2]對師父的這段講法,在我這個層次上談我的一點認識:只要我們沒有執著心,一心想著去救人,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擺平。需要我們去做的事情,能善解的善解,或者安排另外的人去做,不要我們甚麼都親力親為。所以師父就說沒有我們需要去做的,只有修煉救人,其它都由師父來安排解決。

我母親中風一年多了,其實在她當時中風前幾天晚上,我就做了個夢:我雙腳到整個大腿陷入一條小溪邊深深的污泥裏,我想拔,怎麼也拔不出來。沒幾天母親中風了,我小弟弟腿有殘疾,快四十了,這才結婚生子,父母都七十多了,娘家經濟狀況差,經常接濟他們,可能某些方面太執著了,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悟到:如果我修得好,我母親可能不會中風,因為母親住院的兩個月時間裏,為了照顧她,我兩地來回奔走,甚麼也幹不了,真正來說,是我在過難,就像夢中情景,深陷污泥之中。所以在母親中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我的感悟太多了,我執著甚麼來甚麼,當我放下的時候,一切都煙消雲散。

更能感受到一點,我們有為的去做一些事情,可能還在造業。真正感悟到師父甚麼都能善解,甚麼都能給我們做。我們有了執著,師父就沒辦法,很多難都是我們自己招來的,因為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