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口與修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這幾天先是嗓子疼,說話聲音發啞,並伴有咳嗽。總覺的嗓子裏有痰堵著,卻又吐不出來。也沒當回事,以為過幾天就好了。

接著就是牙疼,疼的我直冒汗。坐不住,站不穩,捂著嘴在屋地上直轉圈兒。一邊轉圈兒,一邊發正念,似乎好一點,一會又照疼不誤,甚至疼的更厲害。還時時伴有口臭。以前也牙疼過,一發正念,或把疼加倍給讓我牙疼的邪惡打回去,立馬就不疼了,這回怎麼不起作用了呢?

我知道這一切不正常的狀態都發生在嘴裏,一定與修口有關,似乎它們都在提醒我應該好好的向內找了。

我想起這段時間,老伴有病兩次住院,小區改造,還有學法小組的一個大家公認三件事都做得挺好的同修突然離世,以及一個合作項目同修被綁架,一個認識的同修被關押與庭審等。事出突然,雜而亂。正常的生活秩序被打亂,修煉也受到影響。學法少,心不靜,煉功和四個整點發正念不能保證,只能事後補上,有時還補不上,更別說講真相救人了。心裏不免有些著急和煩躁。

很多時候,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背後議論人,搬弄是非,按自己的意向標準評論人;有時口不擇言,出口傷人,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有些事情不順心不如願,就發牢騷,抱怨;社會上看不慣的事也要說幾句,議論一番。完全把自己混同一個常人,甚至還不如常人了。不守心性,放任自己,隨心所欲,不修口,失德,造業。

修口,師尊把它作為獨立一小節拿出來單講,可見其重要性。過去在修煉界一直把它看的很重,要求也很嚴格。他們認為人一動念就是業,一張口就造業。修煉講無為,不想、不說、不做,這樣就避免再造業。因為修煉人還在修煉中,只能看到事情的表面,看不見其中表面背後的因緣關係,容易做錯事。做錯事就造業,造業就得還,還就要吃苦。修煉人一生是經過改變的,修煉道路從修煉開始一直到圓滿都是師父已經給安排好的,到哪一步開功是早就定好的。造業就有大有小,有多有少,勢必影響自己整個修煉,影響師父的整體安排,會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大法弟子的修煉不同於以往的個人修煉,不脫離常人社會修煉,並且要宣傳法、洪法、講真相救人;同時還要幹好工作,照料好家庭。師父開示:「我們講的修口,和他們是截然不同的。因為修煉法門的不同,所以要求也不同。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應該說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沒有問題,並且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係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於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聽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在這些方面我覺的我們應該把口修一修,這是我們講的修口。」[1]用師尊講的法來對照自己,我在修口這個問題上,存在以下這些問題:

1、沒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比如:說了一些搬弄是非的話,講了許多不好的話。

2、說話前沒有用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要說的話,符不符合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而是不管不顧,張嘴就來,只圖自己一時痛快,不管他人感受。顯示自己,表現自己。

3、以一己之私心,一己之私念,一己之私利,私下裏,背後妄加猜測,評論同修,不但自己造業,還往同修身上加負的東西,扔不好物質。師尊說:「平時常人想問題時發出的大腦形態的東西,因為它沒有能量,發出時間不長就散掉了,而煉功人的能量保持時間就長多了。」「拜佛的人如果是求錢的,對著佛像一拜,或者是觀音菩薩像,或者是如來佛像說:幫我發點財吧。好傢伙,一個完整的意念就形成出來了。他是對著佛像發出去的,所以一下子就上到這個佛像上去了。」[1]從這兩段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修煉到今天,想甚麼,說甚麼都是有一定能量的,而且發出的能量會保持很長時間。對著哪個同修發出的,也就是對著哪個同修想的、說的,就會形成一個完整的意念加到那個同修身上,或進入那個同修的空間場。所以同修之間切記要加持正念,輸送正的能量,與同修與自己都好;不要往同修身上加負能量,扔不好的東西。給同修給自己修煉都會造成損失。當然,要真有問題,一定要先找自己,然後善意坦誠的與同修交流切磋,共同提高。

4、我在上明慧網下載完資料後,總要最後瀏覽一下動態網頁,了解一下國內國外新聞動態、消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且還和同修講,不但干擾了自己,還誤導干擾了同修。暴露了自己對社會上常人的事情很感興趣,很願意說的執著。

5、執著於自我,以自我為中心,顯示自己,表現自己,強勢。同修切磋時經常無禮搶話,打斷別人的話,自顧自的喋喋不休說個沒完。邪黨的一言堂流毒影響遠沒肅清。虛榮心,愛面子心,自我感覺良好的心,在一些小事上表現出來不願吃虧的心,急躁心,不寬容忍讓,不祥和慈悲,沒有用善念、善心對待周圍一切人與事。也就是還有潛在的不易覺察的求名求利心,妒嫉心,爭鬥心、幸災樂禍的心。情的最顯著表現就是有區別心。說到底,都是為私為我的心在做怪。

以往的向內找只停於表面,沒有觸動、解決實質問題。沒有按照真、善、忍法理實實在在的實修自己這顆心,沒有在修心性上下功夫。人中有句話:打人別打臉,說話別揭短。而我專好揭別人的短,議論人過錯,講人隱私。明知不對,不符合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失德的。可就是管不住自己這張嘴,非說不可,一吐為快。其實就是被魔利用了這張嘴。為甚麼能被魔利用?就是心性有問題,沒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心不正,才招邪。這是典型的不修心性給修口帶來的嚴重後果。

可能還有沒找到或沒意識到的,以後還要繼續找。單就以上這幾方面。從表面看都是在修口上出現了問題。這些問題是前沿是表現,它是背後的人心執著帶動下想的、說的,做的。也就是說修口與修心性緊密相關。想修口,必修心性,不修心性,單純的想做到修口,是達不到法的要求標準的,也無法做到真正根本意義上的修口。既然修口與人心執著有關,與修心性有關。那麼修口必先修心。

過去聽人講:「話到舌尖留半句」,「說話嘴要有把門兒的」。常人都知道說話要講分寸,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說,不能招惹是非。我們煉功人講修口,不能嘴大舌長,問一句說十句。不問也說,甚麼都說,執著的顯示自己,好像自己知道的多,在她(他)那甚麼都是公開的,沒秘密可言。兜裏揣個手機到處走,走哪打哪,打哪說哪。要知道邪惡還在迫害。有些資料點被破壞;同修在學法小組學法時被綁架;同修開法會時被綁架;做資料傳送交接資料時被綁架等。儘管原因諸多。但其中跟不修口有很大關係。而且相當普遍,損失慘重,卻不能引以為戒。

當同修交往、切磋、交流時,在沒說話之前,要把急於表現自己那顆心滅掉。把要說的話先放在心裏,用法來衡量對照一下,掂量掂量看符不符合法,符合法就說;不符合法堅決不說,不但不說還要正念抵制、清除,也就是扭轉心態,歸正自己,心正壓百邪,就能摒棄排除去掉背後的人心執著,這個過程就是修心性的過程。再有守住心性也很重要,涉及到一個人抑制力、毅力。能控制住自己慾望,滅掉這些慾望。修口也就落到實處了。心性到位,說出的話就會在法上。

我之所以修口長期做不好,出現很多問題,也招來很多不必要麻煩,甚至造成同修間的隔閡。就是沒有注重修心,把修口和修心分離。單為修口而修口,末了還是沒修口。只有擺正修口與修心的關係,法理清晰、明瞭,才能真正修好口。學法是修心的關鍵。法學好了,心性提高了,把口也就修好了。因為心裏有了法的尺度,有了衡量檢驗的標準,沒開口就已經知道怎麼做了,口自然就修了。

個人體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