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中找到了色慾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我雖然得法已有五、六年了,但因為不知道學法的重要,把做事當作了修煉,整天忙忙碌碌的,還以為自己很精進,直到去年突如其來的病業,讓我驚醒了。

一次在網上看江爛鬼的新聞,當時心裏有一念不正,馬上感覺到有一個兩釐米直徑的金屬球從胸口打了進來,一秒鐘都不用。不久發現胸部長了一個東西,直徑也是兩釐米。我不知道自己的病業和這個有沒有直接關係,但為甚麼我被邪惡迫害了?我開始了深刻的向內找。

在小組學法時我說了這個事情,有個同修說,現在的迫害一般都和色慾心有關。但我沒往心裏去,覺得和我好像沒有關係,一直覺得這方面自己是不用擔心的。後來一個同修跟我說:對,就是色慾心!她說當她有不好的念頭時,晚上和他們同睡一床的小孩,無意中手就會狠狠的打到她的胸部,讓她很吃驚。我想,是呀,迫害在胸部,是不是我的情太重了?晚上睡覺前我想,到底是甚麼原因呢?可不可以讓我看一看?結果夢中看到了蛇。又一次夢中,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我從別人手上接來一條像小孩這麼大的魚。因為那段時間一直在向內找,人比較警覺,感覺師父對我向內找的加持也很大,馬上腦子裏反映出魚──欲──獄,同時驚醒過來。但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有色慾心,也不知道哪裏做錯了,就上明慧網去看同修有關的交流,大量的看,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問題。

我當時走進來的時候,直接就參與了神韻的賣票、大紀元的拉廣告、勸三退,和同修在一起都是做事,每天很忙,但不知道學法的重要,剛開始甚至連每天要學法,煉功都不知道。但心裏很想弄清楚甚麼是修煉,這好像是我生來就想要弄清楚的事,因為不知道要學法,心裏有很多問題,憋的我很難受,所以見到同修就問,抓到人就問,以至於有同修說,從來沒有見到過像我這樣的這麼迫切的想修煉的人。後來知道了要學法,但干擾很大,學不進去,一學就頭暈,和法隔著,很久也沒有突破,心裏很痛苦,變的開始煩躁,以至於家裏人因此對我不理解,看到我學了法輪功後,變成了一個不開心的人,因此而有誤解。

後來認識了一位同修,知道了我的情況,很願意幫我。我就經常去他那裏,把自己幾年來的困惑都倒了出來,也很感激他願意花時間幫我,雖然我有時提的是些稀奇古怪的問題,但同修都很耐心的回答我。我好像生活中打開了一扇門,很喜歡聽,覺得同修知道那麼多,後來就帶著好奇心,有求之心和歡喜心去聽。慢慢的對同修產生了一種信任,甚麼事都去問同修,不知不覺的對同修又產生了一種依賴心,現在看來那時已經走了舊勢力安排的學人不學法的路了。

看到明慧網同修交流提到的男女同修最好不要單獨接觸,很有道理。我們是師父的弟子,舊勢力沒有辦法想要毀我們就毀掉我們,但它抓到漏洞會一步步引導我們走不正,最終毀掉我們。到後來不正的念頭開始出來,覺的先生甚麼都好,要是也能和我聊一聊修煉上的事多好,我會每天都很開心的,再後來家裏要外出度假,我覺的度假沒甚麼意思,有點浪費時間,不如和同修聊天更有意義,度假回來看到同修很開心,又可以海闊天空的聊那些自己感興趣的事了,現在看來那種願意和同修在一起的心已經變的不那麼純了,摻進了情。當時有其他學員指出過這樣不對,但我覺得都是修煉人,應該沒有關係吧,何況自己的家庭關係很好,不用擔心,再加上認識的同修不多,不想「失去」這位同修,就沒有太重視。

其實自己覺的沒有甚麼不對是用常人的標準在衡量。寫到這裏心很痛,以前一直以為犯色戒是指行為,但大法告訴我們修煉是修這顆心,自己這顆心都動了,自己還不知道,但全宇宙的神卻看到了。

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的危險,那時有一位同修經常和我交流她的色慾心的問題,我還以為自己在幫她呢,有次我很欣慰的告訴她,某某同修在幫我,現在終於有人交流了。她說:也許你真的很感激他,但對同修的依賴、好感都充滿著色和欲!我愣了一下,覺的這句話不是她能說的出來的,難道這也和色慾心有關係嗎?我開始重視了。

有次我學法好好的,突然腦袋一下子迷糊了,甚麼都看不進,這時看到一個色魔像劍一樣的向我飛射過來;另一次我學法時,想到有個甚麼事要給這位同修打電話,馬上一團顆粒很粗的,密集度很大的物質壓過來,馬上腦袋又迷糊了;再後來,只要和這位同修通電話就頭痛,甚至去同修家集體學法,學完法頭暈的站不起來,有次雙盤著學法竟然睡著了,終於我意識到是自己沒做好被色魔干擾了。

我那麼信任同修,甚麼事都去問同修,告訴同修,有時還去訴苦,這種依賴心後面是情;和同修聊一聊,心裏覺得滿足,這是一顆寂寞的心;有意無意中,自己也喜歡這種別人圍著自己轉的感覺,這也是對情的一種追求。有次夢中看到自己還有想利用同修來抬高自己的心,這是一顆潛在的用色來做交易的骯髒的心和求名心。有一段時間心裏在和一些不正的念頭對抗,那些都是色慾心,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而已。其實在我剛和同修認識之前,就已經有了很明顯的點化,後來又夢見自己在做精美的工藝品,但工藝品是用糞便做的,還夢見自己抱著一大堆舊衣服,雨傘往家跑,那些破爛東西上面有糞便,我卻不知道這些是點化我色慾心的。

雖然自己認識到了後,就不再像常人這樣的和同修來往了,但並沒有真正的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犯了修煉人的大忌了,以前沒有看過這方面的網上交流,不知道邪惡因此會在自己的空間場裏迫害自己,沒有重視發正念去清除,所以邪惡並沒有放過我,只不過換了一種形式,王、薄事件後,我又在網上花了很多時間,後來從政治事件看到明星的網頁,沉浸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再看到邪黨官員的淫穢錄像和照片,又回到了色魔的手上,到最後看江爛鬼的新聞時,招來了邪惡打入我身體的迫害。寫到這裏我已經是淚流滿面了,自己都不敢相信寫的這個人是我……

記得有一次,有同修來我家發正念,我卻幾次不知不覺的去看她不該看的地方,自己都莫名其妙,搞的人家也很不舒服。又有一次去煉功,眼睛突然很邪的,狠狠的往旁邊看了一眼,結果旁邊真的有個年輕的男學員,但我事先並不知道,覺的很奇怪,我就在想為甚麼?突然我明白了,不是我,不是我要看,是色慾心要看,是我的空間場裏還有另外一個獨立的不好的東西──色慾,它在幹!

因為我在行為上在思想上要擺脫它,它已經有點瘋狂了,終於我第一次看到了這個心,並分清了這個色慾心不是我。但它在帶動我做了很多壞事,除了對同修的情外,講真相時,我比較願意和看上去比較順眼的人講,雖然誰都講,但自己內心的反應是不一樣的,其實是色慾心在挑人講,情緒上的反映也是色慾心在反映。有時看到符合自己觀念的同修會想,如果這個人做我的先生,我們會相處很好,也是色慾心在想。有時夢中會去找以前相處過的男子,完全想不起自己是個修煉人,也忘記自己已婚了,也是色慾心在主宰。

有次外地一位學員來幫我們培訓,他好像很認同我拉廣告的能力,心裏覺的美滋滋的,結果學法時,頭暈的就想睡午覺,那也是躲在虛榮心後面的色慾心在干擾。再找下去,發現很多的心,像求名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後面都有色慾心在蠢蠢欲動。

一次,找送小孩上學的駕駛員,有位應聘的人在電話裏聽起來聲音很溫和,我就覺的心裏有點把握不住了,有點怕見他,結果真的見完他學法時頭又暈了。這時我想起了法,我馬上拿起《轉法輪》,大聲的念師父關於色慾心的那幾段講法,剛念了兩遍,頭腦就清醒了,可以繼續學法了。這次清除色魔的經歷給了我很大的信心,法的威力太大了!我就用法的力量來幫我去掉這顆骯髒的心,以後我就經常背師父關於色慾心方面的講法,有時間就背,一段時間後,感到干擾少了,自己能把握的好了,不會輕易的被帶動了,也不那麼怕它了,夢中的考驗也越來越少,我相信在法上修,一定能徹底的清除它!

一次夢見自己和一位經常幫我修電腦的同修坐在廁所裏,但廁所裏很乾淨,舒服,覺得很奇怪,我對這位同修並沒有不好的心呀,大家像兄妹似的,後來發現問題出在這個「兄妹」上,這也是一種情,情是三界內的因素,都是要修去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