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色慾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我是個女大法弟子,我於一九九五年底,二十三歲時走進大法修煉,至今未成家,結不結婚給我帶來的干擾和執著都有好多年。以前有個好環境,不成家沒問題,迫害發生後,心想過個兩、三年,修煉就結束了,也沒想成家。誰知這場迫害持續了十幾年,我天天出去散發資料,都得正念很強,心裏根本都不能裝著找對像的事。後來隨著修煉,慢慢的這種心也很淡了,生理上很平衡,也沒這種需要了。

可是外來的干擾不小,常人介紹對像的,還有未成家的男同修,看你未成家,都托人來說媒,有的未成家的大法學員找各種藉口要見你,在你面前晃兩下,讓人心裏難以平靜。通過學法,吃了很多苦才能排除各種干擾。

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更厲害,比如:晚上正睡覺,感覺身邊躺個男子,是你過去曾執著的那個人,說著你愛聽的和執著的話,只要你有人心,相信那是真的,馬上就完,實際上是色魔幻化干擾。開始是守不住的,又驚又怕,害怕睡覺,心性掉下去又修上來,反反復復,次數多了就有經驗了,知道那是假的、騙人的,不聽也不要,求師父保護,走師父安排的路,求師父為我做主。這也是另外空間舊勢力控制色魔來迫害,原來沒有,自從資料點建立後,學法少了,才有這種干擾。

有時干擾的很兇,我整夜都在發正念,只要一躺下另外空間的色魔準來,我就不接受這種干擾,不停的發正念。有一天中午躺下休息,色魔來干擾,我正發著正念,看見白白的霧光中,站著師父的法身,金黃的袈裟,翠藍的頭髮,我急忙喊師父,師父甚麼也沒說,給我顯現個圖象,就是喜字的一角,過了一會兒,師父法身就隱去了,甚麼也看不見了。當時我悟的是,讓我放下對婚姻的執著。

現在我能守的住了,我常背念師父有關的講法,心裏感覺很寬敞。真是這樣,放下這個心後,就有說不出的自在。通過看書學法,師父也會把那些物質給拿掉,不是全沒了,就是自己能過的去了,這種干擾再出現,自己不再受誘惑,能用正念對待,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

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可不是叫你當和尚、當尼姑,我們年輕人還要組織家庭的。那麼怎麼對待這個問題呢?我講了,我們這一法門是直指人心,不是從物質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甚麼。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這種物質利益當中去魔煉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這顆心能夠放的下,你就甚麼都能放的下,在物質利益上叫你放,你當然就能放的下。你的心放不下,你甚麼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煉的目地是修那顆心。」[1]

現在我悟到,在自己的婚姻問題上,之所以受到多年干擾,都是因為自己學法不好,對大法理解不深,沒走師父安排的路,一開始自己的想法做法就錯了,才招來這麼大的魔難。

九九年迫害發生以前,環境好,沒壓力,不知道珍惜大法修煉,人心執著一大堆;迫害發生後,方知寬鬆的修煉環境已不存在,當時擔心時間來不及,就跪在床上,求師父再給一次修煉機會。這時就看見頭頂上方有個空間,那裏站著一個銀白色的菩薩,她的皮膚真是銀子構成的,頭上的光圈能照亮她那個世界,神聖無比,不一會兒,這個世界的外圍就被很多黑黑的魔給擋住看不見了。這給我很大的鼓勵,也悟到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會有很多魔難,決定一定要珍惜時間,好好修煉。

人生短暫,正法機緣難得,還是抓緊時間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結婚不結婚不要去想,也千萬別執著,自己去安排不如師父安排會更好。走好正法修煉路,兌現誓約才是關鍵,我們世界的眾生在盼望,人間的眾人在等待,要真正的救度他們,給他們帶來希望。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