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色慾關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曾經過色慾關時,夢中的異性被我嘲笑的指出:「你就是個色魔。」那個人馬上變成可笑的模樣,一搖一晃的走開了。本以為自己早已過了色慾這一關,可幾年後當再次覺的現實中哪個異性好看時,思想業就兇猛的湧出,抑制的好艱難,甚至明知卻做錯事,想以學法清除,卻老是犯睏。

夢中多次過色慾關沒過去,那時天天晚上睡覺過色慾關,還夢到給我周圍倒了一堆烏賊之類的灰灰的水生生物。於是我除了加強學法外,睡覺前再學《轉法輪》中「煉功招魔」這部份法,後來,夢中就只有一個紅螃蟹放出的絲想粘住我,後來想想「蟹」同「色」是諧音。在夢中被色魔糾纏時,我覺得師父可能看我過的笨,夢中就有一個人在旁邊說起他叔叔的信仰,可能就是讓我想起自己是修煉人吧,但當時我只是想:那你叔叔不錯。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色慾的根源是情,反思自己還有對常人所謂美好生活的羨慕,夢中再過此關時,不再是低下的色慾,變成了古裝的幾個很風雅的青年男女吟詩,再後來變成異性的關心,愛慕。因睡覺前學了師父的《洪吟》,頭腦很清晰,想說明自己是修煉人,光是想,還沒說出口,夢中那個色魔就鑽到廁所裏不出來了。我從中悟到:只要弟子心正,邪惡躲都躲不及。

引起色慾的因素除了對情的執著,還有安逸心、虛榮心、顯示心。

我發現,當色慾關過不去再加上有如下現象時,可能就危險了:1、不怎麼上明慧或看明慧交流文章走馬觀花;2、很少打掃衛生;3、對物的執著,今天想買這個明天覺得缺少那個;4、常看常人電視;5、不節儉;6、自我感覺良好;7、不謙虛。這時師父往往都會點化我有漏:如吃飯時鍋底漏湯,背包隔層全部裂開。我也知道有漏,但找自己都不深入,自我阻擋著真正向內找,改正的決心不夠。

一次危險來時,我腦中有個畫面,舊的邪惡勢力顯露出白色的尖尖的龍的長牙,給我的感覺就是它們想抓住我的漏整死我,我發正念時就想找個棍子敲掉它的牙,然後用火燒它。那時求師父幫我都帶有怕心,師父慈悲,演化一狀態呵護我走過魔難。我發正念滅怕死的心,背師父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現在回想起來,當我要遇到魔難時,師父都給我化解了。記得一次魔難來時,在我知道消息之前,我正在上樓梯,一個親切而清晰的聲音打入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另一次,師父知道我有難,之前就給我化解了,其中自己承受的表現是兩次感冒,家人也表現的是感冒症狀。

我有個習慣,喜歡看師父的照片,看到師父對我微笑時,就覺得自己做的還行,就容易放鬆,看到師父目光炯炯看著我時,就覺得有危險,趕緊找自己哪有問題,找自己是怕被迫害嚇的。確實,如我懷著一顆善心幫助了別人時,師父笑的很開心,我心裏也暖洋洋的。但也覺得經常看師父的臉色的目地好像是預測吉凶,這就不好,是執著。

學法前,我腰腹部有發癢的現象,一抓越來越癢,還起小的紅包,曾經癢的睡不著覺,找醫生治癒了,學法後,又返出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消業,我也不管它,不知不覺,原來發癢的皮膚不癢了,皮膚也平滑了。家人在幫我承受了些魔難後,已有一人有幸走入大法修煉。幫助過我的朋友,有的升了官,有的擁有了好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對於那些迫害我的惡人,我還做不到像同修那樣不計較,還有怨恨心,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屬於救不了的人。

一路走來感到修煉的嚴肅性,師父對我的巨大付出與呵護我無以為報。除了對師父的感恩和慶幸自己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同時也後悔自己不好的表現。不能放鬆,我要多學法,去除不足,真正的走向神,跟師父回家。

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