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情魔的重創下,我走過來了 【明慧網】

在情魔的重創下,我走過來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丈夫被查出患肝癌晚期。醫生跟我說丈夫還能活三個月。我在醫生的辦公室裏待了很長時間,因為眼淚就是止不住了,怕他看見不敢出去。隨後我帶著丈夫輾轉省內外五家醫院,五個月後,丈夫去世。

這時的我,整個瘦了一大圈,不吃飯,不洗漱,不打掃衛生,不出門,不見人。晚上在床上躺著閉著眼睡不著,睡著了害怕醒來,每次醒來都希望是一場夢,可是每次都落空。見到我的同修看到我這個樣子,都很詫異,擔心我能不能走過來。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上學時在宿舍裏點著蠟燭看《紅樓夢》,林黛玉的葬花詞背的滾瓜爛熟,同位同學戲稱我為「林妹妹」。參加工作後,瓊瑤的四十五本小說翻來覆去看了多少遍,滿腦子灌滿了這種情色敗物,我自認為人就是為情活著,除此之外,任何事都沒有意義。丈夫就是我的白馬王子,儘管他家庭貧困,工作單位面臨倒閉,這些我都沒有看重。正是這些變異的觀念,才使得我在修煉的路上躑躅不前,跟頭一個接著一個。再加上自己不精進,在夫妻生活上修得拖泥帶水,累積成了巨難。

這裏把我這一年多來怎樣把自己溶於法中走出情魔重創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 、爬起來 走出去

二零一五年的大年過後,孩子開學了,時時給予我幫助和鼓勵的、離我最近的同修因有事出遠門了,我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每天早晨醒來,那種苦的滋味,就像海水一樣慢慢的浸上來,幾乎把我整個淹沒。

那天我強打精神到單位上班,回家時,半路上電動車的輪胎癟了,當時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推也推不動,眼淚瞬間就流出來了,越想越悲痛,索性坐在馬路邊上哭起來,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也顧不得了,一直哭到天快黑了,才給同事打了一個電話。同事把我的電動車拉到維修點修好,把我送回家。同事走後,我躺在沙發上,望著空洞洞的房間,跟自己說:你也不能老這樣趴著呀,這一關怎麼也得過啊,師父可在看著你呢。

我從沙發上爬起來,洗了一把臉,打開前幾天同修送來的一箱資料,用個布兜裝了幾本大冊子和幾張光盤出了門。騎車來到附近的一個小區,把資料一份一份的掛到每戶的門上,不到一個小時,回家了,在回去的路上,我心裏這些天以來第一次生出一絲愉悅的感覺。

接下來,附近同修的講真相項目,為了配合我都主動的做了調整,晚上三個同修和我一塊學法、發正念;每個星期拿出一到兩個晚上,我和一同修騎電動車到周邊村莊掛橫幅,貼不乾膠,發真相資料;每到週末我和另一同修坐公交車到偏遠的山區講真相,發資料,風雨無阻,差不多八個月的時間,鄰近的兩個鄉鎮幾十個村莊,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期間本地的一同修源源不斷的把一箱箱內容豐富的各式各樣的真相資料從市裏運回來。我和同修之間雖然沒有過多的交流,可是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同修的信任、加持和鼓勵。

二零一五年的六月底,市裏同修給我們拿來了訴江的版本,於是我地同修開始著手訴江。因本地就我一個人會打字,所以整理訴江材料和上傳明慧的重任大部份就落到我身上。我地加上我們周邊地區先後有五十多位同修實名訴江。

因白天上班,這些事都要等到晚上和週末來完成,所以那段時間,我的身心全部都投入到訴江的大潮中,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傷痛,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苦難,因為我看到了同修們經歷的那種種魔難和一顆顆對大法對師父純淨的心,我就像得到了一次次洗禮,心性也一次次得到了昇華。

二,背法

我從二零零七年開始背法。背第一遍時,我用了七個月的時間,到現在我也不知道背了多少遍了。

在丈夫生病這段時間,我日夜陪護,幾乎沒拿過書,他走後,我從頭開始背,用了十個多月的時間,才背完一遍《轉法輪》。我背這一遍法時,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艱難。有時一拿起書,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色情敗物像瘋了一樣湧上來,排不掉壓不住。我感覺這些敗物就是妄想死死的控制住我,不讓我背法,就讓我陷在這個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出不來,最後毀於一旦。我知道,我只要背法,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是在清除它們,就是在消滅它們。有多少次我坐在辦公室裏一整天,一頁都背不過。即使這樣,我也不放棄,能背一頁就背一頁,能背兩頁就背兩頁,反正我就是要背。隨著我不斷的背,那些敗物逐漸的在消減,在削弱。背第二遍時 ,我用了六個月的時間。

我背法的一點感悟是,背法的過程就是實實在在修心的過程。去年的七、八月份,師父發表了兩篇經文《提醒》和《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當時我讀了幾遍就放起來了。過了幾天和同修交流時,提到師父發表的經文,我想了半天,竟想不起師父講了甚麼,連大概意思也想不起來。於是我專門把兩篇經文背熟,這段時間,一有閒暇時間就背一遍,最近我感受到在我修煉的過程中,兩個很頑固的執著修起來容易了,一個是早上參加三點五十的晨煉不費勁了,另一個是那個強大的自我變淡了。

「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1]「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2]「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甚麼都有了。」[2]師父的提醒時時敲打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督促自己在修煉的最後勇猛精進,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