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這段時間裏,我覺得自己最大的收穫是能夠堅持背法,其中有些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改變學法狀態,入心背法

從小我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喜歡看書,喜歡電影電視,所以修煉後我的思想業極重。書中、電視上那些名利色氣等東西,時常在我的頭腦裏翻騰,使我的思想沒幾刻清淨。修煉十幾年,能夠入心學法的時候很少。《轉法輪》一講讀下來,能夠記住的沒幾句。看書時思想業在頭腦中如奔騰的野馬,使我的思想不能夠專注在修煉中。學法跟不上,修煉狀態可想而知。有時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大法中混事,學不好法,就很難真正的修好自己。

回想自己這十幾年的修煉,大部份看書的時間都是在走形式,沒入心。感覺上《轉法輪》連一遍都沒有靜心的讀下來,真的是太慚愧!去年年初,我覺得這樣的狀態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決心改變!我認真思考,這麼重的思想業,怎麼才能讓自己真正的入心學法,是真正的自己在學呢?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背法!從背《轉法輪》開始。以前我也背過書,也許是意志不堅定,或者帶著有求之心在背,效果不大,也沒有堅持下來。這次我認真的總結了上次的教訓,告誡自己克服畏難的心理,也要放下有求之心,就是持之以恆堅持背法。

因為思想業太重,有時在背的時候都會溜號,所以我要求自己,背法時要把書中的每個字都顯現在眼前,要真正的入心在學,自己在學。每當我能達到這個狀態時,我就覺得思想中那些不好的東西在被清除,頭腦變的清晰。法中的一些內涵有時一下就明瞭了。

背法以後我還悟到一個理,就是端正背法時的心態。在學法時,哪怕是極細微的一念不正或不敬都是不對的。有一次在背法時有一段話我反覆背了幾遍,但是記得不熟,感覺記不住。我停下來查找原因,發現我的內心對師父的法有一種抗拒,其實就是不相信。我發現我當時在背這段法時,對師父講的話在潛意識裏是懷著審視的態度,在用人後天形成的觀念和實證科學看問題的角度,在審視師父說的話。這怎麼可以呢?!當我找到這裏時,自己也嚇一跳,我忽然明白了為甚麼以前自己也在學法可是改變不大。我的心態不對,不是對照法改變自己,歸正自己,而是在用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人認為的對錯在衡量大法,把自己擺的比法還高了,實在是太可笑、太不自量力、對師對法太不敬了!那法中的內涵怎麼可能展現給我呢?!當我改變自己的心態,清除掉那些阻擋的觀念後,那段法背起來就容易了。

在背法的過程中我也在逐漸的克服自身的懶惰、畏難、有求之心、急躁等執著。以前一想到背《轉法輪》就覺得好長,不知何時能背完,生出來懶惰畏難的心理。還有急躁心,有時為了圖數量和進度就不用心,走馬觀花的背完拉倒,也沒入心。這次我告誡自己背法是為了更好的學法、理解法,從而使自己能真正的得法同化大法,昇華上去。

去年的三月份開始,我背完了《誰煉功誰得功》、《修口》、《佛性》、《溶於法中》等篇幅較短的經文,又花了大概三個月的時間背了一遍《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然後背《大法弟子必須學法》這篇經文。現在我已經習慣了背法的狀態,拿來書就想要把法背下來,急躁、畏難、有求等執著也在不知不覺中淡了很多,背法我會堅持下去,持之以恆!

隨著背法我的思維逐漸清醒,從前每當思緒煩亂,背不下去的時候,我就覺得這樣的狀態影響背法的質量,就會放棄不背了。但現在我意識到這個時候正是正邪大戰的時刻,越背不下去就越應該背,直到把那些干擾的邪惡因素全部清除掉。主意識清醒了,真正的自己就能主導自己的思想和行為了。過去我總是老闆說甚麼我就聽甚麼,不去思考不去反駁,不管讓做的事情對還是錯。但通過背法和看交流文章,我正在走出這種迷糊的狀態,從內心認識到,我才是這裏真正的主角,大法弟子做事的標準是用法衡量,不能被任何因素左右,一切由我來主導!

在這充滿利益、爭鬥、誘惑的世間,大法弟子要保持清醒不隨波逐流、潔身自好,全憑來自法中的正念和勇氣。去年夏天一位我診治過的患者又帶著自己的母親和爺爺來找我看病,因為我同時處理不了兩位患者,所以就把爺爺交給了老闆,結果患者走後我發現老闆有意多算患者爺爺近一千元錢。(此時患者的費用還未全部交齊)回家我想怎麼辦呢?老闆這樣做我阻擋不了,他們之間的因緣關係我也看不到,但我發出一念,不符合法的事我堅決不做!過後我側面提醒老闆,多收患者錢的做法不對,最後患者看完病,老闆最終沒有多收那一千元錢。

二、認清根本執著,向內找實修自己

我在一個門診工作,由於學醫的風險很大,所以我在工作中一直處於一種焦慮的狀態,生怕一不小心會給患者和自己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在這個門診工作了兩年,每天都很忙碌疲憊,做不了甚麼證實大法的事,而老闆對我的工作很不滿意,我像個迷路的人走入一個怪圈中,找不到出來的方向。

去年上半年明慧網連續發表了多篇關於信師信法的交流文章,對我啟發很大。我向內找自己在這方面存在著嚴重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了,我的修煉都是迷迷糊糊的狀態,我覺得自己在大法中混事,修煉不用心。過去的兩年裏,我把絕大部份的時間、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中,我的潛意識裏覺得只有學好技術才能賺錢,才能有穩定的生活。可是我拼命的追求技術卻收效甚微,換來的是不停的出錯和老闆的輕視。再加上我從小負面思維嚴重,遇事總往壞處想,沒有自信,所以我整天生活在憂慮中,內心很苦、很累,只是用人的一面在苦苦支撐。

在背《誰煉功誰得功》這段法時,我好像明白了一些,就像一位同修說的,我不是在法中修,而是在法中求,求得甚麼呢?我向內找,我在求人中的安逸生活。師父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1]

我知道大法是好的,就帶著人的執著在法中求,想求得做事的順利,家庭的美滿,人中生活的安逸舒適等。同時在人的觀念、黨文化和實證科學及進化論、無神論的影響下又對神、信仰、神跡等這些不能用人眼看見的東西存在懷疑,就是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以前一遇到事情我慣用的思維是:「只要我做好,師父就會幫我解決。」基點還是落在解決問題上,落在人中。通過學法和看同修們的交流文章,我漸漸明白了,修煉人就是要直面矛盾,迎難而上,遇事按照法的標準要求做,把自身不符合法的地方找出來按照大法來歸正,就是這麼簡單。

我覺得悟到和做到之間還有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就是實修。從前我總認為多看書多學法就行了。可我卻忽視了向內找。修煉人不向內找那一切都是空談。我覺得向內找也是實修的開始。有一段時間我對老闆的怨恨心很重。而對應到這個空間來,就是那段時間她一看見我就生氣,我即使沒做錯甚麼她看我也不舒服。長久以來心中壓抑著對老闆的不滿與怨恨讓我很難受,我覺得我很難走過這一關。一次從同修家回來後,和家人同修交流,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一直隱藏著一種冷冷的、硬硬的東西,這個東西的本質是自私與惡,一瞬間我明白了,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內心這種私與惡的物質被觸碰了才會去怨恨,而這種冷、硬的物質正是我應該去掉的啊!我向內找到底是甚麼原因,讓我對老闆產生了如此強烈的不滿與怨恨呢?那就是對名的追求!一直以來老闆都特別喜歡另一個同事,時常誇讚她,而對我則很輕視。我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在老闆那裏,沒有得到一絲的肯定與讚揚,對此我產生了深深的不滿與怨恨。哪怕她只給我一句發自內心的肯定與讚許,我都會平衡。我終於明白了,我在追求人中的虛名,我在追求別人對我的讚許與肯定,同時因為我的付出沒有得到我想要的回報(就是別人的肯定與讚揚),而產生怨恨,我想享受被別人誇讚時的那種優越的感受!

我只是在追求一種虛無縹緲的感受,多麼可悲!因為沒有得到而產生怨恨與不平。師父說:「所以我過去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甚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2]我知道在這個問題上我已經等同常人了,已經掉下來了,我在用常人的思維面對魔難,我知道我錯了。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應該感謝師父給我安排這樣的機會修去自私與惡,也該感謝我的老闆,而不是去抱怨。

至此我深深的體會到,一切都是師父演化來去我執著心的,當我的心清澈了,一切外物也隨之歸於平靜。此時的我好似大夢初醒,看問題的角度又從新回到修煉者應有的狀態,平和、清醒、通透,這種感覺真的很幸福。

去年五月師父發表了新的《論語》,我把他背了下來。在背新《論語》的過程中,我對大法是甚麼、宇宙和生命的生產與來源、甚麼是修煉、人怎樣修成神、人類科學的膚淺等問題,比以前有了更清晰深刻的認識,我一下好像明瞭了甚麼是修煉的根本,我的根本執著在哪裏。

大概是去年七月份,我診治過的一位患者,因術後反應比較重而很不高興。患者直接去找老闆,情緒很激動,此事弄得影響很不好。患者走後我一直擔心,晚上麻藥勁過了以後會不會很痛,如果很痛的話,明天患者來了也許事情會鬧的影響更大。而老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患者術後疼痛的問題,一切只能看患者晚上回家後的反應再說了。

整整一個下午,我都在為此事煩惱,想到明天不知結果會怎樣,心裏就無名的擔憂。直到下班回家,和家人同修說了此事,同修鼓勵我要信師信法。此時我才有精力想起法,我忽然意識到我不該被干擾,應該如往常一樣正常學法啊!學法是大法弟子最大的事,我應該排除掉一切擔心憂慮,靜心學法。當我拿著書看法時,內心還是不能平靜,對明天的擔憂還是攪擾的我心緒不寧,我問自己為甚麼會這樣,我到底在擔心甚麼呢?我靜下來仔細查找這種擔憂的來源,發現我的擔憂是因為我看不到事情最終的結果,我在為未來擔心!

再仔細找下去,我發現這是信師信法的問題,我不能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和法,總是用人的觀念和實證科學的經驗與認識,在推測將會發生甚麼。換句話說,我潛意識裏更相信我在實證科學中得到的經驗和人的認識。而對於法的威力和神跡,由於無神論、進化論、實證科學觀念的影響,潛意識中我總是存在懷疑。為甚麼懷疑呢?因為我看不見!就像師父說的:「所以有些人產生了一種固執的觀念,他認為通過眼睛看到的東西才是實實在在的;他看不見的就不相信。」[3]我終於找到了我的根本執著,那就是人千百年骨子裏形成的東西──看不見就不信的觀念。是它一直阻礙我不能完全的同化法,在很多事情上我都被這種觀念阻擋著。

我終於看清了一直阻礙我不能前進的東西,這次我決心不再聽它的了,我告訴自己,我就修這個「信」,看不見未來的結果我也信師信法,我要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當我決心這樣做時,我覺得好像有一層厚厚的牆壁被錘子狠狠的砸出一道裂縫,我知道破除實證科學形成的頑固觀念,我已經走出了第一步。

我背著師父的法:「只要你們接觸人就是在救人,包括拉廣告。人站哪一邊、行和不行,都在大法弟子接觸常人的事情中擺,別把事情看重。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4]

我努力排除那些負面的思維和一切私心雜念的干擾,發正念和這個患者善解因緣,我相信師父會給我最好的結果!

第二天患者的術後反應竟然緩解了,按照常理來講麻藥過勁後疼痛有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而且這次患者來換藥時態度簡直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不但不生氣了,還因為昨天的態度不好給我們道歉,風波就這樣平息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我深深體會到了信師信法後柳暗花明的感覺。

三、環境的改變

自從去年我改變自己的學法狀態之後,我逐漸意識到了很多以前修煉中存在的根本執著。對過去兩年的修煉,我自己總結,就是帶著人的執著在法中求,結果撞的頭破血流甚麼也沒求到。現在我漸漸清醒了,明白了修煉就是以法為衡量標準,歸正自己,放棄人的觀念、認識等,是無求的。

以前自己總是看重表面的東西,外在的表現。現在我認識到,其實真正能主導事情結果的是修煉人的正念,只有在法中修出的純正狀態,才會使外在環境發生根本的改變。

有一次一個鄰居來就診,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給她講真相。我擔心給鄰居講真相會不會有安全問題。當這個阿姨治療快結束的時候我與她閒聊,我們很自然的談到中共高官的腐敗、新聞造假(自焚偽案)、及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我當時沒有甚麼太多的想法,沒有有求之心和其它負面的思維,就是一種很自然的狀態在與她交流,她聽得很認真,很自然的就退出了邪黨。

以前的我負面思維嚴重,不自信,通過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逐漸意識到從根本上講,這是信師信法的問題。這個問題不清醒,就阻礙我們對正法修煉的理解,和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我在這個門診工作兩年多,診治過的患者不少,但是記住我認可我的有限。自從我意識到要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之後,我發現這個門診的患者量明顯比過去增加了,而且回來專門找我的患者也比以前多了,門診的人員配備和其它方面都在逐步走入良性循環。師父講:「相由心生」[4],當我們在哪方面悟對了的時候,環境就自然變化了。

兩年多以前我還沒有來到這個門診的時候,我請求師父安排我去這個行業中高端的門診學習技術,那時的我覺得大法弟子就應該去行業中最好的地方。之後師父安排我來到這個門診,雖然兩年的努力我在技術上有了一定的突破,但是門診的檔次和環境始終和我理想中的存在差距。最困擾我的是我沒有獨立的診室,這嚴重影響我對患者講真相。我是上班族,平時根本沒時間做講真相的事,休息時間又少,我覺得我工作的門診就是我講真相的最好場所。遺憾的是這麼多年我在這方面都沒有修好,我覺得如果我不能在這方面有所改進和突破,將是我修煉中最大的欠缺和遺憾。

隨著我逐步的歸正自己,最讓我煩心的事師父也幫我解決了。去年六月老闆決定從新裝修,提升門診的檔次。這次裝修將設立獨立的VIP診室,屆時醫生將有自己的獨立空間與患者交流。八月份在裝修還沒有結束的時候老闆告訴我,她將把門診中最好的兩個VIP貴賓室中的一個給我,到時候我就有獨立私密的空間和患者講真相了,真是太好了!

回首這段時間,感覺時間真的是過的太快了,有做的好的地方,但很多方面也存在嚴重不足。我覺得自己做的很少,可是師父卻給我百分之百,師父實在是太慈悲了!以前想到自己的修煉和生活工作的環境就有種壓抑,但現在看到師父用心血為我鋪就的路,我的內心無限感激,我覺得我的未來充滿希望。我將萬分珍惜師父為我開創的修煉環境,我一定會做好的!請師父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