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柳暗花明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個修煉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絆絆的走到今天,下面就說說最近向內找去執著心的一點體會。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那時候兒子六歲,修煉後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歸正自己,不再為一些小事與家人斤斤計較,家人看到我的變化,都很認同大法,經常幫助我做些洪揚大法的事。

到兒子中學畢業走上社會的時候,我的心裏對兒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他在外面能夠做好,光宗耀祖,掙足臉面。時間一長,這顆執著心就越來越強烈。但我並不認為這是執著,覺得這是一個母親對孩子的希望,一種很自然的想法。可這十年來我越是執著他能有出息,能夠像模像樣的,他就越不走正道,天天吃喝玩樂,最後發展到五毒俱全,不是整出這個事情,就是整出那個事情,而我被弄的疲憊不堪,心力交瘁。心裏怨恨這孩子太不爭氣,還到處給我丟臉,我看到親戚朋友都覺得臉沒地方放,低人一等。

我發現,孩子回家後看我的眼神都不對勁,恨恨的,家對他來說就像旅店一樣,愛回來就回來,不愛回來就不回來。我感覺兒子的心離我越來越遠,這時心裏又形成另一個執著──害怕失去這個孩子,真的很痛苦。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學法根本就學不進去,不入心,煉功心也靜不下來,甚麼事兒都不順。我知道問題還是出在我身上,是我自己與法擰勁了。我對自己的狀態很著急,我真的需要改變了!讀《明慧週刊》,看到同修通過靜心背法、抄法,修煉狀態大有改變,我也決心抄法,歸正自己的心。我用了四個月的時間抄了一遍《轉法輪》。在抄法的過程中,也遇到很多干擾,手疼,腰疼,看字重影,我知道必須突破這些干擾。當我堅定信念以後,這些症狀不知不覺都沒了。我越抄心越靜,越抄越發現自己的執著心多,一個個的都暴露出來了。如:怨恨心、妒嫉心、自卑心、色心、怕心、不讓人說的心等等,更有對親情的執著和想在常人中過好日子的心,還有壞思想的干擾。看到自己有這麼多人心,我感到很震撼:修了這麼多年,根本就沒有實修,只修了表面,遇事總認為自己對,都是別人錯了。這不是與大法的理扭勁了嗎?

我跪在師父法像前,痛悔不已:這麼多年我帶著這些骯髒的心和思想,修的一塌糊塗。總是要求孩子怎麼怎麼做好,達到我的滿意與要求。而人各有命,那是我能說了算的嗎?孩子的種種表現不就是衝著我的人心來的嗎?孩子不就是來幫我修煉來的嗎?為甚麼總想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呢?

師父說:「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1]

當我悟到了這些後,擺正了我與孩子的關係,我認識到必須修好自己,歸正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處處用大法來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師父都沒放棄我這個錯了十年不爭氣的弟子,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孩子這些年的不好的表現不都是我的執著心促成的嗎?我的修煉環境不都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嗎?

悟到就要做到,當時我就發正念: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去掉我後天形成的執著心,在大法中歸正。一切不是師父安排的全部解體滅盡。邪惡休想利用兒子對我進行經濟上的迫害,邪惡不配。

基點擺正了,一切都變好了,發正念也能靜下來了,煉功也不走神了,學法也不睏了。感覺到我又找到以前的我了。

孩子的表現也與以前大相徑庭了。又恢復了從前那個懂事的孩子,並且很容易的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對「柳暗花明又一村」[2]和「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有了更深的體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 》<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