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的幾件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師父講:「一個人在修煉中會有很多關要過,造成的原因是從人出生以後就在不斷的對人類社會認識中產生著各種各樣的觀念,從而產生執著。」[1]

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突破觀念,師父把我們從地獄已經除了名,我們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三界內的任何人和物質對我們都不起作用,那為甚麼我們有時受三界內的人和物的制約,是因為我們的認識使我們層次降低,和人的想法一樣就受到牽制和制約。我們不受它們的制約,我們轉變觀念不在人的想法上,用師父給我們向內修向內找的法寶,突破觀念的束縛、正念正行,那人類的物質怎麼能制約我們?

以下寫出我自己認識的破除觀念的幾件事情。

一、嗓子腫疼與喝水

一天早晨起來嗓子腫了有些疼,我的第一感覺昨天吃東西上火了,拿起水杯喝了起來,喝完後覺得輕鬆多了,挺好。第二天早晨舊戲重演,嗓子腫疼又重了點,我又喝了兩杯水,又覺得有點輕鬆了。第三天依就如此,到了晚上也不覺得輕鬆,我警覺了怎麼回事,我看了看水杯心裏想為甚麼不管用了呢?是不是心性上有甚麼問題,突然腦中冒出「觀念」兩個字,我琢磨著這兩個字,觀念甚麼是觀念,突然想執著於人的東西用人的辦法解決人的事情那不就是觀念嗎?喝水本來沒有甚麼問題,是我把水當成治嗓子疼腫的藥了,常人這麼做是沒有問題的,修煉人這麼做就是符合常人的觀念,那就是人的想法;喝水就是喝水,別多想,去掉這個常人的觀念。

我又向內找自己嗓子腫疼是甚麼事引起的,前幾天和妻子(同修)因事發生矛盾,雖然嘴上沒說甚麼,心裏翻騰著胡思亂想,不像個修煉人的樣,也不往內修看自己錯在哪裏,而是心裏不平衡怨天尤人的,這不是執著嗎?找出了自己的怨恨心、埋怨心、爭鬥心,作為大法弟子找到就去掉它,找著找著突然感到嗓子不疼了。

二、腰疼

我腰疼很長時間了,各種心都找了就是沒有找到,還不知道為甚麼很苦惱,幹甚麼活都疼,刷碗、擦地、洗衣服、和麵、走路等等,反正是不舒服,就是疼。你要躺一會就好些,修煉人沒有病,怎麼回事呢?心裏想必須得有個原因可就是找不著。

一天早晨,我拿一把白瓜子嗑了起來,嗑著嗑著,我突然想起我有一個想法,幾年前我腰疼時認為是缺鈣吃白瓜子補鈣,常人跌打損傷的都嗑白瓜子補補鈣,所以我經常吃白瓜子,時間長了就忘了這件事了,現在想起來這不是常人的觀念嗎?你的想法符合了常人你不就是常人嗎?這觀念得改。

我突然又想起腰是怎麼疼的了,這是師父在點我的執著。那是在七、八年前有一次去一條街,這條街口給堵上了,只有一個缺口能過去,我和同修很費勁爬了上去往下一跳,不知怎的一下坐在地上,我當時就喊:師父師父,幫幫弟子。起來沒事,繼續向前走,這是慈悲的師父替我承受了。當時我應當轉變觀念否定摔一下就疼或有問題的想法,就不用師父替我承受了。

再有,為甚麼挨摔?為了抄近路而強行通過,所以出現這事,回來也沒有向內找找,還覺得腰部錯了位似的疼痛,一點一點越疼越厲害。現今,轉變了觀念找到了執著,沒事兒了,好了。

三、膝蓋骨疼沒事了

我膝蓋疼,有時睡覺都疼醒了,一直沒有找到原因。所以走路就很慢,不快走。

有一天早晨煉功,這條腿突然間像麵條一樣軟綿綿的,我一下子坐在地上,我立刻說:謝謝師父給我調整身體。我起來之後繼續煉功,但感覺骨頭還疼,走路還慢騰騰的不敢走快,心想師父給調理了,怎麼還疼呀。突然師父的一段法在我腦中出現「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2]

行為兩個字在我腦中不去,那個行為是怎麼回事,我悟到行為是你的所作所為。我明白了,我慢走路,那不是行為上承認了腿疼了嗎?師父都給整好了,我邁開大步走了起來,沒事了。作為修煉人,就得信師信法才沒有過不去的關。

四、疑心與怕心

修煉的人,由於環境與現在的處境,會有很多怕心,造成的原因是因為在這特殊時期,特殊環境,特殊處境中,會產生怕心。這麼大的法為甚麼出現這種情況,是把自己降到常人中去了。

我有時見了警察就發怵,見了警車也害怕。別人多看一眼也說是監視的,後邊跟個人也說是跟蹤的,過路吧也東瞧瞧西看看,其實這都是「感覺」生出的疑心,又生出怕心。

我自己有一次在屋中從這屋到那屋就突然間害怕,幾天過來都是這樣,我真想把房子賣掉,不知是怎麼回事,就是怕、發怵。當讀到《轉法輪》中師父講:「他這一害怕說不定就真正的帶來麻煩。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3]噢,我明白了,我仔細想想其實沒有甚麼事,當自己第一次發怵發麻時,再去就自己感覺一下,這感覺不是觀念嗎?所以帶來疑心從而產生怕心。是師父慈悲,去我的執著,當叫我看到這段法時,既去心又接受教訓,又提高上來。

我們是修煉的人,三界之內的生命,誰能叫我們怕呢?因為在另外空間都是生命,也許叫我們救它。「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4]。神鬼都懼我們,我們修出慈悲正念正行,我們有甚麼可怕的呢?師父給足了我們能力,只要是正念正行救度眾生,在法中沒有人心,誰能迫害得了我們呢?有的同修受到迫害,你心中要有慈悲,轉變觀念,別一味的承受迫害,把受到的痛苦轉移到發號施令和迫害你的人身上,讓他們知道大法弟子的慈悲,大法的威嚴。從而讓他們了解真相得到救度,這也是救度他們的一種方法。

「反迫害 救度眾生 神道行」[5]。我希望同修們都神起來,堂堂正正做一個修煉人。

這是在我這個層次的一點粗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大法行 宋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