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女交往中走正修煉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八日】作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想在男女交往方面談談我的修煉體會。

轉變觀念

今年世界法輪大法日那天,一協調同修介紹了一位外地男同修A與我認識。因我和A全家都是修煉人,所以兩家人一見如故,當即定下了親事。我和A剛認識時,並沒有太動情,就是一種順其自然的感覺,就覺得應該是我們在一起。當時因為我們身處異地,聯繫的少,心也放的很淡,所以我三件事都沒有落下。可是隨著認識時間的增長,聯繫多了,我頭腦中冒出了一個人的觀念沒能排斥它,那個念頭認為這是在談戀愛嗎?沒感情能在一起嗎?

師父說:「有些人練功的時候,思想不正確,符合了它的想法的時候,它就來教你。一正壓百邪,你不追求的時候,誰也不敢動你。你要是產生邪念,追求不好的東西,它就來幫你,你就修到魔道上去了,會出現這個問題。」[1]

果然念頭一不正,假相就來,事態就隨著念頭變化。隨後,我和同修A聯繫增多,感情升溫,我有時有意無意就會想起他,其實這已經是對我的干擾了,可是我卻沒能引起重視。之後一天晚上,我們聊天到半夜兩點,聊的時候就有個念頭冒出來說,反正明天週末,可以多睡會,就別起來晨煉了,我當時也認可了。結果早上八點起來後就感到腰酸背痛,下午出門講真相時就摔了個大跟頭。

我知道師父在點化我,不能再滋養情魔了,大法弟子不是不能結婚,只是需要轉變觀念:婚姻不一定要靠情去維持。我告訴自己在相處的過程中一定要走正,時刻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我們不是來過常人日子的,我們結的是神聖的法緣,所以我們在一起應該更加精進,不能耽誤彼此做三件事才對。

我意識到之後就發正念清除我們空間場上情魔的干擾,發出之後我頓時感到自己的空間場天清體透,然後我就真的感到對A的情淡了。之後在學法時師父給我展現了很多法理,指導我如何看待情。我和A也減少了不必要的聯繫,一般聯繫時也多是鼓勵對方多講真相、多看書。我真切體會到了沒有情也能在一起的殊勝和美妙。

排除誘惑

一天,A帶著他的表弟B來找我玩,我第一次見到B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B很單純,性格也很外向,很招人喜歡。當我得知B小的時候曾與母親一起學法,但是長大後卻漸漸脫離了大法,我覺得很惋惜,就給他講我從新走回到大法中的經過和感悟,講我們要珍惜得之不易的修煉機緣,講我們下世前曾相互叮嚀要一起回家。他聽的很認真,眼眸中閃著淚花,他當場表示要好好學法,我真是為他感到高興。

那一晚,我們聊了很多,奇怪的是,面對男友A和表弟B,我感到和B更交心,而A似乎離我很遙遠很遙遠,冥冥之中我總感到我和B前世可能有過情的糾纏。之後一天,B給我發來一條短信說今天有雨,要記得帶傘;又過了兩天,B親自給我送來很多好吃的。這時我才開始警覺了,理智的一面告訴自己:這是假相,不能陷入情中,B的出現和他的表現是對我修煉的考驗;可是被情帶動的一面卻告訴自己,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意識到從對方空間場中感受到的情正是來自我自身空間場中情的反應。正是因為我對B有好感,情魔才利用他鑽我的空子,加深我的執著,讓我陷入不正當的關係中,想毀我們所有人。如果我的場很正,沒有漏可鑽,B也不會如此表現。我喜歡別人捧著我、恭維我,邪惡就利用B嘴甜會來事的特點投我所好,讓我動心。雖然我知道我和A這種淡如水的感情才是比較好的,可是人心不滿足啊,我的虛榮心、不知足的心和不負責任的心都在害我遠離A而接近B。如果我沒有及時歸正自己,隨著情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識破了邪惡的花招後,我開始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我怎麼敢對除了男友之外的人有非分之想呢?念頭一出就該及時剎住。可為甚麼我明明選中一個自己滿意的,看到更好的又動心了呢?為甚麼我覺得甚麼好東西都是屬於自己的呢?為甚麼我就不知道滿足呢?這不就是貪心嗎?

我突然想起最近家裏打算買燈,本來之前已經看好了一個,可是之後不經意間又發現了一個更好看的,我就想買第二個,可父親堅持認為第一個好看,要買第一個。我就想不通了,明明是第二個好看,他怎麼會認為是第一個好看呢?最後沒辦法,買燈的計劃就擱淺下來了。現在我明白為甚麼父親要堅持買第一個了,師父借買燈這件事在點化我不能貪心。第一個是與我有緣的,是屬於我的;第二個哪怕再好看我再喜歡,它是屬於別人的,不是我的。我能和某人走到一起,是因為我們需要結緣了願,怎麼可能根據人的喜好和想法改變了人生道路呢?

當我歸正自己的念頭後,B再沒主動跟我聯繫。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這一切,謝謝師尊!

無條件向內找

在我的擇偶觀念中,我喜歡陽剛果斷的,可偏偏A的個性很柔弱,像個女孩子;我本想找個修煉精進的,可A的修煉狀態並不好,學法煉功都不能得到保證。在相處了一段時間後,對方的不足都暴露出來了,我看不上他的心越來越強烈,壓制不住,他的一舉一動都讓我感到十分厭惡,最後發展到讓我無法忍受的地步。我感到自己在一個厚厚的殼裏面很壓抑,明知這種狀態不對,但就是突破不出來,自己痛苦的不行。

我知道該冷靜下來找自己的問題了,於是有一個看似向內找的念頭打給我:你為甚麼一定要跟他結婚啊?你是不是看上他人中的所謂條件了?你不找他不是也能修煉嗎?我順著這個念頭想下去,動了不想在一起的念頭。

我告訴父母同修我的想法,又羅列了很多我覺得我們並不合適的他的很多「缺點」。父母同修並不贊同我的想法,反而說了很多A的好話,我覺得很委屈,我為甚麼要找一個我覺得並不合適的人結婚啊。於是我找到一個新婚不久的年輕同修C去交流,C也極力勸我,她認為我和A很合適。C說問題出在你這,你就好好學法求求師父吧。

第二天中午,我不經意間翻開《精進要旨三》,師父的經文《致歐洲法會》映入眼簾,雖然以前背過,可今天再一看,句句都像在說我:「有些學員修煉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誰對自己不好了、誰說的話不好聽了、誰太常人了、誰和自己總是過不去了、自己的意見總是不被採納了,因此甚麼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都不幹了,甚至一氣之下不修了。你真的不知是在給誰修嗎?你真的不懂這不順心的事是在幫你修煉、去你的人心、去你的執著嗎?你從修煉那天開始,人生的路不是改變成修煉的路了嗎?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嗎?」

我突然意識到我現在不就是把眼睛盯在同修A身上了嗎?A的出現就是我修煉中必須要走的路,是來幫助我提高心性修去執著的,可我卻因為沒有放下對所謂美好幸福生活的嚮往,把個人的事看的太重,認為找對像就要找個符合自己觀念的,談對像就是要看看彼此適合不適合,於是在相處過程中就想讓對方改變,不合自己心意時甚至想逃避,重選結婚對像,想改變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人為的給自己安排修煉道路,所以在相處過程中完全沒有修自己。自己深刻感受到陷到人中很痛苦,真是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心和眼睛放到別人身上時,滿腦子都是別人的不是,別人怎麼做都不對,自己振振有詞的特別有理,其實已經是鑽到牛角尖中出不來了。看不上別人時表現出的不屑,自己不快樂,別人也感到受冷落。向外看的這個場真是不善。

當我平靜下來無條件找自己時,我發現我所看不上A的所謂缺點都是我所欠缺的,或是說是我需要修而沒修出來的。我覺得他個性不夠陽剛,做事沒主見,可是修煉不就是要放下自我嗎?我覺得他說話枯燥,不會哄我開心,這不正暴露出我的虛榮不安份嗎?我覺得他太小孩子氣不男人,那不正說明他單純不圓滑嗎?問題真是出在我這啊,我觀念上喜歡的很多都是變異的、魔性的和非傳統的,自己不注意修去還希望別人也如此,太可怕了。

當我扭轉了觀念,我發現他依舊話很少,可是他對我的關心都體現在行動上了;我發現他仍然沒主見,那是他能放下自己的見解,而去尊重我的選擇;我發現他依然不夠陽剛,因為他把自己擺的很低,而把我擺的很高。

當我把眼睛從A「太常人了」轉到自己身上去修自己時,A竟漸漸精進起來了,原來問題的根源不在A,真是自己的心在擋著對方在提高啊。

這時我才看到,這哪是甚麼我在選擇對像啊,這明明就是修煉的一關啊。頓時我感到豁然開朗,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認識到了,心性提高上來了,關也過去了,層次也提高了,修煉真美妙啊。

修煉後,我悟到為甚麼神定下一男一女結為夫妻,因為陰陽為最佳搭配,能相互彌補。女人的特性就是陰柔、內斂,男人的特性就是陽剛、外露。我意識到要想走正婚姻這條路,在這過程中就要放下自我、修出女人應有的賢惠、柔美等品質,給未來新人類留下參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