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 苦中悟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

談妒嫉心在整體配合中的危害

在講到海外學員配合推廣神韻的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時,師父指出:「碰到甚麼事情的時候,不是說大家不想去做,不做大家也就不用爭論了。都想做,只是他說這麼做,他說那麼做,他說現在做,他說等等做,互不相讓。這些強烈的人心使互相之間配合不了。在爭論中有的人心很強,有的在人心帶動下互相爭吵,即使勉強去做也很消極。」[1]

去年歲末我和另外兩位同修到外地和當地同修學法交流。切磋的過程中,A同修指出我交流方式不在法上,說話語氣很強勢。我當時就閉嘴了,臉發熱,忍耐著心裏的不平衡。我沒有在法上找自己有不讓人說的心、愛面子心和爭鬥心,而是耍起了小孩脾氣,那種隱藏的嫉妒心指向了B同修,當時就說要回家,你既然有她就不要帶我,以後有她的事情不要讓我參與。這種強烈的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把A同修氣的夠嗆。我們的這次合作以失敗告終。

C同修和我是學生時代的好伙伴兒,這些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近一年來父母同修相繼因為病業離世,非常需要我和她一同學法、交流,共同提高。然而每當她來我母親(同修)家的時候,我都借故避而不見,沒有和她形成整體。表面上是感覺她不會修,對於別人提出的問題不會找自己,老是找理由解釋,其實她的狀態就是我的狀態的反映,即使明白自己做錯了也不會痛快的承認,常用法理掩蓋自己的執著心。還有在我的內心深處是嫉妒她漂亮、乾淨、清秀,怕我先生看見她多了會喜歡她。這是一顆多麼骯髒的人心啊!還有色慾心、維護自我的私心。每次想想我都不敢觸及。師父講:「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2]我通過學法明白這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純純淨淨的,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和後天形成的觀念。求師父幫我拿掉它。

去掉看不上人的心和爭鬥心

我住在北京遠郊區。我腦子中根深蒂固的觀念是不願意和農村人接觸,所以感恩師尊安排使我有幸接觸城裏的大法弟子。我感覺和他們小組每個大法弟子都非常親,交流起來沒有間隔,從不掩蓋自己內心深處的執著。然而,一天從城裏回到家中,母親讓我幫她做新年賀卡。我讓母親坐在我身邊,看著她選的圖片和字體的顏色特別不搭,她又說事多,忙不過來,我抑制著自己的煩躁心,特別小聲的說:「我不能給你配合,您做的東西太有地方特色了。」其實就是看不上她的審美,嫌她顏色設計不好看的意思,然後走了。母親一個人忍耐著做了九張圖片,寫了一個聲明。最後也是心性被帶動,電腦死機。系統一壞,東西全都丟失了。

母親甚麼也沒說,第二天給我放《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錄音,我聽著聽著就渾身酸疼,頭重腳輕,咳嗽不止,謝謝師尊幫我把不好的物質拿掉,幫我清理了,她說修煉人如果不去主動去掉各種人心和執著的話,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共產黨不是一直崇尚假、惡、鬥嗎?!它不就是由邪惡構成的邪靈,從殺起家,靠騙擴張,以鬥來爭奪天下嗎?我常常標榜自己性格內向,溫文爾雅,其實當遇到矛盾的時候,那種不服氣掩藏的再深也是一種爭鬥心啊!

一思一念信師信法

二零一八年新春伊始,大法弟子都要以嶄新的修煉人應有的狀態迎接新年來臨,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然而我們同事說本命年了,要送我一串紅瑪瑙辟邪。我當時只考慮不能佔人家的便宜,就主動花了四百元錢買了下來,回家告訴先生拿到單位用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是挺好嗎。然而晚上我感覺不在法上,自己是不是有不二法門的東西啊?只有佛教的人才天天捻佛珠啊。修煉是嚴肅的,我們怎麼能拿師尊的無量慈悲不當回事呢!而且我用學法念「法輪大法好」來掩蓋自己是多麼狡猾的人心啊。師尊教導我們:「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2]。師尊我錯了,我一定要放下所有的人心,聽師尊的話,和師尊回家。感恩師尊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