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大法弟子,在十幾年的腥風血雨中,雖然有過膽怯、有過悲傷,但是對師父、對大法從沒有懷疑、動搖過。就是在馬三家的黑窩裏,也沒有改變對師尊的正信,就是不寫「三書」,就是堅信法輪大法好,就是講真相

我每天堅持學法,有時學法不入心就背法。《轉法輪》背過四遍,現在背第五遍。抄法兩遍,現在抄第三遍。學法時,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對名、利、情的執著,按師父的要求做,「做到是修」[1]。

師父在法中講:「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2] 我退休在家,為了多救人,我對家人說,我原來一身病,學大法身體好了,我每天起早貪黑的煉功,有了好身體,不是為幫別人幹活的。我每天半天學法,半天出去講真相救人。

講真相的過程是修煉的過程,也是提高心性的機會。有人罵呀,說一些難聽的話,有的趕你走,有的說你反黨等等,也容易引起爭鬥心、怨恨心等。後來通過學法,明白了舊勢力就是要毀掉眾生,師父叫我們講真相,就是要清除邪惡的謊言,讓人明白法輪功是甚麼,看清邪黨的本質,從而得救度。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人不再怨他們了,只覺的他們很可憐,更加感到救人的急迫。

不管人怎樣對待我們,我都天天出去講,家中有事去辦時,只要不太著急,也抽空講,把講真相貫穿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有時一天講二、三十個不生歡喜心,講三個、五個也不灰心,就是長期堅持做。商店裏,公交車上,等車的站點,有時在學校操場的柵欄外邊和裏邊的小學生講,不侷限形式。有人說,講真相一對一講,不受別人影響。我不這樣認為,講不講是我們的事,退不退是他們的事,也許機緣只有一次。

在講真相中也有技巧。在面對三、五個人講真相時,要面視每一個的表情,觀察他們的態度,如有人認同或點頭贊成的,也不只針對他自己講,但要先給他三退,其他人也就跟著退了,但也有不退的。人明真相三退後,大都說謝謝,真的為他們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而高興。有一次給一個七十多歲的人講真相,我說:給您一個福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佛法。我不強迫你煉,但你不要反對,因為法輪功是講真、善、忍做好人,憲法都規定信仰自由。他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我知道他是被另外空間的魔控制,就發正念清理。他看到我的嘴在動,就問,你在說甚麼。我說:邪惡全滅。我繼續發正念,不動氣,不被他帶動。最後他樂哈哈的走了,並說注意安全,但沒三退。我希望他還能遇到其他的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做三退。

黑窩裏堅定正念反迫害

在馬三家的黑窩裏,一幫教(幫兇)搞轉化時,我知道他學過大法,我說誰都知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學了大法,師父把你的身體淨化了,給你許許多多好東西,把你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化解了,還要保護你的生命。大法有好處你來了;大法被迫害了,你不能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反過來還誣蔑大法,助紂為虐,在常人中都不是好人。當時警察也在旁邊坐著看書。我說連警察都瞧不起你。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錯嗎?警察走過來,大聲說,不要說了。當然我邊說邊發正念。

黑窩裏有一個所謂的「老師」,其實就是猶大,大家都認為她很邪,一次她來對我搞轉化工作。平時我對她心裏也有很大的壓力,有時晚上睡覺都覺的鬧心,怕她哪天早上來找我談。這回她真的來找我啦。我當時就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把心一橫,我把眼睛瞪的大大的,直視著她,不說話,就是眼睛直視著她的眼睛不轉個的看,心裏發著正念,一聲不吭的看著她在那胡言亂語。我發正念鏟除她背後另外空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魔亂鬼,讓它們死。看著看著她沒詞說了,臉色也變的很難看。我知道她背後的邪惡因素沒了,她蔫蔫的走開了。從那以後 ,她再也沒找我。我真的體會到正念的威力,師父的加持。

有幾天我心裏真的壓力很大,有點承受不住的感覺,就求師父幫助,猶大真的就不找我談了。在那個邪惡的黑窩,沒有師父的加持,真是寸步難行,度日如年。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特別是前幾年,講真相時真是遇到拽脖領子的、打電話舉報的,但都有驚無險。弟子能走到今天 ,都是師尊的慈悲保護,弟子謝謝偉大的師父。

正法已近尾聲,面對師尊為每一位弟子的巨大付出,唯有精進實修,救度更多眾生,以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