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其它法門的干擾 解體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九日】近兩個多月了,我的左眼一直在跳,雖然我不承認這是常人中的甚麼預兆,但總這樣跳不會是無緣無故的。我也一直在清除我空間場干擾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但效果甚微。

而且兩個多月來,我接二連三的過了很多心性關,雖說把握的還可以,但只要稍微有一點把握不好,警察就到了,有時是「敲門行動」的騷擾,有時來偷著給我照相。最近一次是我錢包丟了,裏面有二百多元的真相幣,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引來警察抄家迫害,我找機會給弟弟打電話,讓他收拾家裏的東西。我在派出所不配合警察的迫害,拒絕回答有關真相幣來源的問題,以祥和的心態對待警察,有機會就講真相,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兩個小時後回家。回家後越想越後怕,如果沒有師尊的保護,會給大法資源造成很大的損失,而且會加重迫害。這時我的眼睛不跳了,我就認為眼睛跳是預兆這場迫害。

可兩天後我的眼睛又跳了起來,我警醒了。兩個多月了,我一直在過心性關,一直在向內找,破除著與同修的間隔;一直在發正念否定迫害。為甚麼我不能從根本上否定迫害呢?我們不是在承認迫害中修,而是按照師父講的:「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1]。這方面的法理我是能認清的,那麼問題的根在哪呢?一定是有我沒悟到的漏,我求師尊開示弟子,弟子愚鈍,找不到我的漏在哪。

這天我做了個夢,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一點點的理清了思路,我明白了我的漏在哪裏,是不二法門!因為我夢中說的「我師父不欠你的」,當時心中想的那個師父根本就不是大法師父,甚至我後來喊師父時也分不清我在喊哪個師父,只知道只有師父能救我。

我好幾次都夢到過假師父,可夢中總分不清,就在我從派出所回家後不久還夢到過一次,而且醒來後明知道是假的,心中還有點戀戀不捨。在網絡上看到預測甚麼性格啊,前途啊,雖然不信,也要測測,覺的自己是在當作遊戲,沒有當真去測,也不會信測的結果,可你看了、聽了,你不就是裝進去了嗎?給師父上香的時候總習慣性的看下香燒的怎麼樣,預測了甚麼。因我家以前供過觀音,有一張所謂「香譜」,上面有甚麼樣的香預測著吉凶禍福,香譜雖然銷毀了,可觀念還在腦中殘留。

我最近老過心性關,一個疏忽過不好,迫害就來了,舊勢力的所謂「考驗」是毀滅性的。修煉人是人在修,怎麼會一點錯沒有呢,有錯可以在大法中歸正,而不是有錯了就應該被迫害。我一直在向內找、向內找,原來是在舊勢力的圈子裏修。我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只有一個師父,我的師父是李洪志,別的安排我都不要,我只要師父安排的,聽師父的話。我以前的甚麼師父只是為了等待得法而結過的緣,我不替任何生命還債。清除以前腦中殘留的有關其它法門的觀念。

兩天後我的眼跳停止了。我知道我找對了,謝謝師尊。

向內找是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如果不向內找,個人修煉的不好,那就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就是常人,師父是不能保護常人的。在否定舊勢力安排、迫害的同時,向內找是必須的。我想說的是不在舊勢力的安排中修。我之所以接二連三的過心性關,就是邪惡的生命給我製造魔難,讓我過不去,在我不符合法時,鑽空子迫害我,要它想要的債。在我符合修煉人狀態時,師父就幫我化解了。

修煉這麼多年了,我還沒有認清,沒有嚴肅對待不二法門的問題,差點造成很大的損失,悟性真是太差了。再一次感謝師尊的保護和點化。寫出來也希望提醒與我有同樣情況的同修,嚴肅對待修煉,真修、實修,共同精進。

個人的一點認識體悟,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