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法交流中猛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四歲,到現在修煉法輪大法已近二十年了,可是由於修的不夠精進,近來,眼睛視力急速下降,直到看不了大法書了。在危難時刻,在師父的指引下,同修大姐幫我,我參加了學法小組,大姐同修領我一句一句的讀法,然後交流切磋,幫我向內找,才驚醒。現在眼睛視力越來越好,從而走出了迷茫和困惑。

得法前,我就是個很要強的人,認死理,心胸狹窄,不能包容別人。去年,我大兒子鬧離婚,女方要了八十萬元錢,孩子歸女方。當時沒錢,和天津的姪女借,姪女說,沒錢,有錢也不借給你,並且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她也是修煉大法的,怎麼這樣對待我呢?我這個當姑的受不了了。她小時候我那麼疼她、愛她、關心她,付出了很多很多,現在和她借錢,不借給就不借給吧,還說的這麼難聽!我真是想不通,因為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氣得夠嗆!

就在這時,家庭矛盾也不斷,和小兒子動氣,和小兒媳婦也動氣,小兒媳婦的媽也來找事,說話難聽!怎麼這麼多麻煩事呢?這麼長時間,我眼睛就模糊不清,這一來,眼睛就更看不清了!找眼科一查,一個0.2,一個0.3,我這才害怕了。當時也吃不下飯,睡不好覺,身體瘦的只有幾十斤。心簡直承受不了了!法也學不了了,正念也沒有了,越沒有正念,越不悟,為了消磨時間,看起了常人電視。一關過不去,下一關更難過。這是怎麼修的?這麼多年我修了嗎?竟到這地步上!多危險啊!

就是在這關鍵時刻,修煉的姑母來了,我覺的這也是師父的安排。這可好了,我把一肚子的苦水都對著姑母倒出來。姑母沒有責備我,而是鼓勵我,不要上舊勢力的當,都是假相,幫我一起向內找,給我讀了師父說的:「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無辜的也能這樣: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沒做好,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1]「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2]

學到這兒,我心裏很受震動。這些話不正是對我說的嗎?我的這些親人們,都說這些難聽話,不都是在刺激我的心靈嗎?!不都是在使我猛醒,在幫我嗎?師父還說:「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3]學到這裏,使我恍然大悟,我落淚了!師父簡直說到我的心裏去了!我現在出這麼多麻煩事,不就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嗎?親人們刺激我的心靈,怎麼能會是偶然的呢?

姑母住的離我遠,每週能見兩次面,就這樣和我一邊學一邊切磋,使我深深受感動,同時又結合對照法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許多執著心,如爭鬥心、怨恨心,懶惰心,安逸心,得理不饒人的心,面子心,不慈悲,不會包容,學法走形式,三件事也在做,但總不夠紮實。因為沒修好自己嘛!修煉這麼多年,學法卻不知對照自己,不知向內找,不知修心,不知修去舊觀念,修去黨文化的毒害,這不正是學法走了形式嗎? 致使自己還有這麼多的執著心!心性沒昇華上來,身體也沒修好,眼睛都快看不了大法書了!我修的太差勁了!太對不起師父了!太對不起大法了!多虧師父的安排,讓同修們來幫我學法,跟我切磋,啟悟我向內找,使我猛醒,走出迷茫,走出魔難,感謝大法又給了弟子從新修煉的機會。

寫出這段經歷,是警示自己,鞭策自己,督促自己,以便更好的走正走好最後的修煉之路,跟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