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未婚大法弟子修煉路上的一點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名未婚大法弟子。我市不像北京那樣的大城市不結婚沒甚麼。我市的很多常人,特別是大學以下文化程度的常人都是二十歲結婚,二十一、二歲就生子,所以別說常人,就連中老年同修,都覺的我怪怪的,無法理解我為啥不找對像。來自常人社會輿論的壓力、和來自中老年同修不理解的眼光讓我感到很受傷,但是每當被這些異樣眼光搞的很難受的時候,我想起師尊、想起大法、想起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就感到心頭一亮,充滿了一定要走好正法修煉路的堅定和信心。

我喜歡看未婚女同修的修煉體會,因為我也是個女弟子。一看到同修的文章,就覺的自己遇到的那點壓力、傷害甚麼也不是。我也想寫一寫修煉中的一點體會,與和我類似的女同修互相鼓勵。

男孩子就算是拖到了三十歲、四十歲都能找個二十歲的媳婦,但是女孩子的年齡經不起拖,女子拖到了三十歲、四十歲就算找對像也幾乎不會有年齡相當的人了。如果沒有輿論的壓力,我當然是不想結婚,可是,常人會用那種齷齪的想法想我。

有一次,我去租房子,房東阿姨是農村人,農村人好奇心重,問我有對像了嗎,我覺的修真善忍不該撒謊,就說我沒對像。房東阿姨不理解(因為農村都是初中畢業就工作,就找對像了),以為我是從事不正當職業的髮廊女(否則為啥不好好的找個對像呢),對我整天露出很鄙視的表情,讓我感到很受傷、很無奈。我去打工、謀生,老闆的妻子對我防範,污衊我、侮辱我,因為她覺的如果你有對像她就放心了,你又不找對像,又不結婚,難不成是想傍大款?老闆的朋友們也用齷齪的想法猜想我是不是老闆的「小蜜」,我感到很憋屈、很鬱悶、很受傷害。

和同修阿姨、同修叔叔接觸,也會受到刺激、傷害。我到學法點學法,同修阿姨說:「某某同修有對像了。」我詫異的望著同修,說:「嗯。」心想:「同修找對像,你跟我說幹甚麼?」同修就又說一遍。最後我聽明白了,同修是說話給我聽呢,意思是「你別來了,某某同修已經有對像了。」難道在同修們的心裏,我到學法點就是為了找對像的?同修們怎麼能這麼侮辱我呢?我心裏那個彆扭、委屈啊。

現在想來,那些刺激人心的異樣眼光、傷害、侮辱,都是好事,都是讓我提高的。

我二十一歲以來,多次有同修阿姨要給我介紹修煉人或常人作對像,我沒接受。我自以為自己做的還算可以。向內找,才嚇一跳,才看到自己有太多骯髒的人心。現在想來,自己完全是站在自我的角度思考問題。

同修給我介紹對像,對方不符合我的喜好,就拒絕,卻拿著想全身心證實法、不想結婚作藉口;如果符合我的喜好,是我心儀的,是不是就不拒絕了、就想結婚了?而喜歡與不喜歡,有時是因外貌產生的(比如:有的人一看外貌就產生不喜歡的感覺),不就是色心嗎?別人的表白,不接受,但同時有人對自己表白,自己還是高興的,那不就是虛榮心嗎?看到別人有優越感、看不上我是普通城市來的,就覺的別人沒涵養;可反過來看自己,發現我竟也有對來自比我市更小的地方的人有優越感,我嚇了一跳……當我找到這些心時,感到有了很大提高。

我二十九歲時,雖然覺的不結婚挺好的,但是受到世俗的壓力,覺的眼看就快「奔三」了,再不找對像,以後就算想找也不會有人要我了,有點著急了。動了想結婚的心。同修阿姨想給我介紹對像,對方是修煉人。我心裏想:是不是應該和對方交往一下?但是師尊及時的點化了我。對方打翻了湯,湯洒了一褲子。我的褲子不知怎麼回事沾上了一些黏糊糊、黑乎乎、分辨不出是甚麼東西的東西,不知哪來的。實在太奇怪了。我一下子警醒了。冷靜下來想,是去找個人結婚過自己的小日子?還是做履行使命的大法徒?對我個人來說,只想到這兩個選擇。我做出了選擇。從此,我用心做好三件事。放下了為年齡著急的心。過了三十歲這個坎以後,我反而不著急了。

三十歲以後,雖然不著急了。可是,對心性的魔煉還時常存在著。有一次,別人撒謊說我有對像了,擋掉麻煩。我心裏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又彆扭、又難受。向內找,為啥這麼難受?一找找到了:因為我覺的,明明沒交過男朋友,卻說我跟別人交往過似的,毀壞了我的名譽。我嚇了一跳:我太執著名了!其實深挖一下,不就是怕毀壞了名譽,就會被別人輕視,就不會有美滿的婚姻、幸福的人生嗎?這不還是想結婚嗎?

我三十五歲的時候,偶爾想起我這輩子要一個人度過,沒有朋友,也不會有自己的孩子,有點傷感。就招來了常人想給我介紹一個對象。對方是離了婚的常人,還帶著孩子。在常人眼裏,我這個歲數的女子,只能找離婚的、或者喪妻的鰥夫、給人當後媽了。這讓我很受傷。其實,我一直明白,女子拖到了三十歲、四十歲就是這個結果。自己選擇的路,有甚麼難過的?當打開明慧網,看到同修慈悲的話語,我的心一下子亮了,傷感、難過不翼而飛。心中充滿正信。

前段時間,看過一篇寫另外空間的文章,因為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關到監牢裏,原本要轉生成他們的孩子的生命永遠沒機會出生得法了,神將銷毀造成這惡果的邪惡生命。我好想求師尊讓原本要轉生成為我的孩子、卻因我沒結婚而無法出生的那個生命轉生到別家去得法。有時,我想,不結婚,到底悟對了,還是悟錯了?走好修煉的路,並不在於結婚不結婚這個形式,而在於自己的心放在哪裏。

我想,我目前不能結婚是邪惡迫害造成的,雖然不承認迫害,但是既然迫害已經發生了,師尊反過來利用這個迫害的環境看我能不能在這個環境下走好。不能藉口要否定邪惡迫害,而去掩蓋執著婚姻的心。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根據我個人現階段的情況,由於我是已暴露、被迫害、在做證實大法的事的大法弟子,沒結婚不是錯,我只要在遇到的每件事(比如別人給我介紹對像但沒結果,比如一個人忍受孤獨)中,修好自己,深挖人心,去掉在每件事中暴露出來的人心(比如 不願丟面子的心、因沒結果失落的心、感到受到人格侮辱的受傷害的心、孤獨的心……)就好。

正法修煉已到尾聲,修心卻未結束,願和我一樣的未婚女同修們都一路走好,讓我們互相鼓勵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