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常人觀念 做真修大法弟子 【明慧網】

去掉常人觀念 做真修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二零一五年,我為祛病走入大法修煉,已近三個年頭。三年來,我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不斷修心性,努力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大法的事也積極參與。自以為雖不能算為上士,至少也算是一位真正的大法弟子了。

可是,最近發生的幾件事,讓我認識到:魔難面前,我的第一念還是常人觀念,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愧對師父和大法。

一、牙疼假相

二零一八年剛出正月的一天,下午下班回到家,突然感覺到右邊牙疼,晚上勉強吃了一點東西,然後和妻子(同修)開始學法。牙疼的越來越厲害,到最後實在忍受不住,開始發出哼哼聲。於是,我雙盤發正念,妻子也幫我一起發,勉強能忍受得住疼痛。

一拿下腿來,就又開始疼,反覆多次後,到了晚休的時候,妻子看我疼的厲害,就說:「今晚,我和你一塊發正念除惡。」到了十一點的時候,我感到稍好些,我說:「不疼了,睡覺吧。」躺下後,我也睡不著,牙還是疼個不停,一喘氣,感覺空氣都是涼的,吹到牙上,就一陣鑽心的疼。我就不停的背師父的《洪吟》,想起哪首背哪首,想起哪句背哪句。

很快到了午夜十二點全球統一發正念時間,我和妻子一塊發完全球的正念,然後針對我的牙疼又單獨發了一會兒。

到早上三點四十這段時間,斷斷續續的睡了醒、醒了睡,也沒有睡好。三點四十起床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神奇的是煉完功後,牙不疼了,甚麼時候好的也不知道,早餐大口吃,真好了!更奇怪的是白天工作精力依然旺盛,沒有一點睏意。

以後幾天,牙疼有所反覆,但都能忍受得住,並且很快都能過去。有時疼的時候想:可能是哪個牙又腐蝕了,堵堵就好了;或者是神經露出來了,把神經挑斷就不疼了;也可能是上了年紀,牙齦萎縮造成的,人的觀念不斷的往外返。

母親過生日那天,家裏來了很多客人,我炒完菜,坐下吃飯,牙又開始疼,被我姨看出來,問:「你牙疼?」我說:「是,還挺疼。」她說:「今天下午我和你一塊回去,經過你表妹的牙科,進去讓她給處理處理。」

下午回家的時候,我姨和我一塊到了表妹的牙科。走進表妹的牙科後,我清醒了:我這不是變成常人了嗎?表妹讓我張開口,問:「哪個牙疼?」我說:「不知哪個牙疼,反正是右面。」表妹看了看說:「牙齦有點萎縮,回家買盒好的牙膏刷刷就好了。」我想:這是師父借表妹的口在點化我,沒事的。我順水推舟的說:「好,謝謝你。」

回家後,牙不再那麼疼了,這事就放下了。空閒時,我開始向內找。因為是牙疼,就從「吃」和「說」這兩方面找。找到了自己平時貪吃零食的執著。下班一回家,就到廚房,不是吃個水果,就是吃點心或者是吃塊糖果;不修口,有時主動說點從動態網上看到的新聞,有時隨著常人議論別人是非,看不慣的事還說上幾句。

找到這些執著後,就不斷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牙疼假相的不好的生命與因素,請求師父加持。因為不再執著牙疼,也就不知甚麼時候好了,現在上下牙用力磕碰也不疼了,吃甚麼東西也不疼了。

沒吃藥,沒打針,沒鑽、沒堵,沒挑斷神經,牙不疼了。真實的經歷破除了我五十多年形成的常人觀念,修煉人和常人就是不一樣!修煉人要用超常的理看待遇到的一切事情,「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二、肉疙瘩風波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發現右耳朵後側鼓起一個肉疙瘩。因為它不疼也不癢,我也沒在乎,不過也經常發正念清除它,但是沒有甚麼效果,它也沒再長。在我牙疼期間的一天,感覺牙不大疼了,手裏正拿著手機,一個意念打到我的腦子:這個疙瘩到底是甚麼?上百度看看,一搜,大意是:「可能是哪兒發炎,引起的淋巴集結;也可能是內臟有腫瘤引起的;可能是良性的,也可能是惡性的,需要切片化驗。」看到這,我的心就不穩了,晚上學法也不入心了,臉上流露出沮喪低沉,讀法的聲音也不洪亮了。

妻子看出我有心事,問我原因,我沒說。她再三追問,我說出了事情原委。她就從法理上和我交流,此時我卻一點也聽不進去,我還煩她。妻子也為我不悟,感到很失落,我也鬱鬱寡歡。

疙瘩陰影一連幾天困擾著我,使我心情低落,不好的念頭反覆出現:這到底是不是個好東西,不行的話到醫院看看?也向內找,也發正念清除,都快一年了,怎麼也沒見它變小?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人家發正念的「效果」那樣明顯,是不是自己不會修啊?也求過師父幫著清除另外空間的靈體,可就是不見效。師父能把我當弟子待嗎?用手摸摸,它好像變大了。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道:我這些不正的想法不都是常人的觀念嗎?我走入修煉都快三年了,我已經是個修煉的人了,跟常人已經不一樣了。在常人那兒就是病,就要上醫院。而對於煉功人它是以常人中「病」的形式呈現,但卻是消業或是舊勢力迫害,那就要向內找,發正念清除。師父說:「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我們這裏不練氣,低層次上這些東西不需要你練了,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2]

法已經學了很多遍了,法理也都明白了,為甚麼一遇到魔難或過關時,就把自己等同於常人?並且還要經過幾天才能反應過來。我在心裏不斷問自己。經過一番思索,我認識到:一是學法不入心,走了形式,學法沒得法;二是信師信法打折扣;三是從根本上沒真正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歸根結底就是心不正。

師父講:「我們有的人一旦他身體哪兒不舒服了,他就認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遇到這個事,他也自當是病,怎麼出那麼多麻煩哪?」[2]這段法不知學了多少遍,當時也沒覺得怎樣特殊。現在對照這段法,真是說自己的。

師父講:「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2]我經常告誡自己 :一定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可是,為甚麼到關鍵時刻就忘了自己是煉功人呢?就是遇事時習慣性地走了常人的觀念,沒有做到實修。

日常生活中,在去「名、利、情」這些執著時,我能在第一時間內想起自己是煉功人,絕大部份事情能用法理看待和處理問題。可是一遇到「病業」就「自然」的走常人觀念,我悟到當初我是帶著「為祛病」走入修煉,這是根本執著沒去,那塊不好的物質在起著作用,沒有真正把自己當作一個真修弟子。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2]我知道師父要的就是我那顆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的心,如果我能達到「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3]那樣堅定不動搖,一切病業假相就不會存在。那堅如磐石般的堅信,我知道不是嘴上說說,多學學法,多煉煉功就能做到的。必須時時、事事把自己當作真修弟子嚴格要求自己,真正溶於法中。

這兩件事情同時出現,不是偶然的。它讓我看到了與同修的差距,像「棒喝」般讓我驚醒,我還沒有做到真修,它警示我要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實修自己。我找到在講真相救人上做的還不精進,一是斷斷續續,二是有怕心,三是面對面講真相有顧慮心。

就在寫這篇稿的過程中,我騎車時摔了一個大大的跟頭。讓我切身感受到了,修煉是嚴肅的,日常中的一思一念都不能產生妄念,必須去掉常人觀念,才能做一個真修弟子。

三、摔跟頭

週六,我一人騎著單車回老家。半路上,來到一個修車鋪為單車充氣,老闆說:「你這捷安特770好多年了,保護的挺新。」我說:「老闆好眼力,連770都能叫上來。」他說:「你這閘還是原裝,沒換。」我說:「你神了,連這你都能看出來?」他說:「我是幹甚麼的?你這車保護的確實是挺新的,車皮(外漆)都錚亮,沒擦倒過,再騎個兩三年也沒事。」他喃喃自語。

我聽後,心裏挺受用,一路上騎著車,美滋滋地享受著老闆說的這幾句話,上坡時,還用手機自拍了幾張相片。

到了坡頂,我的同事正好驅車追上我,寒暄了一會兒。我說:「走吧,我也回家看老人。」我看他車開的不快,心想:說不定我騎單車也能追上你。有這一想法,就開始衝。正值下坡,坡很陡,我沒捏閘,車速很快,車道正拐彎,突然感到車體抖動,我急忙剎車,又不敢剎得太死。突然一個跟頭,我從車把前整個人豎過去了,連人帶車做了個前滾翻。

當時甚麼也沒想,我立馬起身。起來後,看到正是摔在岔道的三角區,整個道路就這一塊算是土路,有些沙子,其餘都是瀝青路。剛剛一幕被我開車的同事發現,他調轉車頭趕回來。他幫我擦去臉頰上的塵土和血漬,問:「你感覺怎麼樣?」我說:「沒事,甚麼事也沒有。」他的妻子(是同修)對我說:「念頭正點。」我說:「謝謝你們,我沒事,你們先走吧。」同事說:「你活動一下腿和手看一下,衣服都磕碎了。」同事看我手腿活動自如,沒再說甚麼。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為我還了一大命債。謝謝師父!

同事走後,我看著出事現場,確實有點後怕。整個道路就這地方有不到兩平米的沙子地帶,其餘都是瀝青路,左邊是大溝,右邊是山石,車子倒向哪邊都會受到重傷,更幸運的是當時路面上沒有機動車經過,如果後面跟輛機動車……我只是左眼眉骨處破了有黃豆那麼大的一塊皮,還被眼眉遮掩著,不仔細端詳,根本看不出來。左手掌磕破有一塊皮,比眼眉骨上的大不了多少,右手腕崴了一下,稍有點疼,第二天有點腫,不咋的,骨頭和筋都沒事。

師父說:「這個學員當時也沒有害怕,凡是遇到這種情況都不害怕,可能以後會後怕。」[2]想到這兒,我頓覺一股熱流湧上心頭,鼻子一酸,感恩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兒。記得我的一個同事也是騎山地自行車,在平路上摔倒,嘴唇磕破,縫了好幾針,兩個門牙都鬆動了。而我卻是在下坡摔倒,幾乎啥事沒有,你說不是有神佛護佑嗎?我真切體會到了師父就在我身邊,慈悲保護著弟子。

感恩之際,我向內找,找到兩顆不好的心。聽到修車老闆的話,覺得心裏挺「受用」,這是歡喜心;想騎自行車追上同事的轎車,這是明顯的顯示心。歡喜心與顯示心就像一對孿生兄弟,一個出現,另一個就會如影隨至,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因為自己一絲的歡喜心,和不易察覺的顯示心,立刻被魔鑽了空子,出現這一魔難。幸虧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躲過一劫。

修煉是嚴肅的,我每天至少七八次發正念,每次發正念都先清理自身,到現在為甚麼還有這麼多的不好的人的觀念還沒有清理掉呢?向內找,發現發正念有時走神,有時倒掌,只走了形式,其實際效果不大。因為看不見發正念效果,所以沒有引起足夠重視。歸根結底還是常人的觀念阻礙了重視發正念。經歷上述三事,我悟到:不管看沒看到,必須無條件的信師信法,去掉常人觀念,才能做一個大法真修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