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爭鬥心之後的平和、輕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長期以來,我的爭鬥之心極其強烈,就像師父講的「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平時一般的事還好一點,特別表現在講真相和家庭當中,如果有人不聽真相,或者表示反對,我的爭鬥之心馬上就起來了,非要爭個你錯我對,非要把自己的思想強加給別人,結果適得其反,不但沒有講了真相,還把眾生推了一把。

我找到爭鬥之心是有它的根源的,我從小受黨文化的長期灌輸,在黨文化中泡大,黨文化的思想佔據了大腦,不知不覺形成習慣性的表現,一遇到矛盾就是「鬥爭」思維。在修煉後,沒有在法上實修,不能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按照大法的更高標準要求自己,用常人的理衡量對錯,執著自己的認識,一下子說出來才痛快等等。爭鬥心還會引發負面思維、猜忌心、怨恨心等等不好的心,嚴重的影響做三件事,學法煉功心裏不清淨,講真相沒有慈悲心。找到它的危害,自己也很認真的向內找,可總是就事論事,今天改了、明天又守不住了。

2017年夏天我和一個同修在給我一個親戚講真相的過程中,由於我爭鬥心不去,帶著情講真相,在對方不認可,甚至污衊大法時,我沒有守住心性,被常人心帶動,和對方爭執起來,那時所有的心都暴露出來,壓倒別人的心,擺架子心、面子心、妒嫉心,惡毒心、埋怨心等等,甚至想這樣的人就該淘汰,完全忘了師父慈悲救人的教誨,導致這個親戚打電話舉報,我和同修被非法拘留。

經過這次教訓,我認識到爭鬥心的危害,認識到用人的思想、人的方式做大法的事是根本做不來的,我切切實實感到我學法太差了,根本就沒有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根本就沒有體現出修煉人的慈悲。這一找,我才明白為甚麼師父自始至終要求我們學法學法的苦心了。

我認真的背法,要求用師父的每句話對照自己的行為,針對自己的人心,真正的去歸正。我學到:「有許多人想要往高層次上修煉,這個東西給你擺在面前了,你可能還反應不過來,你到處拜師,花多少錢,你找不到。今天給你送到門上來了,你可能還認識不到呢!」[1]一個「擺」字、一個「送」字,從中我體會到師父的親和、不辭勞苦、沒有架子的無量的洪大慈悲,讀到這裏,我悲從心起,淚如泉湧,師父您教會了我怎樣謙卑做人怎樣慈悲做事。(我所在層次的體悟)

師父的言傳身教時時在腦海中顯現。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為了滿足弟子想看到師父的心願,幾小時一直站著,而學員們坐著。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2]

我反覆背這段法,讓每句法在我心中變成一個畫面,深深刻在我的心裏。同時,注重在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修,在社會上、在家庭中,無論遇到甚麼矛盾,師父慈祥的形像就顯現在我眼前,彷彿師父就在眼前,瞬間我就能把握自己,就能找自己,哪怕是家人做錯了,把責任推到我身上,我一改過去爭辯、言詞尖刻、挖苦諷刺的行為,我想:一定有我要去的心,忍住不辨,由強忍到坦坦蕩蕩的根本不動心,告誡自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抱著完全為了別人好,沒有自己的目地和認識替別人想:這樣的錯誤他也很難受,他承受不了,我不應該加重他的精神負擔。不用常人的認識看待問題,不停留在事情的本身上看問題,只修心性,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樣慈悲的對待家人,矛盾就化解了,自己心裏反倒由苦變甜了,我體會到「吃苦當成樂」[3]法理的展現。

特別是對舉報我的親戚,家人很氣恨,揚言要教訓他,我首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是我做的不好,讓他做了壞事。我勸家人要善待他們,他們才是可憐的受害者。為了避免親戚難堪,我讓別的同修再給他講真相。常常也翻出來不好的心,我就想到師父的教誨,將計就計去掉這強加的不好的思想,爭鬥心在這一次一次的魔煉中減弱了。

我悟到:我們不僅在理上要符合法,在態度、語氣上也要符合法,這樣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出現問題時,找自己、修自己、改變自己,而不是要別人修,執著於改變別人。

現在一旦出現爭鬥之心,我就能瞬間抓住,清除它,去掉它,隨之由爭鬥心衍生出的顯示心、歡喜心、傲慢心、看不起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愛和恨、優越感等等不好的心就漸漸弱了。在大法中修去人心的輕鬆、坦蕩、堅毅、平和,代替了爭鬥心,真的覺的生命回歸的美好和神聖。

師父:弟子每一步提高都離不開您的苦心安排,每一個去執著都傾注著您的心血,我由衷的感恩:師父謝謝您!法輪大法好!師父好!

個人體會,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