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空間場的敗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一夢驚醒迷中人

一天夜裏,夢見自己背《洪吟》,背著背著,忘詞兒了。去書櫃找書,想開第三個門,卻打開第一個門,再開,是第二個門,怎麼也找不到第三個門。仔細一看,第三個門外面包了好多層布,像層層的床單一樣。我意識到是干擾,就開始發正念,一出聲發正念,就走出了夢境。

醒後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個明顯點化自己的夢,那一層層的布隔在我和大法書籍之間,不就是對學法的間隔嗎?那這間隔是怎麼形成的呢?

師父的法點醒了我:

「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因為在另外的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當人要修煉正法時,就要消業。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當然業力就不幹,人就會有難,有阻力。」[1]

「它會形成一個很大的場,越溢越多。天目越不開,越追求它,這個東西溢出越多,結果把他整個身體都包圍住,甚至於它的厚度還很大,帶了很大一個場。這個人天目要是真的開了,他也看不見,因為他被自己這種執著心給封住了。除非將來他不再去琢磨它了,完全放棄這種執著心的時候,它會慢慢的散掉,但是要經過很艱苦的很長的一段修煉過程才能去掉的,這就很不必要。」[1]

以前學這兩處講法,我單純的理解為師父是講思想業以及追求天目的問題,我又沒在腦子裏罵大法,我又沒過多的追求開天目,感覺和自己關係不大。這個夢讓我猛然意識到,所有的執著心不僅直接對修煉人構成考驗和傷害,而且,會滋生很多不好的物質,這些敗物質堆積在空間場內,長久的干擾修煉人往高層次上修煉。即使產生敗物質的執著心修掉了,敗物質卻還在起作用。

夢中包裹著大法書櫃的層層的布就是自己不好的心一次次滋生的敗物質。自己長期的不正,導致周圍形成一個厚厚的場,間隔在自己和法之間。追求天目都能形成一個很大的場把自己包住,何況平時追求的都是各種人心關注的不好的東西,這豈不是會形成更骯髒更強大的場嗎?這場早把自己嚴嚴實實的包在了裏面。難怪看法時,總是困,或者不入心呢?隔著厚厚的間隔,怎麼能看到法呢?

師父說,「我們大法修煉就是直指人心,修煉就是修人的心。」[2]修煉人對照法往往很容易識破各種執著心,卻不容易認識到各種執著心產生的敗物質更容易長期干擾修煉。在此,真得好好清理一下自身空間場裏的垃圾了。

清除色慾心產生的敗物

由於人心繁重,身體狀態一直不好,沒甚麼大的表現,卻也造成一些影響。比如,四十剛出頭,白髮多的就依靠染髮劑了。還有,牙齒由長期疼痛到根部傷爛,到如今的疼痛且鬆動,嚴重影響了正常的飲食。稍微硬一點的東西就不敢吃了。後腰也長期處於疼痛狀態,導致煉功時常常刻意去活動腰部,人為的改動煉功動作。這哪像煉功人的樣子呢?

某天,突然發現後腰部位有一塊皮膚變暗,而且有些發癢,這塊皮膚呈現明顯的心形。出現在這個部位,我想這是一顆色慾心哪。

回顧自己去色慾心的道路,磕磕絆絆,一直也沒能根除這最骯髒的執著心,經常被干擾著,有些行為都成為習慣了。比如常常若無其事的站在窗前,向外觀望。很容易看到對面樓窗內的情形。把這種不道德的偷窺當成了看免費電影,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和色慾心。經常能捕捉到異性換衣服,甚至洗完澡在室內走動的鏡頭,有兩次居然還看到不擋窗簾不關燈的夫妻之事。認識不到,這是色魔指使人在一步步引我上鉤,通過視覺來滋養空間場的色心和色慾。

曾一度從師父的法中悟到,偷窺也是做了損德的事了。下決心,戒掉「偷窺」的癮好。沒多久,又在某些或文字或圖片或視頻的刺激下,犯了窺癮,導致只要到窗前就忍不住朝人家觀望。

心裏也曾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3]這段法,可就是管不住自己走向窗前的腿,也管不住投向對面窗口的目光。

經常能聞到自己口腔的異味,被別人聞到時,很尷尬,很苦惱。這時,腦子裏常常出現「口吐蓮花」四個字。修的純淨的大法弟子真的能做到口吐蓮花,每句話都清新感人,都能沁入生命的最本源,都能讓生命受到洗滌,從而得救啊。可是我呢,非但做不到口吐蓮花,反而滿嘴污穢,真的太差勁了!

「情慾滿身」[4]不就是人嗎?而且還是「賊眼相看」的「邪惡常人」。

有同修談體會的一段內容讓我非常震驚,她說,大家集體學法時,她聽別的同修讀法時,頭腦非常清晰,輪到我讀時,她頭腦就一片模糊了。聽到她說這些,我也回想起,我讀法的時候,有位同修困的都得站起來聽,是巧合嗎?

最近,周圍有兩位同修被色魔干擾,交流過程中,對照自己,發現自己也曾做過類似過份的醜事,同修曝光自己時,我也跟著羞慚,跟著追悔。同時,對自己長期陷入的困境有了新的認識。從前,我只是一味的「清除色慾」,沒有針對「色魔」去發正念。我認為,是色魔滋養了色慾。單清除色慾還不夠,必須把給養色慾的色魔根除才能徹底斷了色慾的營養源,窒息色慾。

認識到這,覺得自己悟的很深了,已經深入色慾老巢了。繼續深挖,卻發現,自己光注意外部力量,卻忽視了內部空間場裏因色慾產生的敗物質也是活的,它們也在起著作用,裏應外合的干擾我,讓我在清除色慾這條路上走的步履維艱,反反復復,悔愧交加。

師父借夢點醒我,今後,在清理自己時,要全面針對色心、色念、色慾、色魔,以及由此而產生的敗物質進行徹底清理。徹底清除這些敗物質對三件事的干擾與間隔。

清除文藝作品產生的敗物

師父告訴我們:「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人通過眼睛、耳朵看到聽到的都是文藝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鬥角和現實社會中的利益爭鬥,拜金觀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現等等,裝進的都是這些東西,這樣的人就是真正的壞人,不管他表現的怎樣,人的行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腦子這種東西的人能幹出甚麼事來呢?」[5]

因為我是學文的,又是從事語文教育的,比一般常人更多的涉獵了五花八門的文藝作品,當然,理由很「高尚」,增加文化修養。殊不知,這些披著「高尚」外衣的文藝作品、文學作品潛移默化的把一些敗物質灌輸到大腦裏,堆放在空間場裏,抓住時機就對修煉和救人產生干擾和阻礙作用。

文藝作品很喜歡美化「報仇」,把「有仇不報非君子」作為座右銘。我也曾不止一次的沉浸在替復仇者勝利的喜悅中。其實,常人也講「冤冤相報何時了」,何況修煉人呢?這種「復仇」情結定會在頭腦中形成一種觀念,甚至一種習慣。我理解,這就是我們修煉中要修去的爭鬥心和報復心理。這些心修去了,可還得把長年以來,由這些心產生的敗物質清理乾淨,才能真正在這方面清淨無為。

文藝作品還喜歡美化「愁怨」,這種「愁怨」情結也與我們修煉背道而馳。我們修煉人要越修煉越陽光,要「無怨無恨」[6],要「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怎麼能愁眉苦臉,幽怨滿腹呢?而且,我理解,幽怨、愁怨等等,都是陰性的東西,久而久之,形成的陰性的場可能會招來不好的陰性物質。不能不說自己經常做的惡夢和這種喜歡幽怨的思想沒有關係。現在滿大街都是骷髏頭的裝飾,另外空間,師父已經做完,邪惡已無處棲身,那麼,它們就指使有陰暗思想的人去設計符合它們的裝飾,讓它們得以暫時棲身,得以苟延殘喘。連兒童的服裝都是,真是無孔不入。看到這些,查找自身,必須把空間場裏曾經積攢的和愁怨、幽怨有關的陰性的敗物質清理乾淨了。

文藝作品更善於美化「性」,學文的幾乎都被弗洛伊德的「泛性論」所觸動,弗洛伊德給人的行為,特別是給文藝創作者找了一個非常合理的理由,讓人們感覺這種低能、低級的行為是美好的,這種露骨的描寫是藝術的高境界。在這種思想的影響下,接觸了大量的和情色有關的文學作品、美術作品、影視作品等。修煉之後,克制自己不去有意接觸,但很難把握界限,有時還給自己找理由,修煉人不怕淫邪侵擾,接觸一些無妨,於是,不止一次放縱了自己的慾望,帶著好奇心看了大量充斥著色情的文藝作品。常人看了,頂多是一個人被污染了,修煉人看了,影響就大了,也許整個宇宙都被玷污了。所以,必須徹底清除空間場中由文藝作品中的色、欲、情、性等產生的敗物質。

除了上述,文藝作品中幾乎充斥了邪黨的所有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等,看的文藝作品越多,積攢的這些敗物越多,清理起來也就越難。所以,我要增加發正念次數,增加清理自身這些敗物的項目,必須全面無漏的清理所有執著心產生的敗物,敗物不除,勢必干擾三件事。

從現在起,我一方面不斷清除名、利、色、情等各種執著心,還要徹底清除這些執著心產生的敗物形成的厚厚的場,從而清除和法的間隔。就像師父講法時提到的,給鐘上發條的人不在了,可是,發條還在起作用。那麼,每個層次的執著心修掉了,執著心曾經產生的敗物還在,必須把這些垃圾也一併清除。從而溶於法中,更好的同化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