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絕望 一切都在轉變中 【明慧網】

不再絕望 一切都在轉變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很多時間,我都處在忙的狀態,許多事情好似身不由己,三件事不能每天完成,還使精神壓力很大,總覺得:自己沒希望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如不能圓滿,救人也白救。造成自己非常痛苦,絕望中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思想行為。但清醒時又不甘心放棄。擺不正講真相與農活的關係,總是力不從心,時好時壞。這樣學法入不了心,心性就有些守不住,甚至迷於電視。那些視頻內容也容易讓人產生不好的思想物質。就在這種痛悔、發誓改與重犯中蹉跎歲月。越是這樣越是絕望。思想有時反映出一些不好念頭時,想起師父說過;「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1],那不好的念頭不是我,從而克服了它。

既然沒有時間走出去,那就從自身的環境做起,因周圍的人還沒全部得救,於是我背著放音機與真相資料,有時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有時放《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有時放「傳統文化」,有時放神韻歌曲,雖聽時不能完全入心,但總比沒聽好。有一天,我與鄰田人聊天,她卻提醒說今天你怎麼沒放收音機,當放開時,他們也在靜靜的聽。也有人為我擔心說:「放小聲點」,遇到願意要真相資料的,就送他們一份。

在家中我也告訴老公,師父說:「走回傳統路通天」[2]。給他講傳統故事與惡黨破壞傳統的方法與目地,以及大法教我們怎樣做人。他在利益面前不爭,原諒對我們不好的人,做事考慮別人(當然有時我也守不住心性,不過事後我會向他認錯)。他也發現修大法後,我與別人包括他家中其他人不一樣,他也在向好的方向轉變,從反對我學法修煉講真相到同意配合我修煉講真相,他也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不是進化來的,了解了中共邪惡的本質。

能爭能搶的婆婆向來喜歡能爭能搶的媳婦,認為爭搶是本事,而對此我從來不喜歡。可是經過許多事的對比,有一天婆婆對我說:「你是好人,你將來一定會有好報。」還有一晚婆婆在我家吃晚飯,看新唐人「今日點擊與新聞看點」時說:他們(新唐人的節目主持人)不像窮人,說的也沒錯(她過去說煉法輪功的都窮兮兮的,穿著都不那麼好)。然後問,念了「法輪大法好,還要念師父好!是不是?」我說:是,還要念真善忍好!她表示願意念了。娘家人過去不敢接真相資料的,現在也敢接了。

我按照師父教的向內找的過程中,認識到過去有段時間對一些政府官員與警察的態度是錯的。雖然也跟他們說大法好,但對他們的態度不是善意的從救度眾生的基點講真相,而是有一種敵對爭鬥情緒,實際是黨文化的東西。其結果給自己、給家庭帶來損失,也給周圍眾生得救造成負面影響,也使那些參與迫害的人對大法又犯了罪。我好後悔,從心底深處發出給他們道歉的意念。因我沒修好,沒使他們當時得救,想若再遇見他們,誠心的為我態度不好說聲「對不起」,並善意的好好講真相。對傷害我家的人,強佔利益的人及打報告的眼線,也沒有了恨意,而是憐憫,為他們的將來擔憂,思索怎樣喚醒他們達到人的標準。

一天晚上,我從田間回到家,已經黑了一會兒了,剛關好門,敲門聲響起,我以為是政府與警察來了,因前幾天他們來家找我沒找到。我就毫無顧忌的去開門,準備好好講真相。門一開,只見一黑影在面前。我問:你是?她說:我是賣麻花的。然後靠近我耳邊說:你上次送我的東西,我想多要,送給其他人。我甚麼都明白了,太好了!因看不清臉(沒帶電筒),就說:「沒有」。她看出了我的顧慮,就把當時的情況回憶了一下,說的全對。我就把留著自己看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送給了她(此書太難找,到現在我只找到四本,就想留一本自己看),她有些……也許書少了,我告訴她隔些天再來,我幫她找,她同意了。一個女人從夜幕中大老遠來只為要真相資料,我感觸很多。我還有甚麼理由考慮能否圓滿的問題?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應該盡全力在法中歸正,盡全力多講真相。

感謝師父不斷的歸正我,把有緣人送來,讓我看到希望,不再絕望。我體會到在師父的正法佛恩浩蕩中,一切都在巨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造》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