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婚姻的魔難中走出人來(1)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首先,請允許我先向師尊致以我最深切的敬意!感恩師尊!寫下「感恩師尊」這幾個字,瞬間淚下。師父的精心呵護安排,領著我走過了舊勢力設下的巨難,帶著我走過了人生最艱難的階段,同時讓我對婚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文中的感悟都是我在法中和魔難中體悟出來的,這些理悟解開了我在魔難各階段中迷惑的結。而之所以有那些思考是源於先驚動了自己的執著(恐懼、怨憤、妒嫉、氣恨、委屈等等),對這些執著剝絲抽繭解體曝光就是在消解它,我是這樣修過來的。

一、一個夢

在我家大孩子五歲多的時候,我懷了二胎,雖然當時的社會政策不允許,但畢竟是一個小生命,絕對不忍心做殺生之事,所以沒有猶豫的決定留下來。懷孕兩三個月以後就在家休息了。有一天快天亮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類似宇宙飛船的飛行器降落在一個高樓樓頂,兩個外星人從飛船裏走出來,其中一個嘴裏發出類似電視裏機器人發出的聲音:「馬上修改程式……」 然後一個情景是一個外星人兩手掐我的脖子,我幾乎喘不過氣來,這樣掙扎著就醒了。感覺實在太真切了,而且我也沒有喊師父和法輪大法好。我當時分析可能是自己修煉不太精進所以夢中沒想起來吧! 我老公G那個時候從邪惡黑窩回來一年多,工作比較忙。從黑窩回來後修煉的心受到極大的撼動,基本不看書更不用說煉功了。G回來後我們搬了家,距離我上班的單位比較遠。我每天在上班的路上學法,那段時間我的智慧和悟性得到極大的提升。也明白了修煉和做好人的關係。G在常人中是個老好人,願意儘量滿足別人。我現在明白,好人和老好人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其實這種老好人容易有極大的問題,尤其修煉的話,最不容易覺察出來這種現象背後的問題,內在的脆弱敏感容易被外在的與人為善掩蓋,而這些只有修煉者自己清楚。

我懷孕後周圍很多人都勸我別要這個孩子,家裏姐姐們總讓G勸我,我也沒太理會。差不多四個月的時候,有一天晚上,G跟我說,要不這個孩子別要了。我當時有些生氣,這話從一個修煉過的人嘴裏說出來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晚上我做了個強迫人吃人(不是恐怖的場面)的夢,我明白了墮胎也是為了增大人的業力而被舊勢力所安排的。我更加堅定自己的選擇。

G越來越忙,沒有週末沒有休息,而且我感覺到他對我也並不關心,從我的內心,我感覺他的心在漸漸變遠和冷,我以為是他為了養家而沒辦法從而造成的狀態。我仔細想了想,我們的結合也是源於修煉,現在他幾乎不修了,這種狀態持續下去不行。於是,一天晚上,我提出晚上拿出半個小時和孩子一起學法。他當時很不情願,並且說,如果不同意呢? 我當時眼淚就出來了,我說,我希望你同意。他看我那樣,想了想說,好吧,不就半個小時嗎?行。

第二天,我和G和大孩一起學法,G幾乎念不了兩句就睏倦的睜不開眼,半個小時學的很艱難。大孩不斷的提醒她爸爸,還給她爸爸拿冰希望他清醒一些。就這樣,很艱難的學了一個星期。孩子每天給她爸找最好的位置坐,自己還試驗爸爸坐的地方是否涼快。我心裏暗想,這個孩子真是與法有極大的緣分。

二、情變

一起學法學了一週,一個週六的晚上學完後,G在臥室和客廳裏轉來轉去,一會兒又說想跟我說點事。我說,你有甚麼事就說吧!他坐下來拉著我的手緩慢的說,他的心變了,已經被另一個人佔據……我當時震驚至極,渾身發冷發抖,勉強聽後面說甚麼我很堅強沒有他也能活、而那個人不能沒有他之類的,他可能得離婚,否則大法的原則不允許……

我也終於明白了他的冷漠不是我的感覺失誤。我也立刻知道了那個人是誰。說起來話長,最根本上G是因為一點缺陷影響了他找對像。而那個某某就是G畢業後想追求但只能以朋友身份默默關心的,某某當時比較高傲,身邊追求的人很多,對G根本不入眼。而如今,據G說,老公對她不好,工作也不如意。而她又是G給介紹到G公司的,更好笑的是,當時的簡歷還是我給提供的模板。G終於能「英雄救美」了。只是,我想不到的是,這樣電視劇一樣的情景竟然真切的發生在我身上。起初,我以為G跟我說這件事,是以一個過失者的身份並且已經成了過去式。傾聽中才知道這還是一個未解之題。G完全沒有想放棄,並且關於他們以後的生活都有很深的考慮,包括幫別人撫養孩子。而自己的孩子還有肚子裏的孩子,由我撫養,說那個某某不會教育孩子。我也明白了之前G為啥說要再買個房子,原來早有打算。還有為何那個時候讓我重新考慮要不要這個孩子。

我內心無法控制的痛苦。那種痛苦的感覺讓我開始思考,我為何如此痛苦,我知道我沒有痛苦的自由,因為身體裏還有個小生命。我努力的想把自己從那種痛苦中解脫出來。可我為何無法完全擺脫那悲傷。那痛苦會在時刻有縫隙的瞬間侵襲進來。我看著我的身體被那種物質折磨,貫穿到手臂。我想,如果是在古代,人的思想中接受的是三妻四妾的觀念,如果那樣我會痛苦嗎?可如今為何我如此痛苦,我明白了,是因為對家庭的忠誠對婚姻的忠貞這種觀念已經構成了我人這層生命的思想中的一部份。當這種觀念受到強烈的衝擊時,其實是衝擊到了這個生命的根本。所以婚姻的背叛對人的傷害是最嚴重的,因為是真正傷害到這個生命了。我思考人的痛苦歡樂都是人自己決定的。那麼是不是思想開放接受三妻四妾對自己更好。應該說有這樣的思想,如果老公真有外遇,在痛苦程度上思想衝擊程度上是會小很多。但現代人嫉妒心各種心都很強,是不可能有那麼純的古人的觀念的。在這種社會形勢下你有那樣的思維也是有更複雜的因素造成的表面假相。我知道,是構成我生命的因素受到了衝擊了。但這種觀念應該改變嗎?不,這是符合人這個層次的正統觀念。並不是這觀念本身的錯,是我要用法中的智慧把這一個一個的迷解開,是要從這一切中昇華出來,從而走出一條路。常人沒辦法解脫,所以常人會改變這種觀念(對婚姻家庭的忠貞),變的不相信人性的善,敵視男子。其實這是用更不善的變異觀念取代原來的觀念。我要的是,不產生不加強任何負面的物質因素和觀念,只要正面的,同時帶給眾生最大的善。

那一夜,我幾乎徹夜未眠,內心痛苦至極。不管G是不是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在外人眼裏是貼了標籤的,我該如何應對這件事可能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我該如何面對孩子問我,爸爸為啥不要我們了。我們所告訴孩子做人的道理裏沒有這一項啊,這種衝擊對孩子的影響,是用語言和道理能平復的嗎?因為這強烈的衝擊,起初我一點食慾也沒有。因為我父母和我們同住,我一方面不能在表面上表現失常,一方面還要考慮這件事的對策。我想起那個夢,確實,這是舊勢力安排來破壞我修煉和破壞大法的。我該如何應對?怎樣做才是最好的?G明顯是被情被舊的勢力控制的神魂顛倒。他說他在家跟我在一起說話的時候還是理智的,覺的我們之間也還是有感情的,但只要一看到那個人就甚麼都忘了,到時候可能淨身出戶都是好的了。

說實話,這種事情在我身邊幾乎是聞所未聞。周圍的同齡人也幾乎都是同修結合,大家的概念裏沒有這些。而我的概念裏也沒有。我仔細回想,當初為何想找同修,潛意識裏覺的同修可靠,沒有亂七八糟的事,而所謂亂七八糟的事,也就是婚外情出軌之類的。就是說這個選擇裏有人的東西在,只是不易覺察。而現在我所以為的「可靠」這一項,也遇到了極大的檢驗。我發現,人向前和向後都很容易,就是說,對於婚姻危機,離婚或者完全妥協無視都是常規對策,世人多數也就是這樣做的。而擺平這件事,於無聲中解決這件事,就難上加難。我一方面要考慮解決這件事,一方面又要保證自己的情緒變動不給肚子裏的孩子帶來影響,就是說我要從內在也要保證一個平穩的情緒。我想我所選擇的路,絕對是對眾生有最大利益的路,常人中的得失失意實在不算甚麼。既然我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那麼我也要在這件事情當中走過來。儘管我不知道走過來是甚麼樣。我跟G講這樣的事情是大法所不允許的,G說你跟我講這些還有意義嗎?某某要是離婚,我肯定離婚,前面是地獄我都得跳。

那個週一,G上班後我在家裏整理我自己的思路,我把我聽到這件事後的所思所想寫出來。一方面我是理順和宣洩一下;一方面也想通過這種方式和G交流。我把他在邪惡黑窩裏的三年我在家帶孩子上班養家以及遇到的種種事情寫出來,包括我對他的在意,希望這個家完整的願望。那篇文章完全是我的真情實感,在文章最後,我想起師父在瑞士講法中講的:「我能最大限度的放棄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開這一切」[1]。還想起一個同修跟我講的:無論多麼弱小的生命如果用我的生命可以使他得到救度,我都會笑著去死。我突然豁然開朗,我不斷的求師父加持。內心也解脫了很多。打坐中,心中升起一念:我不動誰也動不了。

我把我寫的文章,用了一點辦法讓他看(一個人的心背離之後不會主動看你的文字),他看完後很受感動,說,我是世界上對他最好的人。之後,我會經常通過手機短信,給他發一些我的感悟,以及一些修煉醒世的故事。有的故事很長,手機裏一個一個打字出來,經常打很長時間。G一般都不回短信。G在家的時候我經常和他聊天,儘管聊天中我常常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他的言語傷害帶給我的情緒衝擊,因為我明白孕婦情緒對胎兒會有影響所以盡所能調整自己。我感覺這個階段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偶爾感覺心累,甚至很期盼孕期快些過去。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2]。我明白這件事是舊勢力明明白白來毀我的巨關,而我,必須也一定要過去。我要解決的問題是,我要洞察我的情緒波動(就是苦惱)背後的因素。我需要解開我情緒波動背後的機制,抓住它,明白它,超越它,從而不被它左右。縈繞在我心頭的一個問題就是,我該如何把握我的情緒?起初我以為是我的情重。當今社會出軌婚外情真是俯首皆是,背叛婚姻背叛家庭也是新聞遍地,被傷害一方有的默默忍忍,有的當機立斷。如果我情輕,是甚麼樣呢?我毫不在意就是境界高嗎?或者我毫不動心?靜靜等待事情的發展,隨之任之?又或者大吵大鬧?這絕不是我的風格。在學習《北美巡迴講法》中,我明白了。這件事對我的衝擊如此之大,讓我痛苦至極,是因為對婚姻的忠誠是構成我肉身生命的一個最基本觀念,當這個觀念受到劇烈的衝擊時,彷彿生命要解體了一樣。不看明白這個理簡單的去掉情看淡情來對待是不能根本解決問題的,因為不明理的情況下,有情無情都是情,表現形式不同而已。我的對婚姻忠誠的基本觀念沒有錯,因為對婚姻忠誠是神給予人的標準。只是,通過我的痛苦我看到了這一點,明白了這件事,也明白了更多眾生的苦。做旁觀者還是在其中?永遠的旁觀者和永遠的在其中都不可能有真的提高。從裏面修到外面才是修出的真本事。

G的打算是等孩子生下來之後再決定怎麼辦,畢竟某某還沒有離婚(那人不離他也不會著急)。我知道用常人的方式解決這件事並不難,但我不想有損失,我不想出現失控的局面,當時的局勢走向和我息息相關。六個家庭的動盪(我父母家,他父母家,我家,還有另一方的三家),對大法的影響,今後這些生命的走向,等等這一切讓我不敢絲毫鬆懈自己。我跟G說,他現在想離婚法律上不允許,法律規定孕期和哺乳期男方是不允許提出離婚的。在我沒有能清晰的把握我自己的時候我不會輕舉妄動影響事態的走向。當然,想是這樣想,過程中也有動搖的時候。有一次和G說話,交談實在不愉快,他說如果我不好好的他就走了,我開玩笑說你走吧,別被人把腿打折了。這句話明顯刺激到了他。我拍拍他的肩膀說,我是希望你活的是你自己,我希望如你的意,因為如了你的意你的生命有活力的話,我也高興。明天我們就去辦(離婚)吧!他說好。 第二天一早醒來,我告訴他,我不去了。我還是不想衝動的做決定。

當天我給一個外地的同修大姐打電話,說了這個事。那個同修對此事很震驚,她給我講了很多現實中這樣的事最後的結果都不好的真人案例,讓我堅持不要把G推出去。同修的理解和精神支持讓我有了動力。在我周圍同齡的同修中,沒有人知道這個事,主要是我了解大家的狀態,這件事也足以讓她們目瞪口呆,誰也沒有這方面的思維更談不上經驗,也就是說,我沒有可以參照的,只有我自己摸索著往前走。我很想知道結局,我覺的任何一種結果我都可以面對,但是走在這種不知道結果的路上卻很難熬。如果我知道了結果,我就可以安心等待了。一次內心很迷茫的時候上網搜索運勢(沒守住心性),有趣的是,所有能查到的地方都說,這個時候容易有爛桃花,結果如何全看如何處理。我也明白了路還是掌握在我自己這裏,全看我如何去走。既然在我這裏發生了婚姻的危機,就要從我這了悟婚姻的本質走過危機!(現在想來確實是師父的保護,如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用不好的信息迷惑我,我豈不是很危險。感恩師尊!)

一天早上做了一個夢,夢裏我失手造成一個人死亡,我很後悔自己失手,很希望時間可以倒流然後事情沒有發生,就在這種感覺中醒來。我想可能是我哪一生欠G一條命,他以這種形式來討債。任何的魔難都沒有偶然的,沒有前因是不會有後果的。以前的怨憤總要以一種形式體現出來,而體現形式也往往不是我們能預料到的。不管怎樣,在我這裏不生怨憤,不生氣恨,坦然面對,都是應該的。

G出差很少往家打電話,我會一週或更長時間打一次。我也不是有多想念這個人,只是想保持一種連接,或者希望看到他的一些變化,比如希望看到他對我和孩子關心一些。但有印象的都是他不耐煩的通話。

三、轉機

前面說過為了喚醒G的真我,我經常給G發醒世短信,期間我又收集一些傳統文化裏婚姻家庭方面的視頻。這些傳統文化對我也受益匪淺,因為文革後我們被動的和傳統割裂,對婚姻家庭的正確狀態很模糊,我們需要走回正確的狀態。

十一G出差回來,我找了一些講傳統文化的視頻,有一個中醫師專門講婚姻性開放對現代人的影響,我把這些視頻下載下來。尋找機會給G看。當一個人幾乎離開了大法,還有甚麼能對他起作用,就是現世現報,眼見為實。這對人永遠是起作用的。第一個視頻G睡著了沒看到啥,干擾很大。過幾天又找機會放第二個視頻,這個他看完了。看完後,他說,這算啥事啊!言外之意自己整的事不好看。從那以後我感覺他的思想方向變化了,從自己思想深處認識到了自己的荒唐。

過完十一後的某一天,我又做了一個夢,這個夢很清晰。第一個場景是我和G一起在超市買東西,我推著購物車,走著走著,看到了那個某某,然後G跟著某某走了。我就自己推著車往前走,走到拐彎處看到我弟弟的小學老師還有一個人,我走過他們,看到那個人用手指指著我,對那個小學老師說:根基如器。然後第二個場景,雨過天晴,我和G在河邊散步。醒來想想這個夢,我查了一下根基如器,器古語一般指容器。我理解人的根基好比容器,是可以變大的,我要擴大我的容器也是在增加我的根基。

月末二寶降生了,月子期間,G請了一個月假,一個同修大姐照顧我月子。有一次同修大姐跟我說,G說話很奇怪,感覺跟以前不一樣了呢,感覺這個人變複雜了。後來我跟這個大姐講了發生的事情。大姐很感慨,說,既然G能主動跟你說這件事,說明他認識到自己的問題,還是要給機會。後來對於G的言語情緒傷害,大姐都給了我很多正面的力量信息,讓我明白一個男人的擔當應該是甚麼樣的;對於無理取鬧,我也會有了很理智的回應。

在不斷的修自己的過程中,我也抓住很多機會體會到情對人體的作用規律以及轉化方式,有時候不是一次能抓到的。我就等下一次。我的意思就是,當一個情緒反應來的時候,它是如何作用身體的。並不是我要研究科研,而是我抓不住它看不透它的時候,我是被動的,我就無法超越。有一次,G讓我幫他查甚麼東西,我不知道怎麼處理但說了一些想法,他很不耐煩的皺著眉頭回應,那種表情一下子勾起了我巨大的委屈。我立刻觀察這種委屈的反應,就是這種委屈迅速的從情中凝聚出巨大的情緒物質,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在那一瞬,內心裏還是非常感慨。我為何會有巨大的委屈,就是我的努力沒有換來對方一絲溫暖,這種落差讓人心生委屈。當然更高的標準來看,就是內心對現實還是有所期待,不是徹底的無求狀態。這一點對人來說無可非議,但對我來說,我要明白。這個經歷讓我明白,情是通過思維觀念而起作用的。我不是天目看到的,我的天目沒開,就是一種感覺,很真切很真實很震撼。

(未完,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