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代理協調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風風雨雨中已經修煉九年了,有過精進,有過剜心透骨的去執著,有過摔了跟頭爬起來的喜悅,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走到了今天。

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下面就把我代理協調的體會寫出來,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我們片區協調同修B有事去外地幾個月,由我來擔任協調,傳遞真相資料供給我們片區兩個學法小組的同修。為了不落下一個同修,她走後我就開始了代理協調,不管是烈日炎炎還是大風大雨,只要是帶著真相資料出門就感到心情舒暢。

一天另一個協調人通知我說要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為了安全我們儘量不用手機聯繫。我只好跑遍所有大法弟子家傳遞信息,樓上樓下的跑,一會就一身汗,衣服都濕透了,也不覺的累。同修們都配合的很好,有去公、檢、法講真相的,有給610、國保大隊打真相電話的,有近距離發正念的,貼真相粘貼的,掛條幅的。老年同修多在家裏發正念。

有的同修心裏有壓力,覺的我去的次數多了,就讓我沒事少來敲門,把真相資料放在門後的紙箱裏;一個同修怕我總去影響了孩子學習;還有一個同修我們兩個看一套週刊,她經常是「你給我送來唄?」……面對這些不同心性的同修,我心裏想「協調可真不是好當的啊」!在家裏還經常面對丈夫的吼罵聲:「你怎麼回事呀?每天這麼多人敲門,她們來幹啥?你咋那麼忙?弄得我睡覺都不得安寧。你不在時我還得拖個病身子去給她們開門,告訴她們都別來了……」

晚上我夢見眼前一個大水缸,醒來後我悟到是師父讓我擴大容量。我靜下心來,耐心的與同修和丈夫說明情況,我努力使自己不動心,心性一點一點的得到提高。

有一天上班快到單位一拐彎兒的時候,被後面飛馳而來的摩托車撞倒在地。我的自行車彎曲了,我身體左側,重重地摔在地上。摩托車急剎住,那人跑過來問:「快看看怎麼樣?是不是摔壞了?」我爬起來坐在地上,雙手抱著左腿疼的不敢動,心中想起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我忙說沒事兒,沒事兒。他說還是去醫院看看吧,拍個片子。我說不用,慢慢從地上站起來,一點點,往前挪步。他驚恐的看著我,我對他說,你別怕,我是大法弟子,不會訛你。他好像沒聽清,沒表態。他說:「哎呀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可不多了。」他忙著去接高考的學生。我當時想現在一定要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我又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現在沒事,以後也不會有事。接著又講三退保平安。這回他很是感動,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善,也欣然同意三退了,非要留下電話號碼。我說你快去接孩子吧,他才離開!

我為這個生命的得救而感到高興。到單位正常去上班,其實我的左肩膀和左胸部都很痛,左邊大腿青紫了一大片,還有一道血痕,腳上青一塊紫一塊,痛的不敢摸。第二天,晨練時心想不承認它,煉完功就好了。煉完功真的就好了很多。定中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問我:「你堅定嗎?」我回答:「堅定」。「堅定甚麼?」「堅定信師父,堅定修大法」。這一下我清醒了。我立即發正念:「無論甚麼生命都不用考驗我,我這輩子就堅信師父堅修大法了!」吃過早飯就去找同修,近距離發正念營救被非法庭審的同修去了。

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長時間不易覺察的漏,那就是不嚴格遵守常人的法。從不遵守交通規則中,我體會到,確實是自己錯了。是自己長時間沒有用法來對照自己的言行所致。大法弟子不走正,常人怎麼會歸正呢?以後一定加強修煉意識,要做到懷大志而拘小節。這時才想起了看看自己的腳,用手一摸不疼,脫下襪子,我驚呆了,又青又紫的腳完全恢復了正常,太神奇了。心裏無限的感謝師父為自己承受的一切。

四月份片警到處騷擾大法弟子,四位老年同修先後被敲門騷擾、恐嚇,有的出於怕進監獄;有的怕兒女失去工作;還有放不下的兒女情的,不同程度的配合了邪惡的安排。有一個老年同修被警察敲門,仍然熱情的接待著,像對待老鄉一樣嘮著家常,問寒問暖。師父法像、書籍就在那放著,警察甚麼都沒動就走了,再沒有來過。

在小組交流時,我說:「你們都是七八十歲了,怕甚麼呀?師父從地獄中把我們撈起洗淨,沒有師父我們還能在這裏坐著嗎?說不定早就到閻王爺那報到了。你們都修煉二十年了,還有怕心……」說的有位同修無地自容,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有些激動,太強勢了,馬上轉變了語氣。同修都寫了嚴正聲明,都表示一定堅信師父,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彌補損失。

六月份,協調人回來了,在交流時,我曝光了自己的不足,C同修流下了眼淚,曝光了與同修之間的矛盾,同修們在法上交流了很多,大家都得到了提高。

叩拜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