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執著心的表現 去除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最近一段時間,同修們都在背法,我也覺的應該這樣做了,可是我都是七十多歲的人了,記憶力不太好,覺的很難。

我妹妹也修煉法輪大法,她說:要不你抄法也行。她給我買好紙,在電腦上打好格,給我送來。但真要寫的時候又為難了,我才小學文化,我們那個時候,邪黨對學校實行「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的政策,每年也上不了幾個月的課,所以也沒學多少字。我想:把《轉法輪》這部大法抄寫下來,談何容易呀!又一想:這都是人的觀念。既然我是大法弟子,再難也得寫,我把抄法當作修煉的一步,師父一定會幫我的。

在第一遍抄寫《轉法輪》的時候,字寫的很難看,覺的對不起這部宇宙大法,於是就開始抄第二遍,等到抄完第二遍之後,比第一遍強多了。憑我這樣根本寫不了字的水平,能把法抄寫到這種水平,對我來說就是個奇蹟了,我當時太高興了!同修們看了,也都說好。不知不覺,歡喜心、顯示心出來了,總想讓人看,看的目地是顯示自己。心裏也知道我能把字寫成這麼好,完全是師父的加持,不要有顯示心,更不要有歡喜心,可就是控制不住,感覺心裏有一種東西牽著,不讓別人誇兩句,心裏就不舒服。我突然意識到了這不是我,這不就是顯示心和歡喜心在起作用嗎?我被它們帶動著。於是我立掌發正念,清除顯示心和歡喜心,並請師父加持。很快就清除了。我已經明顯的感覺到心裏那個狀態沒有了。謝謝師父!

有了抄寫大法的這段過程,使我明白了一個理:就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你做的事情只要符合法,不管再難的事,只要弟子想做,有信心去做,沒有做不到的。師父看到你那顆精進的心,一定會加持你的,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所以我開始背《轉法輪》。

在背《轉法輪》的過程中,也出現幾次比較明顯的去執著心的事情,把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去懶惰心

有一天吃完早飯,我拿起書想背法,往那兒一坐,感到身體酸懶,頭暈腦脹,四肢無力。頭一歪,就倒在沙發上了。可是倒著也不得勁,心裏想怎麼會這樣呀,這不對頭,甚麼原因呢?幾天前,我們讀《明慧週刊》時,我記得有個同修寫的怕心所表現出來的幾種現象:它讓人膽怯,心裏發慌,腿打哆嗦等一些現象,都是這個怕心發出來的。當時發現我這種現象不就是懶惰心發出來的嗎?因為當時我明明想背法。想到此,我立刻坐起來,立掌發正念:解體清除懶惰心。十分鐘後,懶惰心被清除了。真是神清氣爽。

二、去睏魔

還有一次要背法時,拿起書來犯睏,困的眼睛睜不開,根本背不了法,當時我想起師父講過:「不是打瞌睡嗎?你一看書你就想睡覺,一學法你就迷糊嗎?我告訴你,他就是這人類空間的一層的神。你衝不破他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的對你怎麼樣,他對所有的人都這樣,所以人會有疲勞、會有睏倦。你要想脫離人,你甚麼都得突破,你才能夠行。你就符合他,那麼他就認為你就是人。」[2]

於是,我就跟「睏」直接說話。我說:我師父說過,困,你也是個神,你是制約常人的,我是大法弟子,我現在學的是宇宙大法,你讓我犯睏,學不了法,背不了法,你起到了魔的作用,干擾我背法,你能承擔的起這個責任嗎?這個罪可太大了!趕快退去吧。話一說完,立即就不睏了。那些不好的狀態全都沒了。直到現在,看書學法再也沒困過。

因此我悟到:任何一種干擾都是有執著心造成的,而任何一顆執著心都有它的表現形式,看到或感覺到不正確的表現,就立即抓住它,辨別它是甚麼心,它的來源又是甚麼心,針對它,得對症下藥,發正念去除它。

個人現階段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